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防控新冠肺炎大显身手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24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47672例(其中重症病例912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7323例,累计死亡病例266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7658例,现有疑似病例2824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41742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87902人。

无论是从国家及各省市地方诊疗方案,还是从各大媒体报道都可以看到,中医药在本次疫情防控中大显身手,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中成药得益于严谨的配伍和充分的临床实践与循证研究验证,在新冠肺炎患者中得到广泛应用与认可。为此,本报采访了多位战斗在临床一线的专家学者,邀请他们对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发表看法。

治疗策略:中西结合,中医深度介入

从临床治疗策略来看,轻症与重症患者有所区别。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试行第六版)》的西医治疗部分,将治疗分成了一般治疗和重症、危重型病例的治疗。轻症患者的治疗措施包括了对症治疗、抗病毒治疗及合理的抗菌治疗。在中医治疗部分,则将确诊患者分为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和恢复期患者几大类,对其治疗分别给予推荐,并建议各地可根据病情、当地气候特点以及不同体质等,进行辨证论治。

中医药防控新冠肺炎大显身手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试行第六版)中医治疗部分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呼吸科主任、上海市防控新冠肺炎中医药专家组成员张炜教授认为,“处于病情稳定平台期的新冠肺炎患者,中医可发挥的作用应该更大一些。对于此次新冠肺炎,从中医角度来说,其首要的问题就是‘湿’,对此,西医很难解释,但在中医中,则对此有充分的认识和非常多的治疗方法。治疗‘湿瘟病’,可以说中医具有特色和优势。此外,此次新冠肺炎患者的平台期较长,症状不明显,肺部炎症稳定。这给了中医发挥作用的空间(中医一般需2~3天发挥作用),从而能够充分发挥清热化湿的能力,并以“肺、大肠相表里”为原理,通过通便来缓解患者肺部炎症。因此,对于轻症的患者,中医绝对具有发挥的余地。”

陕西省新冠肺炎中医药救治专家组组长、陕西省中医医院马战平教授从中医药的历史发展和顶层设计角度诠释了中医药在防控疫情中的经验优势。“中医药数千年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与疫病,也就是西医中所说的传染病进行斗争的历史。以此次新冠肺炎为例,西医从病毒的基因型入手,以此研发有效的抗病毒药物。中医则以‘审证求因’等理念为顶层设计,通过疾病外在的表现(包括内在的舌脉),来推论疾病的病因、病机、病理,再结合中医‘整体观念、辨证论治’两大理论法宝,就可以对无论是已知或是未知的疾病进行诊治。”

中医抗“疫”的优势不仅有理论诠释,来自临床实践的真实数据更能说明问题。在2003年SARS疫情期间,中医药治疗的优势即得到了展现,对此,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卢云教授介绍到,“2003年SARS疫情期间,中国大陆地区的死亡率是最低的,与其他地区相比,中国大陆地区采取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策略。SARS后期,北京地区半数以上医院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后,患者死亡率明显降低,北京小汤山医院全面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680人,死亡率只有1.2%。不仅如此,2018年底至2019年初,甲型流感肆虐期间,我在发热病房对收治的甲型流感患者均采用中西医结合的诊治策略,临床疗效显著,无重症、危重症及死亡病例发生。”

对于此次疫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教授2月14日在湖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临床观察看,通过中西医结合治疗,轻症患者胸闷等不适症状消失较快、重症患者治疗周期缩短。”从科技部应急科技攻关项目52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出院病人临床资料中也可以看到,在应用汤剂和连花清瘟颗粒等中成药治疗后,中西医结合治疗组患者死亡率降为纯西医组的22.7%,轻症转重症的比例仅为纯西医组的16%。

这些数据的及时发布应给予临床应用中西医结合治疗轻症患者更多的信心。

轻症患者用药:辨别症型,对证用药

对于轻症患者的中医药治疗,同样需要在辨别症型的基础上选用不同的中药治疗。

中医药防控新冠肺炎大显身手

连花清瘟组方源自中医古籍名方

在陕西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治疗方案(试行第二版)中,将轻症患者分为了四型,即寒湿束表,热郁津伤;风寒袭表,气虚湿滞;热毒袭肺;外寒内热,临床需要进行辨证论治,对症用药。马战平教授介绍,“对于‘寒湿束表,热郁津伤’症型和‘热毒袭肺’症型的患者,推荐应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等中成药治疗。连花清瘟的组方中包含有银翘散和麻杏石甘汤这两大名方,具有较强的疏风解表、清热解毒和宣肺透热功效,对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有发热、咳嗽等症状的患者是非常对症的药物选择。”

对于连花清瘟在轻症患者中的应用,张炜教授也表示,“连花清瘟组方的基础方剂——银翘散和麻杏石甘汤,作为治疗瘟病的两大名方,从轻症到重症瘟病患者都是常用药方。连花清瘟在这两大名方的基础上还加入了大黄,因此,在瘟热病的早期及中期,连花清瘟均可以发挥较好的作用。”

连花清瘟:新冠肺炎疫情中广泛应用

在疫区大面积应用连花清瘟的临床实践中,无论是确诊患者,还是疑似病例都表现出了良好效果。由武汉科技大学附属普仁医院、武汉市第九医院、华润武钢总医院应用连花清瘟颗粒治疗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疑似病例的临床报道,分别刊登在《世界中医药》、《中医杂志》和《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普仁医院应用连花清瘟颗粒联合常规治疗新冠肺炎患者54例,研究表明:治疗3天后,发热、乏力、咳嗽症状消失率分别为47.5%、35.1%、20.0%,治疗5天后发热、乏力、咳嗽症状消失率分别为62.5%、59.5%、50.0%,治疗7天后发热、乏力、咳嗽症状消失率分别为80.0%、75.7%、76.7%;胸闷、呼吸困难、湿啰音消失率分别为84.6%、100%、89.5%;有效率为81.6%,且临床应用安全性良好。结果证实:连花清瘟颗粒明显改善新冠肺炎普通型患者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减少发热、乏力、咳嗽持续天数,为临床治疗该病提供研究证据。

武汉市第九医院和华润武钢总医院治疗42例新冠肺炎确诊普通型患者,设治疗组与对照组。结果表明:连花清瘟治疗组能够明显缓解发热、咳嗽、咳痰、气促等临床症状,尤其是在改善发热症状方面显示出了独特优势,发热消失时间较对照组平均缩短1.5天,同时还能改善乏力、肌肉痛等其他症状。与对照组比较,治疗组发热症状消失率85.7%(对照组57.1%),咳嗽症状消失率46.7%(对照组5.6%),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与对照组比较,治疗组咳痰消失率64.3%(对照组9.1%),气促症状消失率77.8%(对照组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华润武钢总医院就诊的新冠肺炎疑似患者101例,联合应用连花清瘟治疗组63例,对照组38例,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明显改善发热、咳嗽、乏力症状,缩短发热时间1天,同时缓解气促症状,减轻肺部湿啰音,降低转重症比例。与对照组比较,治疗组发热、咳嗽、乏力症状消失率分别为86.7%、55.6%、82.5%,均明显优于对照组。治疗组气促和湿啰音体征消失率均明显高于对照组。

中医药防控新冠肺炎大显身手

广东省人民政府召开疫情防控发布会

2月18日,在广东省政府召开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钟南山院士团队成员、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杨子峰教授表示,“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显示体外有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细胞病变效应。为了进一步确证它有没有这样的效应,我们还进行了透射电镜分析,也发现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能减少新型冠状病毒在感染细胞里面的胞浆,还有囊泡内的病毒颗粒。这个是比较清晰的。除此以外,我们知道这一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不仅是一个病毒,而且还会引起一系列的过度炎症表达,所以我们也观察到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对人的普通冠状病毒(HCoV-229E)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细胞和诱导的TNF-α、IL-6、CCL2/MCP-1和CXCL-10/IP-10等炎症因子过度表达的抑制作用。这个跟临床的炎症因子是相吻合的。连花清瘟完成了42例的新型冠状病毒确诊患者的临床试验,研究结果发现常规治疗联合了以连花清瘟颗粒为代表的中药后,它能明显缓解患者的发热、咳嗽、气促等临床症状,而且发热消失时间较对照组平均缩短1.5天,对疑似病例有相似的作用。所以,我们在近一个阶段,通过临床跟基础研究相互印证,推动了中西医结合。老药新用,缓解了抗疫治疗药物缺乏的燃眉之急,应该说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治疗,特别是轻型和中型患者的治疗带来一些希望。“

不仅有抗新冠病毒效果,连花清瘟还具有广谱抗病毒作用

实际上,连花清瘟的临床疗效不仅是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得到临床专家们的广泛认可,既往就已得到体、内外试验证据及临床实践与循证医学研究的证实。

上海市呼吸病研究所所长白春学教授表示,在SARS疫情以及H7N9等流感暴发期间,连花清瘟就曾因出色的抗病毒疗效而受到关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梁群教授也补充道,“不仅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早在SARS疫情期间,连花清瘟就有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临床应用疗效,而在常规门诊中,连花清瘟也是普通感冒以及流感患者的常用药物之一。”

2003年,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P3实验室研究发现,连花清瘟对引发“非典”的冠状病毒SARS具有抑制作用,所以连花清瘟颗粒在说明书中唯一确切写明具有抑制SARS这一冠状病毒的作用。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等权威科研院所进行的科学研究表明,连花清瘟具有广谱抗病毒作用,对甲型流感病毒、乙型流感病毒、禽流感病毒、腺病毒以及多种普通感冒病毒都有很好的抑制、拮抗作用。

从进入市场到今年应用于新冠肺炎治疗,连花清瘟已获得国家层面20余次推荐,用于我国流感、禽流感、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等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防治。2011年连花清瘟治疗流行性感冒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是其他同类药物所不具备的优势。事实上,在每次我国发生病毒性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连花清瘟的科技创新成果总能发挥重要作用。

中医药防控新冠肺炎大显身手

连花清瘟治疗流行性感冒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出色的配伍、充分的循证证据以及多年临床实践的积累,这或许是连花清瘟能够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再次大显身手的根本原因。

此次新冠肺炎战“疫”已经持续数十天,从当前公布的最新数据来看,全国形势已大为好转,新增病例数已连续10余天下降,但防控任务仍然不能有半点侥幸心理。对于确诊患者中占据绝大多数的轻症患者来说,对其治疗应严格按照诊疗方案推荐,中西并重,联手抗“疫”,辨别症型,对症用药,充分发挥以连花清瘟等为代表的中成药之优势,让每一位患者都受益于祖国医学,受益于中西医结合治疗。

相关链接:

“不离不弃”的流感,充满故事的“连花”

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时期,超15万医学观察期人群值得重视

编辑整理丨中国医学论坛报 戈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中医药防控新冠肺炎大显身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