《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鹤唳华亭》的戏越来越好看了,太子萧定权终于扳倒了中书令,得到了皇帝的认可。当萧定权当面对皇帝说出想念父亲的话时,皇帝拥抱了太子,在受到父亲长期冷漠之后,萧定权终于在父亲那里得到了一丝温情。

《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同时,他与陆文昔的感情也有了新进展。那么问题来了,当陆文昔化身顾内人入侍东宫之后,萧定权是否认出顾内人就是自己爱慕的陆文昔了呢?

笔者觉得太子认出陆文昔了,从以下几个场景来分析。

在前面几集中,萧定权虽然没有见过陆文昔的真容,但是在“考场作弊案”中,两个人有数次交集,特别是陆文昔还接受太子给的牙牌,给齐王妃信,间接帮了太子的忙。后来,在卢尚书家里,两个人隔着屏风谈心,再后来,太子到陆家拜访,又是隔着屏风对陆文昔表白,让她等等自己。

《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那时候,可以看出两个人之间有心灵感应,即使不谋面,也能感知对方的心意。所以,陆文昔入侍东宫后,太子很快就认出了陆文昔。太子第一次感觉到顾内人的不同,是在他婚礼的时候,陆文昔给太子剪头发,却因为感情失控,失了分寸,被勒令下去。

当时,插入了两个人之间的一段对白,这一段插入,表明太子大婚,其实两个人心里都很难过,整个婚礼过程,都可以看出太子魂不守舍,黯然神伤,一点没有新婚的喜悦与兴奋。

《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太子和太子妃洞房之后,太子问顾内人,怎么知道他的为人,那时候,太子就已经怀疑顾内人的身份了,只是他还不确定。为了确认顾内人是不是自己爱慕的陆文昔,太子在带太子妃骑马时,进行了试探。

太子妃因为怀孕不能骑马,让陆文昔代替自己,太子在与陆文昔同骑的时候,感觉到陆文昔情绪不对劲,为了试探她是否会骑马,他故意自己跳下来,让陆文昔自己骑,结果马受惊,而陆文昔把马勒住了。应该说,在那一刻,太子就认出了陆文昔。

《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熟悉的声音、处理事情的风格、熟悉茶马政务、饱读诗书、会骑马,这么多迹象都说明顾内人就是陆文昔,太子再认不出,他岂不太笨了嘛。

正因为此时,太子认出了陆文昔,知道陆文昔是为救父亲而来,所以他才会在与陆文昔玩游戏的时候,与陆文昔商讨如何应对中书令接下来的安排,才会在庭审陆英的时候,答应让她在内廷旁听。

最能确定太子认出陆文昔的一场戏是太子带陆文昔去监牢看了陆英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在路上的一段对话。

《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太子说,他很害怕见自己的父亲云云,然后反问陆文昔,你怕见自己的父亲吗?这时候,陆文昔撒了谎,太子直接说,女孩子不应该这么说谎,陆文昔说,就是假话,不会当真话来听吗?也就是说,此时两个人已经心照不宣。只是都不肯说破。

在31集中,太子扳倒中书令后,出行宫,在门口遇到张尚书,问什么时辰了,在听到快午时时,立马往回赶,赶回来救顾内人。

《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在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人,陆文昔问,太子赢了吗?太子说,“我们赢了”。从“我们”二字,可以看出,太子早就知道了陆文昔来东宫的目的,是为了救父亲,但是因为陆文昔是通过五大王的门路进到东宫的,太子不知道陆文昔是用什么条件交换了进东宫的机会,所以他也不确定陆文昔在救了父亲之后,会不会为了答谢五大王而出卖自己,所以,他刻意说让午时处决她,吓吓她,让她知难而退。

在陆文昔挨打时,受罚时,他总会对她说,“我是君王”,其实是暗示自己的不得已。而陆文昔也明白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因为是君王,所以有些情分必须舍弃的。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会在断绝她的饮食后,偷偷地给她送水,看到她胳膊烧伤时,会给她药。

《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他与陆文昔关起门来说话,与其说亲审,不如说两个人在甜蜜的打情骂俏。

只是这些幸福太短暂,在接下来的剧集中,他们新的危机又来了。文/惜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鹤唳华亭》陆文昔化身顾内人,萧定权早就认出了,为什么不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