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后“复阳”的患者还有没有传染性?钟南山权威答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广州报道

2月27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出席广州市新闻举办的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透露了很多重磅信息。

他披露了早期疫情信息上报的路径、存在的问题以及在这次重大疫情防控中暴露的短板,他对疫情防控的进展给了预判。

“我们有信心,4月底基本控制疫情”

在疫情爆发初期,钟南山提出要注意两个情况:一是武汉病情极为严重,二是外地传染非常快。“武汉出现了大规模爆发,但是在其他城市并没有大规模的爆发。这与以往传染性很高的疫情很不一样。在我们看起来,一个人能传染大概2—3人,说明传染速度很快。严重的患者传染性还会更强。”

他介绍了《柳叶刀》上的一篇论文,用传统模型进行流行病预测,估计2月4日中国感染病人达到16万人。他的团队在传统模型基础上加入两个影响因素(国家强力干预和春节后的回程高峰消除)之后,也做出了预测模型。

“我们预测高峰应该在2月中接近2月底,预测病例是6-7万人。到了2月15日,数字果然下来了,我们预测也更加接近实际。目前,国外预测疫情控制最早在5月底,我们有信心,4月底基本控制,因为有国家强力干预和群防群控意识,我们想来比一比。”

钟南山进一步补充,四月底基本上可以恢复工作了,这是指国内的情况,至于国外的情况还有待观察。因为国内的源头在武汉,现在武汉下了很大力量在鉴别、隔离措施上。目前,火神山、雷神山已经有空余病房了,其他问题也在慢慢解决。

“CDC的地位太低了,一定要提高”

钟南山认为,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未必发源于中国。

这是否意味着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有可能是通过输入到中国来的呢?

他表示,从科研的角度看,“首先发现”和“发源”不能划上等号,但也不能就此判断疫情是来自国外,只有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有了结果,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

钟南山特别谈到,本次疫情暴露出我国重大疫情防控的短板——CDC(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CDC’)的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我们CDC的地位太低了,是卫健委领导下的技术部门,CDC的特殊位置没有得到足够重视,要一级一级上报。有的国家CDC是直通最高层的,甚至可以直接向社会发布。”

据钟南山披露:此次疫情,12月31日已经明确是新型冠状病毒,1月3日分离毒株,1月7日报告联合国,报给地方和国家疾控中心,而专家组在新闻媒体上表示“人传人”是在1月20日。但更早时CDC已经确认“人传人”,当时没有发布,因为CDC只能向上报,再由地方政府决定,无法再做什么。

他强调,“CDC地位一定要提高,而且一定要有行政权,如果不是,以后可能还会出现这次的问题。”

他还提到,专家们对传染病的重视不够,没有持续研究。“很多人对SARS印象很深,当时也有很多研究,但由于觉得是偶然事件,后续相关研究就比较少了。大多数实验室,也包括我们自己,对突发性传染病还是重视不够,没有持续的科学研究。所以,这一次疫情中,对新发疾病的治疗上有些束手无策,只能根据原理,用现有的药考虑治疗。十几二十天研发新药根本不可能,这也是我们防控体系的短板。”

出院后“复阳”的患者还有没有传染性?

目前,广东省出现14%出院患者“复阳”的情况,病人复检核酸呈阳性,这是否代表着病人重新感染了新冠肺炎?是否还具有传染性?

钟南山认为,目前不能下绝对的定论。一般来说,病毒的感染规律都一样,只要身体里出现了IgG抗体,且(数量)增高了很多,病人就不会再次感染,不是说一发现有病毒残余,就认为患者再度感染。

他分析说,“复阳”病人有多种因素,核酸检测是最近才发展起来的,试剂本身有影响、检测方法也有影响,鼻咽的采样方法对结果影响较大。至于肠道、粪便中所含的残余,是否会传染给别人,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重症病人为什么难以治疗?

钟南山分析,因为它跟SARS有区别,除了肺纤维化等共同的特点外,这个病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小气道里的黏液非常多,非常浓稠,阻碍了气道的通畅。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气道不通畅,容易导致继发感染,武汉危重病人病亡率接近60%。“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缺氧问题,一些新办法在武汉尝试后,呼吸困难有所改善。”

“这是人类的病,不是中国的病”

连日来,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多国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持续攀升。截至当地时间27日9时,韩国较前一天下午4时新增33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1595例。截至日本当地时间2月26日22时,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894例,因新冠肺炎累计死亡7例。

钟南山分析认为,日本病例主要还是来自日本“钻石公主号”。“钻石公主号”疫情防控有点失败,越隔离越多,船只是闭路系统,非常容易造成感染。

“这是人类的病,不是中国的病。”钟南山表示,中国增加病例已经少于国外增加病例,韩国、伊朗、意大利,他们增加非常快,可能中国做法对他们有一些启发。他应邀这周末为欧洲呼吸学会介绍中国经验。

那么,随着国外病例的增多,中国是否会出现从国外输入的病例?

他认为,有这个可能性。因此需要强化国际合作,互相交流,共同分享经验,全球要形成联防联控机制,早发现的话,85%以上的病例能够好起来。

“国家合作联防联控是非常重要的,危难当头,日本、韩国没有忘记对我们的支持,当疫情在日韩发展,我们也不能忘记帮助他们。”

他分享给世界的经验是:第一,要预防,要早发现早隔离;第二,感染病人应该收治在定点医院,这样可以避免普通医院消耗大量人力和物力,而且急性传染病治疗有一定的专业性,危重症病人的治疗还需要运用综合学科救治。

(责编:郭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出院后“复阳”的患者还有没有传染性?钟南山权威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