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早樱已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睡眠研究所工作室

感谢您走进今天的睡眠研究所,我是吕洋。这段时间最熟悉的动作,莫过于一早睡眼惺忪时,便拿过手机更新信息,看数字,看变化,看希望……刚刚听说武汉大学里的早樱已经开了,在春寒料峭时,在“生命”已然成了这座城最厚重的关键词时,樱花,带着幸福、希望与象征生命的寓意,悄悄盛开了。

武汉的早樱已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睡眠研究所工作室

  你会不会也如我一般,心里生出感激?在一席与生命赛跑的灰色跑道上,突然在最艰难的时刻,望见了充满希望的生命,用无声的语言和蓬勃的色彩为英雄的逆行呼应与致敬,用自己的从容绽放昭示大自然从未袖手旁观的温暖,纵然无人来赏,也要开得热烈,一如武汉这座城市在疫情中的勇敢,在寂寞与沉静里,也有着能拨开沉郁阴霾的壮怀激烈。

  这是大自然对于生命的致敬,早樱已开,樱花大道的绚烂,还会远吗?

武汉的早樱已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睡眠研究所工作室

  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主人公蒙冤入狱,他正处巅峰的人生突然跌入了世间地狱。可即便是在这样一个残酷的环境下,他依旧满怀希望和梦想,微笑着告诉狱中的朋友:“希望是个好东西,或许是人世间最善最美最重要的东西,而美好的事物永远不会消逝。”20年,他终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穿过自己挖的隧道再爬过污垢的河流,在彼岸洗净重生,奔向他希望中的人间天堂。可能我们都太熟悉这部电影的名字,却遗忘了作家斯蒂芬·埃德温·金给自己的这篇小说,还曾经写下了一个副标题——春天的希望。无论是电影还是我们正在经历的没有硝烟战争,我们都会明白:从来没有绝望的境况,只会有绝望的人。

武汉的早樱已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睡眠研究所工作室

  心理学中有一种效应,叫做“希望效应”,心理学家从大量的观察事实中发现,越是在危险的情境中,越是那些乐观自信的人会存活下来,因为他们总能用积极的情绪发现希望,在希望中寻找自己生命的价值。因为希望不仅仅是愿望,而是一种充满生命的不辍前行,我们如此,大自然,也是如此。

  英国诗人查尔斯·金斯莱说过:“永远没有什么可以击退一个坚决强毅的希望。”最贫瘠的沙漠中,也可以开出神奇的沙漠玫瑰,更何况在守望相助的时光里,我们从未松开奔向希望的握手,一切都会回来,带着曾经的璀璨与力量,涅磐重生。

武汉的早樱已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睡眠研究所工作室

  [给你一颗小药丸]  花开如诗,春天永远都是播种希望的季节,戴望舒的诗里不就曾经描摹过那不再胆怯的菊花,都可以在这春意萌动的时候,敢于“试试寒,试试暖,然后一瓣瓣地绽透。”虽然此刻的我们不能在繁花中相抵约定,却依然可以不缺席春天的呼唤。若是可以,希望你也能在自己家里翻出一枚春天的种子,可以是你厨房里青菜的边角余料,也可以是你水果里偷偷带来的种子,仔细想想看。然后明早起来,找一个漂亮的花盆栽下吧,让等待的日子里也有静候花开的守望,一切都回来,因为我们都懂得了——珍惜。

武汉的早樱已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睡眠研究所工作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文 » 武汉的早樱已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睡眠研究所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