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原跨国采购口罩背后:出口国医疗物资管控,有口罩还在扣押中......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张恒/文 受访者供图

截至2月23日,7万只口罩仍滞留在沙特阿拉伯的港口。这批物资原本将用于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由牧原集团采购并无偿捐赠。

疫情引起全球多国的警觉,限制航班、医疗物资出口等措施为跨国采购带来诸多麻烦。采购者需要拿着当地政府、医院等机构开具的红头文件,来应对采购下单、交通运输、清关检查等环节的困难。

高帅是这批物资的统筹人,他已焦急等待了两周多。之前,牧原集团组建了160多人的全球采购团队,从德国、法国、韩国、丹麦、荷兰、美国、越南等国家采购130多万套(个)医疗物资,并无偿捐献给湖北、河南等疫情严重地区。

疫情是一场战争,这群全球采购人是强大的“后勤保障部队”。他们梳理各自渠道,在隐形的“战场”搜寻国际医疗资源,这次没有现场,却同样惊心动魄的全球资源调动作战仍在持续。

紧急采购指标:有多少要多少,只管去下单

​“大家有口罩、防护服供应商资源及时推荐,国内外资源都可以,感谢。”1月31日,高帅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信息。

在朋友圈求助,是牧原这160余位采购人的渠道之一。高帅是一名采购主管,负责口罩采购,他通过发动供应商等资源,已经累计采购了10多万只口罩。其中从美国采购的8万只N95级别口罩已经运到国内,捐赠给防护物资紧缺的医疗机构。

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牧原集团第一时间成立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主要职责是应对突发的疫情和支援疫情防控工作,无偿将库存口罩、防护服、酒精等物资捐赠给地方政府。

薛燏负责的采购部得到一个指令:“做好防疫物资采购,指标是:有多少要多少,能找到多少只管去下单。”他为所有人定下的目标是每天保证100万只口罩,10万套防护服的采购量。

薛燏很快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采购部的成员包括有牧原集团总部所在的河南南阳市,还将集团在全国17个省份100多个子公司的采购部纳入进来,但各地遇到的情况大体相近。

薛燏的微信群响个不停,信息从各地反馈过来:湖北的生产厂家被政府列为定点企业,需优先满足当地防疫需求;河南新乡产能告急,企业正紧急复工,订单需排队等待;山东供应商产能不足,每天仅能提供数千只口罩,只能等待……

与此同时,采购团队将目标投向国际。集团原有的国外供应商、国际贸易部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2月2日,高帅通过供应商得知,对方可以从美国协调8万只口罩。确定产品资质等口罩信息后,他迅速签订合同、付款。

牧原跨国采购口罩背后:出口国医疗物资管控,有口罩还在扣押中......

滞留在沙特港口的口罩

“但是疫情形势导致美国至中国的运输、出口等有所限制,只能从韩国转运。”高帅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出口国海关对医疗物资也有一定的限制,清关手续复杂。供应商得知这批物资是无偿捐献后,在办理了相关证明和手续,配合清关公司,才顺利转运到国内。

这种困难是普遍的。国务院2月18日的发布会上,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说,疫情下,医用口罩和防护服始终处于紧平衡,个别地区还出现了短缺的情况。国资委发动了多个国家重要采购平台的作用,积极从国内外采购各类防护服、口罩、护目镜、手套等保障物资,交由国家统一调配。

河南商报记者采访中发现,甚至有些困难并非中国采购者能够左右。比如牧原集团在沙特阿拉伯采购的7万只口罩,两周多前已付款完毕,却因该国出口限制一直处于当地政府的监控之下,无法出港。高帅说,如果这批物资因沙特当地原因无法出港,最终只能退货。

雪中清关,雪夜运输,他为这次行动感到自豪

卢涛忘不了2月5日深夜的青岛港。那天大雪纷飞,他配合海关的3位公务人员加班到后半夜,才将来自韩国的11万只口罩的清关手续办理完毕。

在高帅协调从美国采购口罩的同时,身在山东菏泽的卢涛正在与一家韩国口罩厂商沟通。他通过在韩国当地的供应商朋友,订了11万只口罩。

“我们不懂韩语,飞过去也会耽误时间,就请韩国的供应商帮忙。”卢涛是牧原集团山东区域的采购负责人,分管牧原在当地的15个分公司。供应商拿着他提供的政府红头文件等相关证明,费尽周折后拿下订单。

韩国于1月2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加之邻国疫情,该国对大批出口医疗物资口罩也是态度谨慎。卢涛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据供应商反馈,韩国当地政策的导向是限制口罩出口,保证本国库存。“我们通过韩国的采购协会等关系,出示了中国政府开具的红头文件,证明我们的捐赠意愿、用途之后,韩国工厂和当地政府才允许。”

由于订单量大,生产商的包装材料紧缺,且按照下单顺序,这批11万只的口罩可能需要等待7~10天。卢涛请求供应商从中沟通:口罩的包装袋能否由原来散装的一只一袋改为10只、20只一袋的整装,考虑到要捐赠给一线医护人员,能否优先排产。幸运的是,问题得到圆满解决。

但是运输又遇到了麻烦。韩国至中国的航班被取消或采取限制措施,包机成本又太高。韩国至山东的港口贸易频繁,再三权衡后,卢涛决定采取“拼船”的方式,将口罩装入集装箱,搭乘临近出发的一艘货船出海。

从韩国驶来的货船原计划2月4日先行停泊烟台港,卸下口罩。但因该船主客户的原因,货船临时改变行程,优先在青岛港停船卸货。卢涛一行已经在烟台港等待一天,考虑到如果再等船到烟台,就要浪费数日,他决定驱车5小时赶赴青岛。

牧原跨国采购口罩背后:出口国医疗物资管控,有口罩还在扣押中......

历尽波折,来自韩国的11万只口罩从货船缓缓卸下

因为牵扯到国际贸易物资,需要检疫检验等报关手续。焦急的卢涛找到值班负责人,再次出示政府红头文件,医院开具的准备接受证明等,说明物资捐赠用途后,获得优先清关的绿色通道。“海关工作人员协助将我们的集装箱卸下来,进行检验检疫,一直加班的深夜。到后半夜才把手续办完。”

卢涛走出海关,青岛港的夜空飘起雪花。他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但紧接着需要考虑用什么方式运输物资。空运、铁路,还是公路物流,成为摆在眼前的难题。空运快,但青岛至新郑机场每天的航班只有上午有,且到达新郑后还得通过公路运至南阳。但这批口罩要花费一上午的时间才能从海关出库;铁路也存在时间和转运不便的问题。最终,卢涛决定走公路物流。

从青岛港到南阳市约1000公里,由于积雪,预计行程需要16小时。他包了一辆物流车,准备好防滑链,请了两位司机轮流开车。最终,物流车2月6日下午出发,2月7日早上到达南阳。

“这次从下单到排产、运输、清关等,克服了语言障碍、运输障碍、海关手续障碍等,一共用了一周时间,效率比较高。”卢涛可以真正松一口气了。虽然过程曲折,但他为这次行动感到自豪。因为即使在非疫情时期,整个过程至少需要半个月。

采购还在继续

2月23日晚上8点多,薛燏准备参加每天一次的集团防疫指挥部会议,他将在会上汇报最新的采购进展。薛燏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目前采购还在继续,但随着国内外疫情形势变化,以及国内口罩产能的提高,现阶段的采购以国内为主。

疫情当前,河南省的农业企业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河南省农业农村厅提供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18日,全省仅508家市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累计捐款35732.4万元,捐赠消杀用品133吨、方便食品36.3万箱、各种水果、蔬菜1108.5吨,另外包括大量防疫防控物资。

捐物资被认为是更能直接解燃眉之急。

河南皇甲特卫保安服务集团有限公司郭菡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捐钱比较省事,但特殊时期相关机构可能没有精力去采购。皇甲特卫在国内物资较为紧缺的抗疫初期,也将采购目标投向国外。

2月1日开始,公司发动全员渠道,在国内外寻找医疗物资。最终通过亲友的协助,先后从韩国采购到两批共计3.5万只口罩。但这两批物资从韩国仁川机场飞抵国内某机场后,被海关扣留征用,并给公司退款。郭菡理解海关的征用,“要以大局为重,我们采购的出发点就是捐赠,只要用到需要的地方,就有价值。”

但采购没有停下来,2月23日,皇甲特卫的两辆面包车满载各处搜寻到的物资,运往受捐的3家医院。捐赠总计66箱(桶)防疫物资,包括N95医用口罩、PE医用防护服、医用护目镜、一次性医用手套和400公斤医用乙醇酒精类消毒用品。

在早前的1月30日,牧原集团为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捐款2亿元。其中,牧原股份捐赠人民币1亿元,实际控制人秦英林、钱瑛夫妇捐赠人民币1亿元。根据牧原股份公告,牧原公司所捐赠的1亿元资金的主要用途将用于采购防控医疗物资、设备,包括从海外采购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药品等疫情防控应急物资,为基层疫情防控提供帮助和支持,支持疫区临时应急医院的建设等。

牧原跨国采购口罩背后:出口国医疗物资管控,有口罩还在扣押中......

牧原集团捐赠的韩国口罩

此外,资金用途还包括为奋战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基层工作者和志愿者、参与疫情防控的公司员工提供必要的帮助和支持;支持科研院校、研究院等机构,开展新型肺炎等疾病的演变机理、生物医药技术研究、流行病学调查和防治方法等一系列基础研究工作,支持疫区临时防控医院建设等。

牧原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河南商报记者,采购工作和捐赠工作将持续到疫情结束。截至1月30日,牧原股份通全球采购防控物资,口罩、防护服、护目镜、酒精、体温计、空气过滤器等防控物资130余万套(个),其中从海外采购KN95、N95等口罩15万个等,无偿提供给疫区用于疫情防控。

高帅还在等待滞留在沙特阿拉伯的7万只口罩。“供应商已经联系中国驻沙特大使馆了,希望能够解决。如果当地实在不放行,我们只好退货,再想办法寻找物资。”高帅说。

(河南商报编辑 崔莉莉 郭爽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牧原跨国采购口罩背后:出口国医疗物资管控,有口罩还在扣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