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中国疾控中心地位太低了,做出改变非常必要。”

“我们CDC(中国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了,它只是卫健委领导下的技术部门,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2月27日上午,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在广州医科大学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院士在会上说出了这样的话。

钟南山:“中国疾控中心地位太低了,做出改变非常必要。”

钟南山院士在新闻通气会上发言(图源:央视新闻)

钟南山表示, 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不是一时一事,在此方面的投入肯定要比产出多。这个病在12月31日就已明确,1月3日就已分离出(病毒),1月7日报送联合国。在疫情早期,已经出现人传人、医护人员感染的现象。

他说,疾控中心应该有一定的行政权,有向社会公布疫情的权力,不然以后可能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包括李文亮也很早就发出了疫情的有关信息。做出改变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在疫病防控领域,是不是应该让公共卫生界拥有更强的话语权?

钟南山:“中国疾控中心地位太低了,做出改变非常必要。”

张作风

对此问题,《中国新闻周刊》近日专访了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他提出了一些坦率而独特见解。

张作风表示,中国的疾病预防控制系统自SARS以来,在国际、国内的新发传染病防控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SARS最终的成功防治,得益于当时有很多流行病学专家和疾控专家献计献策。中国的公共卫生专家和专业队伍基础扎实,经验丰富,同时中国的公共卫生学院已经培养出很多优秀人才。但这次疫情从发生到现在,公共卫生专家、流行病学家在话语权上还比较弱。

流行病学是研究宿主和传染源之间复杂关系的。寻找病因,找到传染源、传播途径,发现疑似病人,保护健康人群,这些都是流行病学家的任务。由此可见,流行病学的工作内容与新冠病毒感染这类的传染病疫情密切相关。

张作风认为,和美国CDC相比,由于中国疾控中心没有决策权和批准程序,因而会造成控制传染病暴发的整个决策过程的延迟。虽然美国人口是中国的五分之一,但美国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数量是中国疾控中心的7倍。美国CDC每年疾控经费是120亿美元,约合840亿人民币。

这些年来,中国疾控系统的经费是不断下降的,同时,比较出色的年轻人才也出现了外流现象。中国要拥有一个强大的疾控系统,就要给予决策权,增加经费,培养好新一代的疾控人员。要把疾控变成一个独立的系统,和美国疾控中心一样,可以向外发布数据、有权宣布紧急状态,来启动疾病防控措施。由疾控中心来负责急性传染病和慢性病的防控,这样可以抓住时机,把疾病消灭在萌芽状态。

中国现有80多个公共卫生学院,很多公卫学院都很重视慢性病,但我们不能忘记新发传染病,包括一些老的传染病,比如血吸虫病,可能也会有死灰复燃的迹象。所以,传染病防治应该重新加强,尤其要加强对新发传染病的研究,培养流行病学的领军人物。

-- END --

来源:决策杂志侠客岛、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钟南山:“中国疾控中心地位太低了,做出改变非常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