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李诞表现惊艳,但别忙着圈粉

奇葩说:李诞表现惊艳,但别忙着圈粉

老同学:

你好。

上周的《奇葩说》看了吧?有没有被李诞惊艳到?

相信你会的。

一口气跑了41票,同时也得到了诸多大神的实名点赞:

奇葩说:李诞表现惊艳,但别忙着圈粉

奇葩说:李诞表现惊艳,但别忙着圈粉

奇葩说:李诞表现惊艳,但别忙着圈粉

李诞为什么如此惊艳?恐怕和一开始不被看好有关系。

上一季,李诞“全程划水”的恶评始终不断,这一次新奇葩中精英人物也来了不少,李诞身居导师高位,能不能服众?

恐怕所有人的脑子里都是一个“?”。

不止一次,李诞也用调侃到近乎卑微的姿态,彰显自己的地位:

“我是咱们队的下限,你们负责上限。”

落差越大,反弹带给人的冲击越大。

今天的41票,着实出了一口恶气。

1、但是李诞的亮眼,原因并不这么简单。

前5季看下来,有一个明显的趋势:

《奇葩说》在精英化。

早几期,有张扬的范湉湉、有冷面笑匠欧阳超、有摇滚段子手臧鸿飞,各种夸张和突如其来的段子,让你在爆笑声中享受头脑风暴的快感。

然而,随着精英化的趋势,笑声越来越少了。

理性的光辉照耀舞台,思辨的气息荡涤灵魂。人们惊叹于各路神仙打架,震撼于知识量、反应速度的碾压,种种羡慕,溢于言表。

但是羡慕之后呢?是逐渐升起的挫败感,以及逐渐拉开的距离感。

这对于一个希望全民参与的节目,不是一个好现象。

这时候,李诞来了。有才华地“钻了这个空子”,召唤回了笑声。

于是在全场不断的爆笑声中,李诞说完了两个点。

2、

很奇怪没人留意他的两个点是自相矛盾的。

第一个点,艺术品的价值,是围绕它发生的故事决定的。越传奇,越值钱,那么烧掉最值钱。第二点,救画会被遗忘。

注意到了吗?救了一副世界名画,难道不是传奇的一部分吗?为什么会被遗忘呢?

你的大名会记录在《艺术史》、《文化史》、《博物馆藏史》上,以后《得到》的各种知识付费的栏目,历史的艺术的,都会有你一笔。你看连偷走《蒙娜丽莎》的佩鲁贾都能青史留名,何况你这位救星?

而且,《蒙娜丽莎》有今天的名气,还真和这次偷窃有关。连偷窃都能成就传奇,你的抢救行动为什么会被遗忘?

因为李诞希望被记住的地方是热搜。

可惜的是,热搜本来就是制造遗忘的地方。有谁长久占据热搜,才是热搜不想看到的结果。

3、

李诞还说,画最好的归宿是被烧掉。

因为那样,“它就活在我们心里了”。

真心希望这只是个段子。

因为留下来,才会被记住;已经散失的,早晚会被遗忘,就像它不曾来过。

别说名画了,往上数6代,你连老祖宗的姓名都不知道。

除非你家修家谱。

你看,连你自己的家族传承都能够被遗忘,你又怎么相信一副烧掉的画,能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如果画的最好的价值是烧掉,那我们收藏名画干嘛?

如果艺术品的最好价值是毁掉,那我们建博物馆干嘛?

如果毁灭就可以让它永远活在我们心里,那圆明园的残骸留在那里干嘛?

这个世界就其实很残酷,实物消失,不代表死亡;被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

然而只要实物还在,就有被记起的希望;实物不在,你能记得多久?

4、

就在爆笑声中,李诞突然收住,用一个相当扎心的故事,戳中了每个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牺牲一个人,救天下,要牺牲他吗?

拔一毛而利天下,拔吗?

“不拔”,李诞说,“因为我是个自私的人”。

拔一毛,疼在眼前;利天下,是“远方的哭声”。

“是你想象中的哭声”,李诞说。

奇葩说:李诞表现惊艳,但别忙着圈粉

李诞的故事是:记者从一些知情者那里,知道了一些会危害人类安全的信息。如果记者报道出去,大众就会知道社会的阴暗面,从而帮助更多人。

但是这位知情者,人生可能就完了。

他特意用到了一个词:残害。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残忍的群体,本来就在做一些害人的事。

然后李诞把这个等同于火灾中的小猫。

注意!

两者能类比吗?

这位知情者竟然会被残害,说明什么?说明他就是这件坏事的参与者,如果只是普通的目击者,“那些人”怎么会锁定他?

然而小猫是无辜的,不过是误闯了博物馆,不幸遇到火灾!

所以,两者不!能!比!

很多道理,只说原理,没人听得懂,听得进。一旦代入一个场景,你立刻就懂了。而且会产生代入感,不自觉地认为对方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观点。

李诞用的就是用了一个粗线条的场景代入,让你觉得他证明了自己的观点。

假如我们进一步细化这个场景会怎样?

这位知情者是个人贩子,精通拐卖儿童业务,知道许多拐卖的手法和贩卖渠道。

比如如何和落单的父母套近乎,让她丧失警惕?

比如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抢走小孩,而让周围人误以为是家庭矛盾?

比如如何在医院偷走新生儿,而不引起怀疑?

比如如何在家长报案前,就离开案发城市?……

你不报道吗?

结果可能是:你听说自己住的小区里,连续发生小孩被偷的案件;

或许你的下一个任务,就是采访一个丢失孩子的父亲或者母亲。他们被骨肉分离折磨得撕心裂肺,而偷孩子的手法就是知情人团伙惯用的。

你会报道吗?

报道出来,知情者是不是要被同行追杀?

记者要不要牺牲他而利天下?

如果你是记者,你会报道吗?

5、

再换个场景。

你认识一位明星,意外发现这位明星吸毒,并且有稳定的毒品来源。

你要不要报道?

你知道每年有多少缉毒警死在隐蔽战线上?

知道有多少缉毒警的家属天天活在恐惧中?甚至惨遭灭门?

现在你告诉我,这是“远方的哭声”?是我“想象出来的哭声?”

你报道了,这条潜藏的毒品渠道就此报废,你没有在挽救世界吗?

至于那位明星,你未必能让他牺牲生命,但你也许牺牲他原本的星途坦荡。

你会报道吗?

6、

我知道也许我毁掉了一些东西,比如好不容易得到的笑声。

但是廉价的笑声,实在值得警惕。

我也知道思考很痛苦,因为脑子总是绷着,去检索漏洞,寻找意义,探索真相。

但是,很值得。

就比如牺牲。

什么时候,成事是不需要牺牲的了?

就像我现在给你写这封信,还要牺牲了午休时间呢。

思考,是为了明白牺牲的意义和价值。

知识,是牺牲的指南。

知识的价值,是明白怎样用最小的牺牲,去换取最大的收益。

至于李诞说“知识分子总想着怎么牺牲别人,牺牲这个去救那个,牺牲小的去救大的,牺牲近的去救远的”,并且定义为“疯了”。

奇葩说:李诞表现惊艳,但别忙着圈粉

送他和相信这句话的人一个故事吧。

刘备得到诸葛亮后,常说“我得到孔明,如鱼得水呀!”

后来曹操来袭,刘备调兵遣将,准备迎战。

张飞问刘备:“哥哥不是说如鱼得水吗?曹操来了,干嘛不让水去?”​

安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奇葩说:李诞表现惊艳,但别忙着圈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