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新冠肺炎中医治疗方案中的药物,有哪些需要注意的?

编审专家:

张燕萍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呼吸科 主任医师

2020年2月1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其中的中医药治疗方案推荐了一些中药方剂、中成药和中药注射液。虽然这些推荐用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不同阶段发挥着一定的治疗作用,但是我们需要知道,有些药物实际上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用药后会出现一定的不良反应,本文对目前治疗方案中所使用的中药、中成药和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以及曾经出现过的不良反应进行了整理,以期为一线的临床医生用药时提供参考。具体分析如下。

应用新冠肺炎中医治疗方案中的药物,有哪些需要注意的?

中药饮片

《方案(试行第六版)》推荐的中药饮片主要是具有解表散寒、宣肺止咳平喘、清热祛湿、通腑泄热、理气化湿、燥湿截疟、健脾益气、养阴生津等作用的药物,如麻黄、细辛、杏仁、石膏、藿香、厚朴、苍术、草果、槟榔、半夏、茯苓、大黄、黄芪、知母、生地、连翘、沙参、麦冬、附子等。

细辛,含有马兜铃酸成分,马兜铃酸可直接引起急性肾小管上皮细胞坏死,进而发生肾间质纤维化,导致肾衰竭等。细辛使用时应掌握好剂量,临床使用时,细辛用量应“不过钱”3g。

槟榔咀嚼时可使口腔黏膜纤维化,具有致癌致突变等作用,而且有生殖和神经系统毒性。虽然目前煎服的中药槟榔饮片尚未有不良反应的报道,但是临床在辨证使用时,应控制好剂量、掌握病人的体质后再行用药。

附子含有乌头碱,乌头碱可以兴奋迷走神经,对周围神经有损害,可引起心律失常,损害心肌。临床应用时,要选择炮制过的附子饮片,且煎煮时间熬符合要求。

半夏生品对口腔、喉头和消化道黏膜有强烈的刺激性,严重者可导致呼吸困难甚至窒息,少数患者还会出现肝功能异常和血尿等。临床应用时,要选择炮制过半夏饮片。

综上,临床医生在使用《方案(试行第六版)》推荐的药物时,应该谨慎应用,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选方准确,配伍合理,尤其应该控制好剂量,可避免药物的偏性和不良反应,且应提前咨询患者的用药史及过敏史等,保证用药的安全。

中成药

《方案(试行第六版)》推荐的中成药有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苏合香丸、安宫牛黄丸。

上述成药中,苏合香丸中含有朱砂,朱砂为无机汞化合物,药物浓度高时,可抑制人体多种酶的活性,使人体代谢障碍,可直接损伤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使用时,需要辨证准确,短时间应用。

安宫牛黄丸中含有雄黄,雄黄含有砷而有较大的毒性,如果长期高剂量使用,可产生皮肤剥落性皮炎、血尿砷超标、消化系统损害、过敏、皮疹、休克、心律失常等。亦需要辨证准确,短时间应用。

此外,我国于2017年加入国际协调会议(ICH),按照众多成员国对元素杂质的分类,砷、汞均为对人类有毒性,属于不得使用或严格限制使用的Ⅰ类杂质。

因此,中成药的使用,在辨证论治的前提下,应考虑患者的个体体质等情况,谨慎使用。

中药注射液

《方案(试行第六版)》推荐的中药注射液有:喜炎平注射液、血必净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

中药注射液在我国应用广泛,但是由于质量问题或临床使用方法不科学等原因,导致的不良反应的报道也是屡见不鲜。

喜炎平注射液的不良反应主要包括:皮疹、腹痛、腹泻、恶心、呕吐、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等。

血必净注射液的不良反应有:皮肤发红、发痒、荨麻疹、胸闷、心慌、头晕、呼吸急促、抽搐、血压下降等。

热毒宁注射液的不良反应有:过敏反应(呼吸急促、肢端冷、高热、斑疹等)、过敏性休克(胸闷、气短、呼吸困难、血压下降等)、血尿、急性喉头水肿(声音嘶哑、咽喉阻塞感、轻度呼吸困难等)等。

痰热清注射液的不良反应有:过敏反应、过敏性休克、头昏、恶心、腹泻、高热、肾功能异常、呼吸困难、喉头水肿等。

醒脑静注射液的不良反应有:胸闷、呼吸困难、憋气、皮疹、寒战、发热、多汗、头痛、头晕、烦躁、抽搐、心悸、恶心、呕吐、腹痛等。

参附注射液的不良反应有:皮肤瘙痒、荨麻疹、恶心呕吐、腹泻、心功能不全、血压升高、高热、呼吸困难等。

生脉注射液的不良反应:过敏反应、过敏性休克、皮疹、急性肝损害、心脏损害等。

综上,在使用中药注射液时,选择正规厂家生产的合格产品,且应该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应严格按要求使用,如用法、用量、浓度、滴数,冲管程序等。同时应考虑患者的体质、用药史及过敏史等因素,综合考虑后用药,保证治疗的安全。

参考文献

1.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的通知.2020.2

2.高学敏.中药学.2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

4.邓中甲.方剂学.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7.

5.陈路遥,佘蓉,马佳燕,严燕青,王恒斌,李全,罗年翠,周婧,马宏跃. 雄黄的临床不良反应分析[J]. 中医药信息,2018,35(06):17-20.

6.朱春丽,汪平莉. 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的临床分析[J]. 中国老年学杂志,2015,35(12):3377-3378.

7.吕黎,孙延庆,孟敏. 喜炎平不良反应文献分析[J]. 甘肃科技,2018,34(20):152-156.

8.罗先才. 热毒宁注射液药理作用、临床应用及不良反应[J]. 中国药物警戒,2013,10(04):215-218.

9.曹屹,徐凤,徐丽明. 血必净临床应用及不良反应[J]. 疾病监测与控制,2013,7(07):419-421.

10.韦炳华,陈清. 痰热清注射液的不良反应分析[J]. 中国医药导报,2011,8(01):134-135.

11.刘宏明,许莉莉,崔冉,翟淑越. 66例醒脑静注射液不良反应的文献分析[J]. 中国药物警戒,2016,13(02):107-110.

12.贺定金,瞿艳红. 60例参附注射液不良反应分析[J]. 中国药物警戒,2014,11(03):160-162.

13.李廷谦,刘雪梅,冯敏,王蕾,钟莹,史达,周宇丹,王刚,马建昕,王华楠. 生脉注射液临床应用及不良反应的系统评价[J].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9,29(11):965-96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应用新冠肺炎中医治疗方案中的药物,有哪些需要注意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