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预警升至最高,韩国将检测“新天地”教会全部成员

韩国已经过了政府防疫部门能独立控制疫情的阶段,现在已经进入整个社会都要配合防疫的关键时期。根据相关部门的推演,3月3日之前将是韩国是否能有效控制疫情的时间窗口

疫情预警升至最高,韩国将检测“新天地”教会全部成员

2月23日,在韩国大邱,工作人员在一家市场内进行消毒工作。图/法新

文/《财经》记者 蔡婷贻 王晓枫

编辑/郝洲

神秘教会、封闭式老年住所、军队、不愿配合防疫的疑似案例、防疫指挥官员是隐形神秘教会信徒……防疫教科书式的挑战自2月20日起出现在韩国,导致确诊案例在短短数日内呈翻倍式增长,韩国瞬间成为中国以外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最严重的疫区,原本以围堵为主的防疫政策被迫转为寻求减灾。

韩国疫情自2月21日开始升温,确诊案例当日增加100例,接着22日出现229例、23日169例、24日新增231例、25日新增144例。根据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通报,截至26日早9点,韩国又新增169例确诊病例,累计1146例,全国死亡病例达11例,其中疫情严重的大邱市和庆尚北道清道郡的确诊案例至26日早上为944例,占韩国全国确诊感染总数的82.3%。

随着案例快速增加,韩国防疫部门已来不及调查和阻隔每个案例的感染源,国会也因为在野党议员曾接触过确诊患者紧急宣布休会。

韩国政府23日召开紧急会议,文在寅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将传染病预警级别由此前的“警戒”调高到最高级“严重”。“请避免过渡恐慌,同时相信政府采取的措施。”文在寅表示,接下来几天将是防疫关键期。负责灾难应对的国务总理丁世均25日6点进驻大邱,预计在大邱常驻至29日,视情况决定是否延长坐镇指挥。

这是韩国自2009年H1N1流感后,再次发布最高级传染病预警,政府依法定标准能随时发布学校停课、禁止集体活动等紧急命令。鉴于疫情升温迅速,韩国政府已经宣布全国幼儿园、中小学等各级学校新学年自3月2日延后至3月9日。根据相关部门的推演,2月23日至3月3日将是韩国是否能有效控制疫情的时间窗口。

韩国疫情快速升温主要源于两起群聚感染,尤其是第四大城市大邱“新天地”教会,至24日为止与教会有关的病例已达458例;另一个感染源为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至今感染案例达112例。由于庆尚北道是“新天地”教会创办人李万熙的家乡,且数周前教会成员曾参加在该医院举办的创办人兄长丧礼,韩国保健福祉部(卫生部)下属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推断大南医院的感染源同样来自教会。

由于大南医院感染楼层主要提供老年人居住,且病毒传播到该院封闭式管理的精神科住院楼,病毒蔓延快速,该住院楼的102名病人中99名确诊,同时死亡病例也集中在医院的感染案例,到2月25日为止已经出现至少5例。

韩国翰林医学院流行病专家金东炫指出,韩国已经过了政府防疫部门能独立控制疫情的阶段,现在已经进入整个社会都要配合防疫的关键时期。

“第31例”和争议教会

“第31例确诊案例为一名1959年出生的女性。”2月18日韩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疫情公告一如往常地更新确诊案例数量,第一时间在病人接触人数上留下的记录是“仍在调查中。”

隔日,前总统朴正熙故乡、第四大城市大邱和庆尚北道出现13例新增案例,调查显示源头都来自第31例,让韩国疾控机构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个案例让接下来的确诊数开始成倍增长。

根据调查,第31例病人因为车祸自2月7日开始往来地方诊所接受治疗,她自2月10日开始发烧,17日接受检测,18日确诊阳性。韩国媒体指出,诊所医生曾经建议她接受筛检,但是遭到拒绝。没想到她会成为“超级传播者”,她在出现症状后仍4次参加教会礼拜活动,并与超过1160人发生了接触。韩国防疫系统自此面临严峻挑战。

调查人员后来发现,在确诊以前,“第31例”曾参加过大邱争议教会“新天地”的千人聚会,并多次前往公共场所,除了第33例是她就诊医院的医疗人员,其他后来确诊的感染案例几乎都和教会相关。2月25日新公布的第9例死亡案例,也被认为曾接触过教会人员。

根据调查,遭到感染的“新天地”教会信徒,主要在2月7日-10日以及14日-18日间出现症状,韩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推断教会的礼拜活动可能是病毒的主要传播场合。

该教会信徒在韩国至少有21万之众,有超过1000个据点,这些教徒倾向于隐瞒参加教会活动,也向家人隐瞒秘密入教。“新天地”教会在初期不愿配合防疫,提交的信徒名单和联系方式并不完整,有媒体指出教会要求信徒在接到防疫电话时否认参与活动误导防疫人员。防疫人员随后表示,若教会不配合将采取法律手段。

文在寅在2月23日的紧急会议之后特别指出,政府将关闭新天地在全国各地的教会,对教徒进行全面调查。他25日亲自到大邱视察并主持防疫会议,他指出疫情控制的关键在速度和时间,希望疫情拐点很快到来。在此之前,韩国政府已宣布大邱和庆尚北道清道郡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

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于2月25日表示,政府将对“新天地”教会全部成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并随时公开检测结果。

“新天地”教会引发的疫情还包括军队,一名在济州岛的军人2月20日放假前往大邱和女友见面后也遭到感染,韩国陆、海、空三军感染人数达11人,目前已隔离至少7700人,考虑到疫情,韩美正考虑缩小原定于3月9日进行的联合军演规模。韩国国防部25日因一名摄影记者发现疑似症状,宣布暂时关闭简报室。

普通人的生活骤变

大邱市政府除了宣布学校延后一周开学,同时也要求市内1324所幼儿园休园,252个老年医疗设施管制外部人员进出。在取消了大邱市举办的主要活动之外,不少政府部门也已改为在家办公。

“我们觉得市中心好像被炸弹攻击了一样一个人也没有……路上的人都戴起口罩,很多地方需要量体温才能进入,没有戴口罩就不提供服务。”住在“新天地”大邱教会附近的美国人梅里德斯 (Meredith Khanloo) 对《财经》记者指出。在大邱生活了13年的她介绍,很多韩国人认为“新天地”教会是社会上的负面力量,信徒在路上传播福音时让人觉得不舒服,但在这次疫情之前大部分人选择忽视他们。

“新天地”教会成立于1984年,创办人李万熙自称有“不坏肉身”,通过秘密传教,要求信徒隐匿身份潜入其他教会传教,手法颇受争议。教徒相信李万熙是基督再世,教会是真正的继承者,当审判日来临时将能带领教徒进天堂。

让外界讶异的是,2月24日参与主要疫区抗疫的大邱西区卫生所官员确诊感染病毒,被确诊后他承认自己也是“新天地”教会信徒。该名官员主管该地区整体防疫政策,确诊后卫生所50名职员被要求立即回家进行自我隔离。

由教会引起的疫情引发韩国社会的愤怒,数万人签署要求该教会解散,但是教会发言人反驳称教会也是受害者,同时指控外界抹黑教会。不过,教会后来改变态度,与政府达成协议,将交出全体成员名单和联系方式,特别是今年1月-2月参加过大邱教会活动的人员,配合政府进行病毒检测。

在首尔居住从事中韩文翻译的朴女士非常愤怒地对《财经》记者表示,新冠病毒在韩国大流行全是因为“新天地”教徒。“那些人精神不正常。我们原本并不担心新冠病毒,但现在情况完全变了,我们也开始担忧,甚至感到不安。”朴女士的儿子在2月14日刚刚经历毕业典礼,那时韩国完全感受不到新冠病毒流行的气氛。

有两个孩子的梅里德斯担忧地表示,除非她相信疫情获得控制,她和很多韩国妈妈都不会准时在新的开学日将孩子送到学校,“妈妈们非常担心自己的孩子到时候会独自被隔离或在医院接受治疗。”

为尽快控制疫情,中央政府正编列新的预算,协助大邱和庆尚北道政府进行疫情封锁,“织密防疫网”阻断进一步社区传播。

另外,尽管国内制造商近来提高口罩产量,每日产量将达到1100万片,但是国内需求量庞大仍导致供应短缺,韩国政府决定自2月26日起限制口罩出口。

中韩往来紧密,两国也面临如何共同防疫的挑战。随着韩国大学即将陆续开学,3.8万名中国学生将回到韩国就学,韩国政府为此已拨出50亿韩元(2888万元人民币)用于中国学生14天隔离和发放口罩之用。

网络上甚至出现大批韩国游客乘坐飞机前往中国青岛避难的说法,韩国驻华使馆文化新闻官金万洙告诉《财经》记者,来华躲避疫情的说法不准确,有很多正常往来中韩两地的旅客,现在两国都在为抗击疫情防止扩散努力。

为了彰显中韩友谊,韩国总统文在寅2月21日和中国国家主席通话,表达韩国协助中方抗疫的善意,会谈还确认中韩高层会谈如期举行,中国国家主席将于今年上半年到访韩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疫情预警升至最高,韩国将检测“新天地”教会全部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