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晶和高云翔澳涉性侵案重审,女主讲述案发始末:我不想他亲我

王晶和高云翔澳涉性侵案重审,女主讲述案发始末:我不想他亲我

2月25日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进入重审第二日,女当事人通过视讯出庭讲述案发始末。

女当事人讲述事发当晚众人相聚在KTV的情形,称庆功宴结束后一小部分人去了KTV。女受害人透露,在KTV里,她与高云翔仅有极少的交流,但王晶在某个时间点后,选择来到自己面前。女受害人称“在KTV快结束的时候,王晶尝试亲吻我,我扭过头躲开了,并不想让他亲我,他还说了‘亲我’。”

女受害人称KTV结束,用手机APP打到车后,王晶找到了她,搂住了她,还尝试亲吻。随后,王晶拿走了她的笔记本电脑,并告诉她上楼再聊聊。进入电梯后,女受害人称感到恐惧,但王晶制止了她离开,并说了类似‘你不能走’之类的话。

9: 22am

高云翔一身灰色西装现身法院门口,今日他一人独自前往,快步前行,工作人员紧随其后,相继抵达。

9: 45am

王晶身着黑色西装抵达法院门口,受公交系统影响,到达有所延迟,距离庭审还有15分钟。

10: 10am

庭审开始。

10: 20am

陪审团入席,将播放女当事人上次庭审的证词录像。

根据性侵案的标准程序,女当事人此前仅需通过视讯出庭,且仅能看到法庭内检察官的图像。也就意味着,受害者看不到坐在法庭右侧的高云翔与王晶,但二人可以通过屏幕看到受害者。

女当事人与前检察官Hughes进行问答,时长约半小时。

在问答中,受害者表示,2018年3月26日,在电视剧《阿那亚恋情》澳洲部分的5天拍摄杀青后,当晚剧组在悉尼举行了庆祝派对。

王晶和高云翔澳涉性侵案重审,女主讲述案发始末:我不想他亲我

因中方团队不会英语,当天的庆功宴仅限中方人员。

当晚剧组共30余人,在位于唐人街的水井坊共进晚餐,高云翔、王晶与本案受害者均出席。

女当事人称,为庆祝杀青,当晚晚餐所有人都喝了酒。受害者由于酒量有限,仅喝了“少于四分之一杯”的酒。

晚餐结束后,女当事人称只有一小部分去了KTV。“约12人去了KTV,包括高云翔和王晶。”

她透露,在KTV里,她与高云翔仅有极少的交流,但王晶在某个时间点后,选择来到女当事人面前,紧挨受害者坐下。

她告诉检察官,王晶随后向她不断靠近,“具体多少次记不清了。”当时,高云翔坐得离二人较远。

“王试图用手搂住我,靠我非常近,还盯着我看,”女当事人说,“我问他为什么看我,他回答,‘为什么我不能看着你?’”

在问答过程中,女当事人提到,“在拍摄期间与高云翔有过交流,感觉他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

10: 50am

女当事人第一天的证词播放结束,继续播放第二天的证词。

女当事人开始描述当晚在Gala KTV的经过,以下为受害者口述:

女当事人(下简称“女”):“当晚在KTV的人,Director Hua Sheng 女,Li Ma 王晶好友,王晶公司股东,高云翔,Manager Lei Wang, 高助理,Lin Jiang,张姓女演员,女演员助理Zitao Wang,Gino, 王的李姓助理Siqi Li,王公司另一股东,名字记不清了,还有一些其他人。”

“在KTV,我一开始只喝了水,后来喝了点鸡尾酒,非常一点点,王也喝了酒,但我记不清他喝了多少,因为我并没留意,也记不清高喝没喝或喝了多少。”

“第一次和王坐在一起的情形?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他坐到我身边,靠的非常近,胳膊搂着我,我当时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当时其他人都很高兴,气氛很热烈。王晶当时直勾勾盯着我看,我问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他说我为什么不能看着你?”

“之后他开始靠着我,一直盯着我。当时我尝试避开他的目光,把视线转向了KTV房间里的屏幕,他叫我看着他。期间我去了几次厕所,就是为了躲开他,因为我感觉很不舒服被人这么对待。我当时想这么多人,说不定我回来,就有别人坐在他旁边了。上了2-3次厕所吧,具体次数记不清了。”

王晶当时用手搂着我的肩膀,当他来搂我的时候,我一开始没觉得特别奇怪,后来越来越不舒服后,我起身去了厕所,回来换了座位,后来他又叫我去挨着他坐。”

“在KTV快结束的时候,他坐的离我非常近,靠我越来越近,还尝试亲吻我,我扭过头躲开了,并不想让他亲我,他还说了‘亲我’。”

女受害者说到此处,情绪崩溃,开始哭,说话越来越哽咽。

法官询问是否需要休息,其表示“可以继续”,但仍哭的很伤心。

“我当晚穿了连体裤,当晚高和我都穿了黑白条纹外套,有人提到过,‘你们穿的很像啊’。在KTV开始的时候,我和高一起合过影,我记不得是谁提出的合影,合影是其他人用我的手机拍的。”

播放录像时,高云翔一直表情凝重、眉头紧皱的望向屏幕,相较之下,王晶略显淡定。

11: 40am

法庭休庭。

11: 50am

庭审继续。

12: 00pm

现场播放事发当晚监控录像,视频左上方显示时间:

03-26-2018 21:55:40

视频描述:受害者坐在房间沙发中间,高坐在受害者右边,中间隔了一个人王走到受害者身边,坐在了受害者旁边,受害者往左挪了一下,王也紧跟着挪了过去。

03-27-2018 00:02:24

王晶坐在受害者右手边,王晶主动把头靠的离受害者非常近,受害者往左躲开了。

03-27-2018 00:32:24

王将受害者搂入怀中,受害者尝试用手将王推开。

00:37:00

王用手抚摸受害者脸颊。

00:41:29

受害者从王身边起身。

女当事人回应说,“我当时起身准备去厕所。”

01:57:14

房间内除了3名收拾的工作人员,只剩受害者和王,两人靠的很近。

01:58:23

KTV外监控拍到受害者走到街上。

12: 15pm

女当事人(下简称“女”)继续描述:

“我当晚KTV结束后,准备打车回家,但当时凌晨2点街上没找到出租车,当时有两辆商务车,1辆是高团队专用,1辆是制作人专用。”

“我当时坐的是producer的那辆商务车,当时车上有女导演Hua Sheng。中间排王晶、王晶的李姓助理,车上还有一名女性,我不知道名字,不认识。”

“我在车上没有与王晶对话。”

"到达香格里拉大约15分钟,我记不得了。"

“我告诉王的李姓助理,我要打车回家,因为我认为在香格里拉酒店门口肯定有出租车。王的李姓助理建议受害者先坐商务车去Zetland,然后司机再送她回家。”

“我当时觉得坐商务车太绕路了,而且会带来额外花销,因为商务车的花费是制作组出的。”

“当时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并没有出租车,香格里拉酒店大堂里没有服务生可以帮我叫车,后来我通过手机App打到了车。”

“打到车后,王找到我,搂住我,当时我手里拿着笔记本电脑,帽子,背着包。他搂着我,还尝试亲吻我,我把头转开了,并制止他。”

当时,我还看到商务车已经开动了,我有点慌了,因为当时我打的车还没来,商务车还走了,那时只有我和王在那里。后来,他拿走了我的笔记本电脑,不还给我,这个笔记本电脑对我非常重要,里面有很多重要资料。”

“他告诉我,上楼和他再聊聊,他没有具体说的很清楚,他拉住我的手腕,拽我往电梯里进。”

“我当时认为是一个房间,但是不知道是谁的房间,可能有人在里面,因为他说了和‘他们’聊聊,所以肯定不止一个人。”

“我当时以为房间里会有其他也住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工作人员,因为王晶当时跟我说,‘上去和他们再聊聊’,我以为是因为之前在KTV没有和所有人交谈,道别,所以以为是上楼和他们正式道别。”

“我们进入电梯后,王晶没按按钮,我说我真的要走了,我得打车走了,所以我按了open按钮,因为我感到有点害怕,而且不安全。”

“我跟王晶说我打的车到了,我当时感到害怕和恐惧,当时电梯门开了,王用手制止了我离开,他说了类似‘你不能走’之类的话,并按了16楼按钮,王晶当时说‘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当时不想去。”

“我记得我是走在他的后面,随后进了房间。”

12: 30pm

现场播放香格里拉酒店外、电梯内和楼道的视频录像(视频无声)。

画面显示,王身着橙色T恤,双手环抱住女当事人,两人似乎在亲吻。

王的李姓助理走到两人身边,助理拉开王晶,但王晶挣脱,走向女当事人。

王晶左手抢过女当事人的笔记本电脑和背包,随即拉住女当事人,将其搂入怀中,并亲吻女当事人。此时,一辆商务车仍停在酒店门口。

王晶助理看到二人仍在亲吻后,转身上了商务车并离开。

商务车离开后,王晶将女当事人物品放在地上,自己也坐在了地上, 女当事人站在王晶右手边。

随后,王晶拉着女当事人的左手,一同进入电梯。

02:27:00

二人走出电梯时,仍然拉着手。

02:31:18

高乘坐电梯抵达王晶房间所在楼层。

03:07:00

高离开房间。

04:10:56

受害者离开房间。

12: 55pm

法庭休庭。

2: 00pm

庭审继续。

2: 10pm

女受害者描述当晚事发现场-酒店房间

“我跟着王晶进入房间。”

“王的房间是常规酒店房间布置,进门是一个过道,右侧是厕所,卧室与厕所分开。在房间的尽头是一个椅子,窗户旁边有另一个椅子,旁边是电视。”

“进入王晶房间后,我在靠近窗边的椅子坐下,记不清王是否有胁迫行为了。”

“王晶此时靠近我,双手扶在椅子上,尝试再次吻我,我用手挪开他的头,阻止他,尝试挣脱。”

“我起身往电视方向走去,后来我发现王在通过微信打视频电话,在叫人来他房间。”

“我当时以为,他在叫住在香格里拉里的工作团队,包括高和他的团队,让他们都来他房间。微信通话后几分钟,高云翔来到王晶房间,王给高开的门,高是一个人来的。”

“刚开始单独和王的时候,我感觉不安全,因为他说了一些不合适的话。”

“当高来到房间后,我感到一些安全感,因为他之前很有礼貌,他是已婚男士,有一个女儿,我认为我能信任他,毕竟他认识我父亲。”

“当时我站在房间电视前面,高坐在走廊尽头的椅子上。我问高‘想聊什么’,高说,‘你觉得我们聊什么’,我回答,‘我不知道’,高:‘你的口音很北京’,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当时王晶的位置我记不清了,他向厕所走去,他对高说,‘我把她交给你了’,高把我推向床,亲吻我,我尝试躲开他,他从后面抓住我,放到他腿上,尝试脱我的衣服。”

“王这时从厕所出来,开始协助他脱我衣服,高把我转过来,开始亲我,把我的连体衣脱到腰部,开始脱我的内衣。高抚摸我,并将我带到厕所。”

女当事人抽泣陈述。

视频播放至此,陪审团多名成员捂嘴,表情略显怜悯,其中一名女士轻微擦拭眼泪。

高抚摸我的胸部,把我带到厕所,王当时也在厕所,抽烟,看手机。高云翔把厕所灯关了,但厕所门是开着的,高随后完全脱掉了我的衣物和内衣裤。”

“我对高说,不,我正在经期,有使用卫生巾。我对高说完后,他并未理会,而是把我按来跪下。”

女当事人说到一半情绪一度崩溃,泪流不止,问答中断。法官询问是否需要休庭,女当事人表示,“可以继续”。

“我当时非常非常害怕,恐怖的房间,灯光很暗,能看到王晶的烟是亮的,在我后面,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跪着......(受害人回忆高云翔和王晶同时强迫其口交和被指奸细节,编者隐去),想吐......”

“我当时说‘不要这样(Don’t do that)’。”

“我随后推开了高云翔,高云翔洗了手,因为我能听见开水龙头的声音。”

女当事人持续哽咽。

多名陪审团成员明显表现,对女当事人陈述内容感到不适。

“后来记不清是谁把我从厕所里带到卧室,王晶尝试......(受害人回忆王晶尝试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

“我记不清高当时在房间的位置,我从床上挣扎爬到房间地上,对他们喊‘Don’t do anything to me’,王走到我身后......(受害人回忆王晶尝试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持续时间约3-5分钟。

2: 40pm

女当事人继续描述当晚酒店事发情景。

“高射精后,王当时躺在床上......(受害人回忆高王二人性侵犯细节,编者隐去)。”

“我当时非常害怕,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所以服从了王的要求......(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插入细节,编者隐去)。”

“王晶后来尝试举起我的双腿......(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插入细节,编者隐去)我拼命挣扎,使劲把腿放下放,但是王又强制的把我腿抬起。王晶力气很大......(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插入细节,编者隐去)。”

陈述至此,女当事人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

“王晶这时......(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插入细节,编者隐去)。”

女当事人再次崩溃,痛哭流涕。

“高云翔离开后,王晶把我带到窗边,让我面朝窗外......(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插入细节,编者隐去),王晶把窗帘拉开,我感到极度被侮辱,因为窗外的高层住户如果往外看的话,都能看到我们。他在我后面,同样对着窗户。

女当事人陈述时,仍不断抽泣。

2: 55pm

法庭休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王晶和高云翔澳涉性侵案重审,女主讲述案发始末:我不想他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