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就减薪,月薪上万的经理做起了外卖哥

复工!

疫情防控形势趋好,这个词是各大企业的“起跑令”,也是所有职场人的“闹钟”。

截止2月24日,重庆已有上万家龙头企业正式复工,各大中小企业纷纷跟进。(消息来源:https://www.cq.gov.cn/zwxx/jrcq/202002/t20200226_5456527.html)

对普罗大众来说,有的“闹铃”激起的是生活的斗志,有的“闹铃”惊醒的,是对职业生涯的重新定位和思考。

小刘:22岁,大学毕业半年

》》以“转岗”名义裁员,小公司“套路深”

今年22岁的小刘毕业于某高校摄影系。

毕业2个月后,小刘顺利进入了一家专做旅拍的工作室。虽然实习期长达半年,且出差频繁,但是这种相对纯粹的摄影方式让他很满意。更重要的是,工作室的人事表示,转正以后,摄影师的工资一个月至少7000元,算上出差补贴会更多。这对刚毕业的小刘来说,算是妥妥的高薪。

春节前,人事还专门提醒小刘,节后记得填转正申请。小刘也为转正后的工作年前就租好了公司附近的房子。谁也没想到,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2月8日,老板在工作群里表示要延迟开工,但是每天早上9点,所有人都要参加公司线上的培训。小刘在参加了几天培训之后,发现培训内容除了鸡汤,其他全是关于线上推广和销售的。

复工就减薪,月薪上万的经理做起了外卖哥

2月14日,一头雾水的小刘又接到老板在群里的通知,要求公司全员开始做线上推广。每人每天要在3个不同的平台分别发表5条以上的公司品牌推广内容,并每天添加至少5名微信好友,自建意向客户群。

没有达成KPI的人,第一次从本月工资里扣50,第二次扣100,第3次扣200……以此类推。

2月19日,小刘已经把他所有的家人朋友拉进了“意向客户群”,眼瞅着再过两天自己就会被扣钱了。小刘也很着急,自己一个摄影师,突然被赶鸭子上架开始做线上推广,这算什么事?

不曾想,小刘和老板说明情况后,老板居然顺水推舟让小刘复工后直接转岗销售,而且老言语之间仿佛小刘捡了个大便宜:“销售第一时间接触客户需求,有助于提升你今后的摄影创意……销售工资高,一个月能赚一万多……”

但小刘知道,销售的底薪只有800,去年下半年,只有一个销售在10月旺季做到的工资过万,实际上销售的平均收入仅3000到4000。而且大家都明白,今年业务更难做,只怕工资还会更低。

在问了公司的两位摄影师前辈后,小刘更懵了。原来,老板已经把摄影、跟妆、后期全部外包给了另一个团队。公司相关岗位名义上全部转岗销售,实则就是逼大家辞职,变相裁员。基本上,被转岗的员工都已经陆续递交了离职申请。

公司的一套“骚操作”给初出茅庐的小刘上了一课。望着自己年前的租房合同,小刘欲哭无泪,离职了给不起房租,不离职只能天天吃土。

小刘不得不一边继续完成公司的线上KPI,一边“骑驴找马”,在各大招聘网站上找起了下家。

老何:34岁,拖家带口的公司中层管理

》》从“组长”到“外卖小哥”,“斜杠中年”太难了!

“儿子的英语辅导班老师今天在微信群里问,要不要续课?”

2月中旬,在家关了大半个月的老何和老婆相视苦笑了一下。英语补习班效果非常好,但是一个月补课费就是3000,按半年交,一下子要给出去一万八。而老何前两天刚接到公司通知,1月和2月工资,公司暂时只结算50%。

50%的工资是什么概念呢?老何是一家中型装修公司业务部门的小管理,手下约有十来个业务员。老何的老婆为了照顾老人和孩子,已经六七年不上班了。家里两位老人,每个月看病要花钱,孩子读书要花钱,一家人吃喝拉撒也要花钱。

本来月收入在10000元左右,还完房贷刚好够一大家子的开销,也没什么盈余。现在,一个月就5000左右,根本无力支撑生活。

虽然每天早上在给手下业务员开视频会时,老何还是那个激情满满,认真负责的“老大”,但私下里,肩负一家人沉重负担的老何已经开始想到了找“兼职”,把多余的时间利用起来。

写稿代笔?翻译?线上教育?只熟悉本职业务的老何在各种线上面试后惨遭淘汰。一位面试官甚至直言:“以你的情况,只能去跑外卖。”

老何还真去了解了一下怎么跑外卖。

疫情防控期间,外卖员本来就比平时少,一单费用更高。而且现在只要放到小区门口就可以,基本不会出现超时扣钱的情况,送的久平台还有补贴。

“我用老婆的电动车跑一下午,每天能赚一两百。”老何说,从2月12号开始,他就用美团众包接外卖的单子。因为老何特别认真负责,有客户填错地址,他都会帮忙重新送过去,基本每天,老何都能收到好几个好评。做了半个月,老何赚了2000多。

虽然公司方面表示,3月初会复工。但老何对今年公司的业务并不太乐观,他决定复工以后,晚上也坚持跑跑外卖,辛苦一点,也是为了家里人能够在艰难的2020年过得稍微安心一点。

娜娜:29岁,女博士

》》参加了10场线上面试,只为“不复工”

“从2月17号开始,我参加了10场线上面试。”娜娜说,如果没有这场疫情,她可能要在职场里沉浮个几年,才会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喜欢当“工具人”的滋味。

娜娜去年博士毕业之后,一直在导师介绍的一家食品公司做研发,工资待遇尚可。

全国人民的春节假期都在疫情的威胁下不断延迟,但娜娜的公司却坐不住了。

2月8日,公司通知生产线工人部分两天后复工,并采取封闭式管理。

当时正值疫情高发阶段,娜娜心里开始担忧研发部门也会被召回厂区。果然12号,娜娜被安排了进入厂区值班。

当娜娜冒着危险开始值班的时候,才发现公司的安排非常不合理。

除了几位在办公室玩手机的行政,安排值班的管理层全部不在!一问就是“走亲戚回来被隔离了”。底层流水线工人有问题找不到人,跟领导打电话,领导转手就推给值班的娜娜。整整一天,本来对生产线只了解基本流程的娜娜,不得不一直在生产线上走动,隔着口罩喊话或者打电话,声音都沙哑了。

“我感觉我就是那个‘老实人’。”娜娜说,她一个人那天干了至少3个人的活儿,“当时那种情况,没有任何人想来上班。但是管理层这样摆明了的利用,让我感觉我被当成了傻子。”

回家之后,一想到3天后还要再去值班,娜娜立刻开始动员身边的关系网和网络招聘平台开始寻找新的工作机会。第二次安排的值班,娜娜直接告知领导身体不适,不去了。因此还被扣了800元。

目前,娜娜2月的工资已经被扣了一半了,公司领导对她非常不满。

另一方面,得到身边人支持的娜娜,以博士的高学历,几乎每一天都能收到线上面试的邀请。通过参加的10场线上面试,娜娜筛选出了3家自己观感还不错的工作单位。

只要能拿到任何一家的OFFER,娜娜都会立刻辞职:“我不接受这样的企业文化。我也不会在这种工作氛围下复工。”

2020年的3月即将到来,疫情还没结束,复工已经开始。很多普通的职场人在面对降薪、裁员等“生活的暴击”时,或者为了责任选择忍耐,或者为了梦想开辟新的职业道路。

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都请记住,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如果本条内容侵害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来源:重庆财经地产,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速晨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职场 » 复工就减薪,月薪上万的经理做起了外卖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