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是你保护医生,我守护你

来源:中国发布网:力之海、李玲玉

送妻子到机场航站楼门口,于绍辉不得不停下脚步——疫情期间送机人员不得进入。警戒线外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送机的人。他身体向前微倾,踮起脚尖,忽然妻子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他百感交集,一种复杂的滋味涌上心头,他红了眼眶。

“看着她走,我直掉泪。”于绍辉说。他十分清楚妻子作为感染控制人员的工作,也为她挺身而出感到自豪。但当妻子的身影在视线中变得越来越小,忧虑和恐惧像藤蔓一样绕上心头。

于绍辉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生态环境局扎兰屯市分局环境监察大队队长,他的妻子刘静文是扎兰屯市人民医院感染管理科主任。1月21日,一则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的通知,让沉浸在年味里的扎兰屯进入平行世界,整座城市陷入冬眠。

从那天起,在紧张的环境监察工作之余,于绍辉与众多医务工作者的家属一样,多了一份期盼,默念保重,等待重逢。

她是那趟航班上唯一的乘客

大年二十七,环境监察执法现场,正要去往下一个点位的于绍辉,得知扎兰屯市开始采取疫情防控措施。他立刻意识到,这个春节,妻子刘静文可能会非常忙碌。

很快,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深夜里半睡半醒之际,于绍辉隐约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起身一看,发现了在电脑前忙碌的妻子。倒了杯水放在妻子的桌子上,“你快回去睡觉”,他就被“赶”回了卧室。

天刚蒙蒙亮,刘静文就带着连夜做好的课件和制度、工作流程出门了。一赶到医院,她立刻组织医务人员开展培训。从穿脱防护服的注意事项,到各区域通道走向,她做了详细的方案。后来不再允许集中培训,她将这些内容做成片子,放给大家看。

最好的爱情,是你保护医生,我守护你

刘静文正在讲解防护要点

在前线,医务人员守护病人的健康,而刘静文需要守卫医务人员的健康。感染管理科被称为医护防控“吹哨人”,解读防控指南、制订防控流程、培训医务人员、安排防护物资……他们“上管天花板,下管每寸地,中间管空气,还要管墙壁”,筑起医务人员与病毒之间的“防火墙”。

和她一样的人还有很多,她手机里仅内蒙古自治区各医院感染管理科主任群就有299人。这是一个不在聚光灯下的群体,但他们的存在,是尽最大可能保护好一线的医护人员。鲜有人知道,他们是默默的无名英雄。

作为扎兰屯市感染控制专家组成员,全市各乡镇、社区的感染控制工作是她的又一个牵挂。最远的浩绕山乡往返需要10个小时,可那里有从武汉返乡的一家三口,需要进行隔离。乡镇的感染控制力量弱,刘静文放心不下,凌晨出发赶往浩绕山乡,指导当地科学隔离和陪护。

最好的爱情,是你保护医生,我守护你

刘静文向医护人员讲解感染控制措施

除夕的夜晚,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简单煮了一锅饺子。于绍辉伸手拢了下妻子的头发,说一切从简,希望家人平安健康,疫情早日结束。但当时他们并不知道,这仅仅是个开始,还有更大的困难。

几天后,医院发出驰援武汉的倡议书。看到倡议后,刘静文第一个了报名。“我也害怕,可我更想为战胜疫情出一份力。”她十分坦诚。

还没有等到去武汉的名单,2月4日上午,刘静文接到了另一项任务:立刻赶赴呼和浩特,担任内蒙古自治区新冠肺炎疫情一线巡视督导组第一组组长。

在外执法的于绍辉中午赶回家,帮妻子准备好口罩、衣服。他心细,把行李整齐地码放好。两人没说太多的话。多年夫妻,珍重和保重的话,一个眼神,对方就读得懂。

妻子到达后给于绍辉发了信息,“平安到达”。他才知道,那趟航班上只有妻子一个乘客,心里五味杂陈,既因为机上人少而放心,又想到疫情凶猛而担心,“希望她一直平安。”

好好做自己就能给别人“希望”

刘静文去了呼和浩特,留在家中的于绍辉也忙得没有一点缝隙。附近的莫旗已经发现确诊病例,转到扎兰屯的定点医院治疗,产生的医疗废物也都运至扎兰屯市集中处置。这些天,于绍辉总是往医废处置中心跑。

在对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检查时,于绍辉坚持“第一个进去”。同时他对随行工作人员要求,未经他允许,别人都不准进入医疗废物处置操作间。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只身进入医疗废物处置操作间,几个小时出来后,浑身都是汗。“为了减少大队其他人被感染的风险。”这时,他想到了妻子,她在保护医务人员,自己与她同在。

最好的爱情,是你保护医生,我守护你

于绍辉身穿白色防护服,检查医疗废物处置情况

结束了白天的工作,晚上他还要在扎兰屯火车站出站口做志愿者,逐一查验到站旅客的身份证和火车票,登记他们的详细行程和联系方式。受疫情影响,火车站一晚上只有五六十人到站,这份冷清更让人直面疫情形势的严峻。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会说,“谢谢”。尽管蒙着口罩,人们眼神里流露的真切暖意,依然驱散了冬的寒冷,让于绍辉心中温暖。

还有人跟他说,医务人员消除人们对未知的恐惧,你们赶走人们内心的恐慌。那天晚上,空旷的出站口气温-20℃,下着雪。他搓搓手,一股暖意流遍全身,掏出手机,把这句话发给了妻子。

于绍辉说,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心存希望。好好做自己,就能给别人一种“希望感”。

最好的爱情,是你保护医生,我守护你

在扎兰屯站出站口,志愿者正在对旅客进行登记

妻子的时间表密不透风:6点起床,洗漱吃饭,7点出发,对呼和浩特的19家定点医院明察暗访,每家医院的各个环节都要仔细查,晚上回到驻地还要做信息汇总,常常凌晨两点才睡。晚上是人最容易犯困松懈的时候,安排了夜查的日子,休息时间就更少了。

有一次,刘静文检查医院预检分诊工作时,忽然,排队等待测量体温的患者看着她走近,大声说“你们是幕后英雄”!刘静文口罩后的嘴扬起,同时,眼眶一热。

晚上,她把这件事讲给了丈夫。

他们都还清楚地记得,不久前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被菜刀砍伤倒在血泊中,令人唏嘘。而疫情面前,人们对医护人员有了更多的理解。患者少了很多抱怨,想咳嗽时还会告诉医生“离我远一点”。这些细节,就像小片段。一个一个小碎片,凝聚起爱和理解的长城。

刘静文告诉于绍辉,这是医务人员最辛苦的时候,也是最温暖的时候,他们不怕苦,更希望疫情过后,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依旧。

她想让更多人平安回家

“全国1716名医务人员感染新冠肺炎,6人不幸死亡。”于绍辉脱口而出。他不想知道这个揪心的数字,可是又忍不住关心。

截至目前,内蒙古自治区尚未发现医务人员被感染,刘静文希望就这样保持下去。因为这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而是她并肩作战的战友,是他们背后的家庭。为了实现目标,她变严厉了,也变唠叨了。

“就拿进入病房的防护流程来说吧,要求院长必须带头学会。怎么检验呢,她就当场出题,看着院长穿脱防护装备,哪里操作不对,直接指出来。”于绍辉说。

最好的爱情,是你保护医生,我守护你

刘静文在医院现场检查

2月18日,刘静文忙于给即将支援武汉的153名医务人员做战前培训,手把手教他们如何做好防护。看到这些年轻的面孔,她没心思吃午饭,一遍遍叮嘱,生怕哪个环节他们会漏掉。

“她说新闻里医院的院长、主任说牺牲就牺牲了,说明医务人员还是有风险的。如果这些孩子感染了,他们的父母多难受,她是带着母亲的心情在教这些孩子。”于绍辉明白妻子,“她很想家,但是我知道,她想让更多人平安回家。”

最好的爱情,是你保护医生,我守护你

刘静文伸出大拇指,与支援武汉的医疗队合影

在刘静文身后的,也是一个家庭,留守家中的3个“大男生”也让她牵肠挂肚。

家里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大儿子是骨科大夫。本来疫情期间也战斗在一线,没想到意外骨折,只能暂时“退场”。他给自己诊断,然后告诉父亲不用担心。“其实我懂,在家休整的十来天,同事们在外‘拼命’,儿子心里发慌,想回去。”于绍辉说。

小儿子在机场工作,每3天可以回家一趟。知道父亲工作不易,他默默承担起家务。他常想,父母什么时候才能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饭手牵手出门“压马路”。

于绍辉想知道附近的商场什么时候能开门。这几天,他在照片里发现妻子上火了。妻子告诉他,是因为气候干燥,休息不足,加上不停说话,嘴上起了泡。可是于绍辉心里在暗暗自责。

临走的时候,天气还冷,他亲手给妻子裹上了一件厚厚的外套。半个多月后,呼和浩特的树梢都已经钻出嫩芽。妻子还是只有这一件外套,每天都闷出一身汗。“要是能给她买件合适的外套就好了。”他叹口气。

于绍辉是军人出身,最近常想起一首很老的歌:“你不扛枪我不扛枪,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家……”

他说,因为工作忙,探亲之旅计划了6年也没能成行,等战“疫”胜利,妻子凯旋,一定带一家人出去一趟,看看好山好水好风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最好的爱情,是你保护医生,我守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