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因新冠肺炎去世的老同学崇琪兄

自从我1月20日从武汉来到郑州看望88岁的老母亲以来,尽管远离新冠肺炎疫情的风暴眼,但是我时时刻刻都在通过各个微信群关注和牵挂着身处武汉的亲人、同事、同学、学生和朋友们的状况,一直到昨天下午(2月25日),除了华中师范大学的双学位同学郝教授染上病毒属于轻症住进江夏方舱医院以外,其他都还安好,我当时还感到庆幸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没有发生意外,但是,到了下午6点多,我打开我们华中师范大学双学位班群,一个令人震惊消息的出现在群中,华中师范大学副校长蔡同学发布了一条我们班的老班长、武汉工程大学杨崇琪教授被可恶的新冠病毒夺走生命的噩耗,我们大家都不相信,多个同学反复求证是否真实,后来经在曾武汉市政协担任过领导的吴同学确认,大家才意识到到这是真的,同学们无法用语言表达此刻的心情,一位北京的博导教授女同学用“音容笑貌今犹在,斯人已逝阴阳隔”道出了我们共同心情。

沉痛悼念因新冠肺炎去世的老同学崇琪兄

我们华中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双学位班,是在1985年从湖北省各高校学生政工干部经过考试入校学习的,为期两年的脱产学习使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同学情谊。杨崇琪同学在我们班年纪较大,长我两岁,我们选他为班长,大家都喊他为“老杨”。老杨与我同寝室上下铺,由于性格相投,我们两人几乎无话不说,他关心着我们班上的每一个同学,给我们展示了一个诚实、稳重、厚道、热情的形象。

沉痛悼念因新冠肺炎去世的老同学崇琪兄

老杨是一个敢闯能干的人。我们大部分同学毕业后回校继续担任政工干部,而他确选择了下海创业,他作为当年红极一时红桃K集团四大总裁之一,分管生产和后勤工作,踏踏实实任劳任怨的担负起大管家的职责。而正当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老杨选择了急流勇退,又回到母校从头开始从事教学工作,最终从武汉工程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的位置上退休。

老杨是一个为人谦和的人。他面对任何人总是面带微笑,他在红桃K当老总的时候,尽管他的收入比我们高得多,但从不在我们面前炫耀,每次同学聚会,他都是忙前忙后,给同学带来欢乐。当年他的部下回忆道,他是一个特别有温度的领导者,笑容那么阳光,对任何人都是亲和有礼,愿意尽力帮助他人,不求任何回报。

老杨是一个廉洁自律的人。作为红桃K的大管家,每天经他手上开资经费数以百万,掌管生产进货大权,但从不谋私,从来不用企业的资源办私事,也没有在企业安排过任何亲属。他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从来不用任何奢侈品。他多次对我们说,都是从过穷日子当中走过来的,要时刻准备着再次过穷日子,把自己搭公共汽车、骑自行车当做自然而然的事情。

老杨是一个忍辱负重的人。他总是想着别人,总不想给他人增添麻烦!老杨是今年1月中旬从澳洲返回武汉的,他1月31日晚上在群中谈到了他在为家人染上新冠肺炎的求医体验,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痛苦无奈,所有路径跑一圈,仍在迷宫中间。同学们都十分关心,纷纷问他的情况,但是他为了不使我们担心,凌晨他又发了一条信息:“我蠢人说胡话,让大家担心了。抱歉!”,谁知这竟是给我们同学的最后一句话......想起这些我们大家就很难受,他是拍我们担心和焦虑,在武汉一人扛着,我们连一个问候关心的机会都没有!

沉痛悼念因新冠肺炎去世的老同学崇琪兄

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但是为什么老杨这样的好人却被病毒确夺去生命,远离我们去而去!?

不是说自身免疫力强的人能抗过新冠病毒吗?老杨一向注重锻炼,身体健康,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2月25日这天,全国新增死亡病例52例,全部来自湖北,我几乎每天都会看着这个不祥的数字。但是25日这天的数字使我刻骨铭心,让我切身的感到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支离破碎,每一个数字都会引起亲朋好友的撕心裂肺的心痛。

其实,在24日我们双学位群里还传来一个好消息,我们一位毕业33年从未见面的深圳同学入了群,当时我们还在相约,等到武汉这次疫情结束以后,我们将再次回母校华中师范大学一聚,一个都不能少!谁知,老天不公在作弄着我们,一天不到的时间,我们就失去了老班长——老杨!

沉痛悼念因新冠肺炎去世的老同学崇琪兄

尊敬的老杨,我的好兄长,病毒虽然夺取你的身躯,但你的音容笑貌和高尚品格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让我们祈祷天堂里没有病痛,愿您在光和爱中一路走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沉痛悼念因新冠肺炎去世的老同学崇琪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