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手要高级,看看李诞

段子手要高级,看看李诞

本文约3000字 |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

以前偶尔看《今晚80后脱口秀》,一直以为相声演员王自健口中的蛋蛋和建国是他“虚构”出来的人物,后来发现该节目被停播后,王自健被真正“虚构模糊”后,李诞和王建国真正从“虚构”中走出来了。

我对李诞印象其实不咋样。

他在《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中,充其量就是一个插科打诨的引子角色。

李诞给人印象基本就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感觉,眯缝着眼,喜欢用大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用拖延战术,给自己反击留下时间。

他把脱口秀这种美式独角戏在中国发扬光大,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但中国的脱口秀是不是真正脱口秀呢?目前看来,关键看你背台词的功底而已,一个人说基本不需要你的应变能力。

后来,李诞又参加黄磊的《向往的生活》又显得“懒”的出奇,印象又打了折扣。

因为我以前从未看过《奇葩说》,在第六季开播前有一同事在办公室说,《奇葩说》第六季要开播了,有点小兴奋。

我于是看了第六季《奇葩说》,很好,不错。

这是一个辩论节目,但有一些选手把这个节目当成了“吵架”节目。

我理解的“奇葩”是指选手的观点的切入点独特,论点论据抓住人心、抓住人性,而不是你这个人长得奇葩、穿得奇葩,你就自以为自己就是“奇葩”。

在前三集中,其实没有什么选手让我觉得特别出色的辩手,包括让无数参赛选手膜拜的黄执中。

我觉得立论或是结辩,只有两种选手胜算最高,通篇让你笑得直不起腰的,要不就是深刻得让你含泪鼓掌的。

既然李诞是《奇葩说》第六季的导师,我一直希望看到嘻嘻哈哈的他出任导师后能说出什么?能不能真有说服选手的实力。虽然在开赛之前有一个投票,他是最受选手喜欢的导师。

我个人认为,他称为最佳“导师”,估计是选手们认为他的长相人畜无害,相处很轻松。不像你看到罗振宇就看到焦虑,看到薛兆丰就得正襟危坐,看到蔡康永你就感到说话要莫名的高深。

第四集是四个导师带队辩论,关键是导师是要亲自下场辩论的。

这就得看导师水平了。

是骡子是马,都得拿出来溜溜了。

李诞带领的选手要和詹青云、黄执中、罗振宇就 “救猫”还是“救画”进行辩论。

李诞作为最后导师辩手,以李诞式的三论结束“战斗”。

令人刮目相看,段子手的高级感,估计在全中国就属李诞了。

脱口秀主要是说,而《奇葩说》说了还得辩,这不但考你的记忆能力,还得有应变能力,还得有能力让现场听众心服口服,这不容易。

李诞在开始辩论时首先示弱,他说在座的都比自己强,自己谁都说不过。

先抑后扬。

现场观众和选手在李诞出场后热烈鼓掌,估计不少人不是看他的“精彩反驳”,而是想看他面对大神级选手黄执中束手无策的“笑话”。

现场,李诞很放松。

他说了三论。

一论:

执中刚刚聊什么艺术的价值,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艺术最大的价值就是永远地活在人们的心中,而生命最大的价值是活着。什么是艺术的价值,我觉得名画最好的归宿就是“烧了”。比《蒙娜丽莎》更美的,就是正在“燃烧”的《蒙娜丽莎》,比神秘的微笑更神秘的就是“烧没了”的微笑。

康永哥收藏了很多画,买很多艺术品投资.他给我讲过一个道理,艺术品的价值都是人们赋予的,就是谁的故事越多,谁就越值钱。还有什么比烧掉更好的故事,尤其还救了一只猫。《蒙娜丽莎》烧了,为什么烧了?是为了救一只小猫,达芬奇听了都会流眼泪。所以我救猫,不光拯救了一条生命,我还成就了一件艺术品。

李诞其实是说,一幅画好不好的确不是看技法,看画家,而是看哪幅画被赋予的奇幻故事最多。而他救猫就是一个拯救生命的故事,而《蒙娜丽莎》被烧了留给人们更多想象空间,《蒙娜丽莎》就会永恒。

二论:

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他们呢想着文明、想着理性,我就想我自己。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想着别人,我就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我就想我在大火中镇定地思考,我救画好,还是救猫好?救猫肯定是更好的。我救《蒙娜丽莎》有什么好处,又不是我的,我救出来之后,还不是要上交卢浮宫,法国人给我发一个法国锦旗,给我一顿夸。而且大家很快就会忘掉这件事,大家都用社交网络,没有人会记着一件事超过一周。李诞救火,救《蒙娜丽莎》的英雄,你刚刚还在刷这个热搜。下一条,罗振宇深夜买醉,你的注意力就转移了。评论也很搞笑,罗振宇用贩卖焦虑的钱,去买醉呀。

而我,在无数个无人的深夜都会梦到一只炭烤小猫,你们谁管我,我长此以往,活在这样的精神压力下,轻则抑郁“自杀”,重则“报复社会”。而救猫的好处太多了,我肯定会养着它的嘛,我每天都被猫踩唤醒。每一脚都踩在我的良心上,这个猫的每一脚都在提醒我,李诞你是个好人。这还是猫吗,这是我养在我们家的道德之眼。所以我救了这只猫,这个世界上不光多了一只猫,还多了一个好人。

做一个“很自私”的人是好还是不好?他说,做一个人畜无害的“自私人”是不会有什么精神压力的,不会患什么抑郁症的。你牺牲猫救下《蒙娜丽莎》这幅画,得了奖状热度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人们就会忘记,而拯救了一只猫,拯救了一个生命会让你心安,会让你觉得生命的珍贵和重要。

三论:

这道题我们辩的,是救画还是救猫吗?不是,我们辩的是你能不能识别远方的哭声。我觉得我们每个人,还是要从朴素的地方做起,近处的哭声你都不管,你管得了远处的哭声吗?

我觉得还是可以辩一辩的,那这道题究竟真的在打什么?这也很像黄执中的话,我还真的面对过一个这个问题。我的一个记者朋友问过我,他说李诞我在采访生涯中有一个很大的困扰。就是我经常采访一个当事人,他把他的故事告诉给我,我觉得我报道出去,会帮助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个社会的一些阴暗。但是我报道之后,这个人的人生可能就完了,因为那些残害他的人,也会看到,他就死定了。那你说这个报道,我要不要发?我要不要为了更多人,牺牲这一个人?我要不要为了人类的文明,牺牲这一只小猫?我当时听完什么反应,我差点一脚踹在他脸上。不要这样想问题朋友们,不要这样想问题,因为那不是远方的哭声,那是你想象中的哭声,你为了一个想象中的哭声,你就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牺牲掉了。

我有很多这样知识分子朋友,他们知识多了之后,他就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他也不苦其心志,他也不劳其筋骨,他就天天想怎么牺牲别人。他每天都在想,我怎么牺牲这个去救那个,我怎么牺牲小的去救大的,我怎么牺牲这个近的,去救那个远的,你们疯了吗?不要这样,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了,这个世界维系的靠的是我这样“自私”的人。我们这样“自私”地活着,但是我们不伤害别人,这个世界才能运转。而正是这些,为了一些所谓宏伟的事业,为了一些远大的目标,去不计后果地牺牲别人,牺牲别的小猫的人,频频地让我们这个世界,陷入大火。?

个人认为这是三论中最强的一论。

李诞说出了一个很多人都要面对而都想回避的问题:你是不是为了一些所谓宏伟的事业,为了一些远大的目标,去不计后果地牺牲别人,牺牲别的小猫的人?

这问题的核心就是你从不会想到牺牲自己,而是不断地牺牲他人来获得你自己的成就感,道德感,别人为什么只能为你的理想去牺牲?

中国有句古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现在中国有很多人一天到晚就想打这个打那个,牺牲多少人不在乎,这和李诞说的那些“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他也不苦其心志,他也不劳其筋骨,他就天天想怎么牺牲别人”的人有区别吗?没有。

不要臆想远方的哭声,先解决眼前的哭声,OK?

以前总认为写段子的人都是天才,但都算“小儿科”,上不了主流台面的。但“段子手”出生的李诞打破了这种偏见,让段子显得高级而深刻。

李诞是一个具有思辨精神的“段子手”。

立志写段子的人们,学学李诞,没错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段子手要高级,看看李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