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医大旧案告破,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姐姐:警方早前建议不看遗体,我父母没看是好事,否则会活在噩梦中

南医大旧案告破,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姐姐:警方早前建议不看遗体,我父母没看是好事,否则会活在噩梦中

刁爱青。

1992年3月20日,原南京医学院(现为南京医科大学)女生林伶于晚自习后失踪。24日下午,她的尸体在学校教学楼天井内的窨井中被发现。经法医检验,死者系被钝器击打头部并实施强奸后,按入窨井中死亡。

案发后,南京市公安局抽调数百名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核查线索数千条,走访排查人员超过1.5万人,直到今年2月取得重大突破,经过DNA数据比对确定嫌疑人,最终将麻某钢抓获归案。

悬案告破,引起极大关注,不少人甚至误以为是南京另一起悬案——南大碎尸案,又称“119碎尸案”,发生于1996年1月19日,被害人刁爱青当时年仅20岁,是南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一年级女生。

凶手作案手段极端残忍,为隐匿线索,将受害者尸体碎片抛至南京城多个地方,该案社会关注度很高,网上常出现相关帖子,并时有媒体报道。

日前,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刁爱青的姐姐刁爱华称,已经知道原南京医学院悬案告破一事,也曾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作案的,觉得妹妹的案子侦破也多了些希望,相信警方没有放弃侦破,“希望我妹妹的案子也早点破了。”

当年家人得知刁爱青出事后赶赴南京,并没有见到她的遗体,“警方跟我们讲,意思是不要看了,很残忍的,你们看了之后会受不了。”

刁爱华称,父母很疼爱妹妹,“其实一开始,我爸妈给她取的不是这个青,是爱卿的卿,后来可能是嫌麻烦就换成了’青’。我爸也喜欢读书,给她取名爱卿,很疼人的那种感觉。”

对话刁爱华

【1】多了一些信心

潇湘晨报:关于南京医学院的案子你知道吗,前两天凶手被抓了。

刁爱华:知道,看到了,是两个不相关的事,一个是南京大学的,一个是南京医学院(现为南京医科大学)的。我们自己家的事自己知道的,不是一码事。

潇湘晨报:看到这个案件会想到自己妹妹的案件吗?

刁爱华:那(当然)想到了,而且网上传那个犯罪嫌疑人,他是法医,第一时间是这样说的嘛,然后我们自己还在想说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啊。

潇湘晨报:这个案子听说是DNA立功的,刁爱青的案子有提取到嫌疑人的DNA吗?

刁爱华:好像没有吧,没听说。就是因为当时案发以后,稍微有点价值的东西都太少了,凶杀的第一现场这些东西都没有的,所以说很难,要不然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进展。

潇湘晨报:你们平时关注案件吗?

刁爱华:肯定会关注的,不是自家人人家都这么关心,何况我们是自己的事,肯定更是关心的。类似的案子,我们都会关注,肯定会想的,怎么可能不想啊。

潇湘晨报:是因为妹妹的事情所以才关注这些吗?

刁爱华:对啊,反正凡是这方面的事情,我们自己看到这方面的事情都会联想的,那是肯定的。

潇湘晨报:这一回南京医学院的那个案子破了之后,对于你妹妹的案子会不会多一点信心?

刁爱华:那是当然的。看到人家那个案子破了以后,我们都会有这样的想法。首先是替人家高兴啊,这个事情成了案子破了;第二也会肯定想我们家这个什么时候能成,那是肯定的。

【2】警察建议不看遗体

潇湘晨报:当年刁爱青不是去南京那边读书了吗,是怎么知道她出事的?

刁爱华:我们收到出事的消息的时候,是警方打电话给我们这边的。我们家里人都去南京了,跟着公安的人一起去的。我们是晚上去的,凌晨到派出所的,然后那一晚就在派出所到天亮,后来就住在南大招待所。

潇湘晨报:当年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刁爱华:警方跟我们讲了,就是说我妹被害了,我们自己都懵了,不知道怎么办。

潇湘晨报:到南京之后做了什么?

刁爱华:我们去了能做什么呢,就是说听他们安排吧,学校里面跟我们见面啊,讲这些事情啊。那个时候的人懂什么啊,根本就不懂的。

潇湘晨报:你们在那呆了多久?

刁爱华:我们在那边总共呆了四天,为什么呆四天呢?南大的话,其实他们心里有准备,我们是无准备的去的,因为我们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本身就很无助,再到那边去的话人生地不熟。反正情况又不清楚,然后都听他们在讲。

后来学校那边意思是说专案组在他们那边,人家在那边破案了,叫我们回来等。我们想是的,我们在那边又做不了什么,就回来等了。反正就想等案子破了以后吧,就能知道什么情况了对吧,谁知道一回来就等了这么长时间嘞。

潇湘晨报:看到遗体了吗?

刁爱华:当初就是说我们回来之前就想看一下遗体,然后警方就跟我们讲,意思是不要看了,很残忍的,你们看了之后会受不了。我们后来就想,人家都建议我们不要看了,那你还看了干嘛呢?然后我们也没勉强看。

潇湘晨报:父母也没看吗?

刁爱华:看了以后万一受不了怎么办呢?尤其是我的爸爸妈妈,不看是好事。你活着的人还是要活啊,你要不然以后那就活在那个噩梦当中,也难受。

潇湘晨报:你们有把她的遗体收回来下葬吗?

刁爱华:没有,他要破案,这些东西不可能让我们带回来。我们家现在所有的东西,就是公安破案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收走了,家里等于说这个人就什么东西完全都没有了,一点关于她的东西都没有。我们哪知道一等等这么多年。

【3】妹妹单纯内向文静

潇湘晨报:我看到网上关于凶手的猜测有很多,比如说同学作案说,变态作案说,作家作案说等,你有看关于网上的凶手分析吗?

刁爱华:看了,不可能的,所有说的东西都不可能。

潇湘晨报:为什么?

刁爱华:因为我妹妹不是这种人,她不可能随便出去的,我家里的人我知道。

潇湘晨报:我还看到说可能是姜堰(1996年时为县级姜堰市,2012年撤市设区,隶属于江苏泰州市)老家的人,你们在姜堰有和人发生什么过节吗?

刁爱华:没有,人家公安都调查了。我们家人都老实死了,我爷爷也是胆小怕事的人,哪里有过节呢?

潇湘晨报:这个推论也不成立是吧?

刁爱华:对,而且人家公安都调查了,人家查得很宽的,只要有一点点怀疑的地方,基本上人家都调查了,没什么进展。

潇湘晨报:你们关系怎么样?妹妹有话会和你说吗?

刁爱华:那肯定很好的。讲得少,她不爱讲话,她性格比较内向。她很单纯,很文静,她没怎么特别的,反正就是很普通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她一般放假就在家里看书。

潇湘晨报:她去南京以后有没有给你们打电话或者写信?

刁爱华:那个时候没电话,写信我就不清楚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给我爸爸写信,我也没问过。

潇湘晨报:妹妹之前有谈过恋爱吗?她有没有跟你交流过这方面问题?

刁爱华:没有没有,她是很内向的人,高中的时候也没有谈恋爱。

【4】原名是刁爱卿

潇湘晨报:你们是几个兄弟姐妹?

刁爱华:我家就姐妹俩。

潇湘晨报:父母疼爱妹妹吗?

刁爱华:那个时候我的父母可以说很用心在培养我这个妹妹。那时候家里是没什么钱的,因为农村人他根本就没什么收入,只有种田有一点收入,然后不够的话就跟人家借,借钱给我妹妹读书,那个时候基本上每一年跟人家借钱。

我那个时候结婚,像那个时候女儿出嫁都要陪东西嘛,我家里都没什么(陪嫁),就是我妹妹上学,家里没什么收入,而且家里还有老人,我作为家里的一份子,也要体谅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培养一个孩子也不容易,所以说我们大家都是互相体谅的,我尽量也不麻烦我家父母,就是说我自己有什么东西我就弄一点什么东西,添置一点什么东西,有的东西以后再说吧,反正就这样过过来了,这事我妈还对我有一点愧疚。

潇湘晨报:你说当时家里花了很大精力去培养妹妹,作为姐姐可能照顾得没那么周全,你会有埋怨吗?

刁爱华:这个没有,这个怎么会有呢?我肯定是希望她好。我父母不容易,那个年代的人没什么收入,然后我的意思是说父母花了这么大心血,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盼到出头了,然后突然来了个这么大的事,把他们都整懵了,一般人哪个能承受啊?根本承受不了的。

潇湘晨报:那个时候就是对妹妹的期望很高吧?

刁爱华:九几年考个大学真的很不容易的,然后的话,父母把这个孩子培养大了吗,反正不图说沾她儿女的光吧,最起码儿女能过得稍微质量好一点,你说对不对,这等于说真的,对父母来说是什么样的打击啊。

潇湘晨报:当年你妹妹去南京读书的时候,选的是什么专业?

刁爱华:计算机。

潇湘晨报:刁爱青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刁爱华:现在大家看到的青是青草的青,其实一开始,我爸爸妈妈给她取的不是这个青,是爱卿的卿,后来可能是有的人嫌麻烦就换了这个青。我爸爸也喜欢读书,给她取名爱卿,很疼人的那种感觉,我爸爸是比较疼我妹妹的。

【5】接父母同住

潇湘晨报:父母现在和你一起生活?

刁爱华:对啊。自从我妹妹出事以后,我们就把他们带出来了,不跟我们在一起那能怎么办呢。我已经出嫁了,出嫁以后我嫁的老公这边,我家先生他也有家庭有父母,也有家里的事情,有什么办法,我们只有这样硬着头皮往前走呗,对不对,我们不能把爸爸妈妈两个老人扔家里啊,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你说,肯定还是不放心的对吧。现在都住在我老公家,在姜堰,离我娘家老家有点远。

潇湘晨报:你当初把父母接过来是担心他们在老家那边会难过吗?

刁爱华:肯定的,你也不放心把他们两个老人放在家里。你说受这么大的打击,哪个能承受得了啊。其他的不考虑,就是说一大家子先住在一起再说呗。

潇湘晨报: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刁爱华:反正怎么讲呢,肯定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但是也没办法,还是要自己扛着走啊,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该活的还是要活,该生存的还是要生存,没有哪个去说因为你家出了这个事给你照顾的,有什么办法呢?

潇湘晨报:老公支持你把父母接过来一起吗?

刁爱华:他家里人还好的,不好的话,也不能接纳对吧?这么多年我先生也很不容易的。

潇湘晨报:那段时间都挺难熬吧?

刁爱华:那肯定的啊,就后来我到2002年的时候,我们这边开了个水果超市,我去那儿上班,一个月拿两百八十几块钱,然后回来家里的水电费要交,家里的老人要养,孩子要养,这简直就是真的很难过的,没办法啊,反正还是要自己过,这期间你说父母四个老人,后来我奶奶也生病了,2013年过世了,老奶奶心脏有问题看病花了几十万块钱。然后老奶奶过世以后家里负债,负了几十万块钱。

其实说每一个人像我们都是有子女的人,真的不容易。我爸爸妈妈没有退休工资,不单我父母,我的公公婆婆我们还要负责呢,我家还有小孩子,不瞒你说小孩子上学的时候,上初中的时候钱都是人家借给我们的。

潇湘晨报:现在家庭负担重吗?

刁爱华:重不重反正就走一天算一天吧,你要说重的话,也有很多,但是就不去想这个事,我也想不了啊,把每一天过好吧。

【6】不敢提起妹妹

潇湘晨报:父母身体还好吗?

刁爱华:我爸爸的腿有问题,网上说林伶的父母每年3月24日都去南京,去学校祭一下女儿,去公安问情况,我爸爸大概是2011年的时候股骨头坏死,换了股骨,这个病也有一个长的时间,等到一定的时候才能换,不是一点点疼就能换了,疼了10年左右,一直靠吃药,只能走几百米,他2011年换了股骨之后,另一边也出现问题了,严重的时候要杵拐的,所以说为什么他没办法(像林伶的父亲那样)每年去南京祭奠女儿。

潇湘晨报:妈妈身体还好吗?

刁爱华:母亲现在还好一点,那个时候也不怎么好,现在好一点了,她好一点,我照顾爸爸就轻松一点。

潇湘晨报:你们平时逢年过节有什么方式祭奠妹妹吗?

刁爱华:没弄,不弄了,当时我妹妹什么东西也没有,家里所有关于她的东西几乎全部被警察拿走了,你怎么弄,你在哪里弄?只能放在心里面,并不是说不弄就不祭奠她了。

潇湘晨报:这么多年去过南京吗?

刁爱华:去过几次,我爸爸去学校走走啊,去公安问问啊,就这样的,这么多年,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经济也不允许,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潇湘晨报:这么多年家人会聊到妹妹吗?

刁爱华:不行不行,从来不说的,我们家从来不说的,就是哪个如果提了之后肯定会立刻闭口的。我们家里人不会说的,如果有的人提起,有的人,他那个问法,简直让你难受,遇到那种人,我们就赶快,不要和他在一起。

潇湘晨报: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刁爱华:对对对,我们家不能提这些事,还有这方面的事,不好提。和人家不一样的,人家看电影电视,有好多聊的,我们不一样,我们心知肚明。

【7】警察没有放弃

潇湘晨报:现在对这个案子有什么想法?

刁爱华:其实包括别人来问我们,或者林伶案这个事,我们都没有和父母说,不能在他们面前说这个事,这么多年就我这边在和外界联系,怕父母伤心。

潇湘晨报:妹妹发生这个事,你孩子读大学会不会有更多的担忧?

刁爱华:不瞒你说,我以前有这个担忧。我那个时候特别的,我有些心思都不好和别人说,包括我现在都不好和他们说的,我怕他们说我这个女人无知,其实我内心里面好多担心,我没跟哪个人说过,我跟人家讲人家会说我这个人有问题。

我以前真的会有这种想法,后来有了信仰,我就知道了,首先这些事情不是我能掌管的,然后我也知道我的信仰能保护我的孩子。

潇湘晨报:所以孩子去上学的时候已经放心了?

刁爱华:自从有这个孩子之后就没有这个想法了,就是说,放心了吧。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个,之前都没人问过,我也不敢和别人说。

说真的,要是我没有信仰,我会时时刻刻想跟着我的孩子,那我活得太痛苦了,但是没办法,我很有可能会就这样神经死。

潇湘晨报:你身体怎么样?

刁爱华:我现在就看心理医生啊,在用药调整。有时候我真的不想再提这个事的,没办法啊。像现在人家那个案件破了,一些人出于关心来问,我不能一点都不领情,也不能这样啊,每一个人打电话给我,我还是要像正常人一样的回答,不能悲悲伤伤的,我们还是要振作起来。

这个担子不在自己身上,不好说,我劝人我也会劝,你说对吧。这个事情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那就不是这样了,一个人心理承受,能承受的了吗?

潇湘晨报:这些年,和警察有过什么沟通?

刁爱华:因为这个事情进展本来就不是很明显,然后,你问人家,人家也没放弃。但没进展,你追着人家,人家也不好回答,况且警察也有他的工作制度,有些事情不可以随便说。

潇湘晨报:有什么要求?

刁爱华:希望父母有生之年能看到案子告破,反正就是希望早点把案子破了,告慰亡者,让妹妹早入入土为安。

潇湘晨报记者温艳丽 实习生谭思慧 黄紫薇 李博超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潇湘晨报】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南医大旧案告破,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姐姐:警方早前建议不看遗体,我父母没看是好事,否则会活在噩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