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新冠病毒的疫情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

但大家等待的疫情拐点仍没有到来。

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欧美和日韩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多地进入紧急状态。

现在显然还不是放松警惕缓口气的时候。

目前韩国的形势极为堪忧。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就在今天,韩国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已突破千人,疫情严重程度已超过日本排在世界第二。

大批韩国人涌入我国,山东首当其冲,东北等地也比较慌。

眼下加强境外人员的监督和疫情防控是非常必要的。

大家都不想看到抗疫医护者的付出功亏一篑。

导致韩国疫情大面积扩散的一大推手,就是邪教团体——新天地教会。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超级传播者“31号病人”是一位61岁的女教徒,已经有发热症状的她还坚持参加礼拜,接触了上千人。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近万名邪教分子被隔离观察,还有数百名游散在外,联系不上。

新天地教会早在2014年被认定为邪教。

它在1984年由教主李万熙建立,所宣扬的东西一般人一看就觉得很扯。

李万熙自诩他就是“再临基督”,是在世界末日拯救信徒的救世主。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就是这么一个看着不能再离谱的玩意,乘着冷战恐惧的东风,从基督教里抄抄改改再运用点营销学,如今竟拥有21.5万名信徒。

对待这次疫情,新天地更是给教徒灌输有毒的思想。

比如不戴口罩,不怕生病,不怕死……

邪教教徒和新冠病毒一样潜伏在人群中。

前两天就有报道,连韩国大邱市的防疫主任都是新天地教徒。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世间的魔幻,我们又一次在韩国身上领略到了。

势力庞大还都渗透到了政府内部,想想就觉得可怕。

疫情防控迫在眉睫,韩国京畿道政府在2月25日抄了新天地的总部,掌握了3万余信徒的信息。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光在韩国坑人还不够,他们还把魔爪伸向其他国家。

2018年的时候,新天地教就试图在武汉传教,开设100人规模的办事处,结果被依法驱逐出境。

邪教一直以来是一个令韩国社会头疼的问题。

近年韩国的影视作品中也有以此为题,像是《哭声》、《鬼客》等等。

叔今天通过一部2019年的韩国电影,带大家看看邪教是如何害人的。

《娑婆诃》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本片的时间背景在2014年~2015年。

在宗教信仰自由过度的韩国,也有以揭发邪教,为正统宗教排除异端维生的人。

基督徒朴牧师经营着一家宗教问题研究所。

抛开惩恶扬善这些大义,朴牧师干这行也是想赚点钱的。

外出做讲座都在ppt放募捐卡号。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给媒体写的专栏标题也很博眼球。

后来一个名为“鹿野园”的新兴宗教引起了他的注意。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朴牧师找帮手去这个教的佛堂当卧底。

一般来讲,新宗教团体的实质目的3点就能概括:

①敛财

②奸淫

③传销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教异常廉洁,完全不收功德款。

身为老江湖的朴牧师觉得里面有蹊跷,跑到佛教长老那边举报。

他努力说服长老重视此事,当然他也是为了佛教这边出手,以便从中得利。

长老不以为然,朴牧师就举出奥姆真理教的例子。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该教的教徒发动了1995年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而这个教当初以“瑜伽修行”这种看似无害方式传教。

“鹿野园”供奉的是四大金刚,据点也是东南西北各有一个。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僧人给朴牧师解释,四大天王原本也都是魔,皈依了佛教才成了护法天神,保护佛祖。

该教所用的经书里有篇自创的《降魔经》,是关于神对抗魔军的象征预言。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里面所说的81名魔军和几大页数字看得他们一头雾水。

经文由东方教教主金帝释撰写。

金帝释生于1899年,江原道宁越人,活到现在得有100多岁。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他在佛教圈毁誉参半,但修行确实登峰造极。

在日本侵略朝鲜后,他追讨文物有功。

作为东方教教主,致力于宗教和福利事业的金帝释倍受追捧。

但在1985年,他突然解散了东方教,潜心要写出一本经书。

朴牧师的帮手察觉到新线索,两人前去金帝释捐助过的少管所调查。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除了关爱的所有问题儿童,金帝释特别收养了4个弑父的少年,像亲生父亲一样把他们抚养成人。

这4个养子恰好对应经书里的持国、增长、广目和多闻四大天王。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其中有3人都是再度犯下命案后,自杀身亡。

上吊而死的“持国”之前刚杀掉了一名1999年生的初中女生。

通过私人关系调取了案件资料,朴牧师发现这3个已去世养子杀害的人中,大多都是1999年在宁越出生女生。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朴牧师又询问了一名高僧,得知了更多关于金帝释的信息。

有12根手指的金帝释已经修得长生不老之身。

高僧曾在1985年告诉过金帝释一个神谕:

在他出生的百年后,他的天敌将降生,并会在第一天流血时会杀死他。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听完,金帝释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以此推断,天敌就是蜷生于少女之身的蛇,金帝释派自己培养出的“四大天王”替自己“斩妖除魔”。

《降魔经》于2000年写成,里面的几页数字,就是在99年于宁越出生的女孩的身份证号,一共81个,对应81名魔军。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秉着“宁可错杀,但绝不放过一个”的原则,被洗脑的养子们滥杀无辜。

他们不仅留下了深深的PTSD,杀生和自杀都违背了佛法,死后也不得超生。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金帝释的做法和《马太福音》中,希律王为了铲除新的犹太王耶稣,不惜将伯利恒及其周围的2岁以下的男孩赶紧杀绝。

四大天王里,唯一在世的“广目”还在进行杀戮大业。

这次他终于找对人了。

这家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生下来就是不祥之物,妹妹还在胎中时,腿就被她咬伤。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半人半鬼的姐姐让这个家历经坎坷不幸,妹妹对她更是厌恶和恐惧。

那天,妹妹决定一人离家出走,逃出家庭阴影。

她往姐姐的饭里下了农药,但一转念又于心不忍,反倒给姐姐送了件干净衣裳。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姐姐长年来都被当作动物一样锁在铁门之后,妹妹这种亲情觉醒的举动,仿佛解除了姐姐身上的诅咒和封印。

原本的血眼和浑身黑色的毛发都渐渐褪去,化作一副清白之躯。

等到“广目”找上门,摆起了佛手的姐姐感化了他。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注意此处是十二根手指

她指使广目反杀金帝释。

仍然在世的金帝释非但生龙活虎还没有衰老。

他一直让自己年迈濒死的大弟子假扮自己,骗了很多人,包括那4个养子。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不同于二元论的基督教,佛教里是无恶的。

而被旁人当作是恶的,则是人的欲望,是贪嗔痴。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说到这里,谁是佛,谁是魔大家心中应该有数了。

听完神谕后,本该慈悲心肠的金帝释眼神里透出凶煞。

那一刻,龙成了蛇,佛入了魔。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

佛教里的因缘就是变化无常,相互关联的,包括善与恶也不会只有一方独立存在。

如果追求永生,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别人当成提线傀儡,这种肯定是邪教无误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若不三思而后行,就容易被他人甚至是被自己心里的野兽所蛊惑。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其实此类题材的韩国片都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和政治有所影射。

为什么韩国宗教狂热,邪教遍地开花?

片中提及到的一个历史是问题的关键。

朝鲜日据时期,社会下层人民饱受压迫,忍气吞声,流入朝鲜半岛的基督教成了他们的精神鸦片。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教徒的数量和教会的势力开始膨胀,政府也不能不敬。

瞄上其中的油水和好处,三教九流都自立门户封起神来。

宗教越来越资本化,同时也成了一种政治工具。

在韩国抗疫期间,宗教团体集会高举的星条旗不言而喻。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即使新天地等教已被认定是邪教,民众请愿将其解散的呼声高涨,但碍于教徒人数之多,关系利益网络之杂,政府没法贸然行动,更别说根除。

仰仗宗教和崇尚科学,两种选择本无对错,它们的精神本质都是带领人类走出泥潭向前看。

不过无论什么时候,肠肥脑满的伪神都只配被拆穿和唾弃。

至于抗击疫情,叔既期待奇迹,也一如既往地相信人定胜天。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新冠肺炎都不怕的韩国邪教,到底有多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