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01

新冠疫情让中日韩三国操碎了心,不过各有各的不幸。

日本担心“恐怖邮轮”,韩国更神奇,邪教组织居然成了疫情重灾区,是的,你没看错,就是邪教。

每天过百的确诊患者,几天下来累计患者就高达556人,搞得韩国人心惶惶。

其中,代号为“31号”的病人就是一个超级感染者。

本来呢,疫情期间要尽可能避免参加人群聚集的活动,以此减少接触和飞沫感染的几率。

但总有一些人是听不进去,非要以身试毒。

“31号病人”在2月7日就出现了发冷、咽喉痛的典型症状,不过她不顾身体的不适,依然在9日、16日参加了“新天地教会”的宗教集会活动。

病可以不看,但礼拜是一次不能落下的。

关键这个新天地教会的礼拜方式还挺邪门,一般的教会信徒坐在椅子上做礼拜,而新天地教会的信徒们则是在地板上做“礼拜”,密密麻麻的,人头挨着人头。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通过监控和签到表粗略统计人们发现,至少有1000人参加了礼拜,这么多人挤在密闭空间中交换空气和唾液,想想就可怕。

另外,“31号病人”所在的大邱教会建筑物为地上9层地下1层。每当活动结束时,信徒们都会从高层拥挤下楼,而从8楼下到1楼需要15-20分钟。

借助中央空调和电梯的帮助,整座大厦简直就是一个大号的病毒培养皿。。。

02

对韩国防疫部门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这1000多位密切接触者中的每一个人,该检查检查、该隔离隔离,这样才能杜绝更大规模的传播。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这些面临极高感染风险的教徒们,不仅不会配合防疫部门的排查工作,甚至会尽力去隐瞒之前的行踪。直到现在为止,还有300多人处于完全联系不上的状态。

原因也很简单,“新天地教会”在韩国是个争议不断的邪教。

这也是这个国家神奇的一面,绝对的宗教自由,你整套“学说”,能招来教徒,就可以开宗立派了,收点钱,和女教徒搞点灵修都没啥问题,只要你不是搞出刑事案件基本没人管,说是“邪教博物馆”一点不夸张。

一般人想在韩国邪教圈混的话,不仅要敢吹,还得有一套自洽的理论体系护身。要么是灵修之后醍醐灌顶、顿悟成圣,要么就是得到神启,成了救世主转世。

比如耶稣晨星教会的教主郑明析就自称在梦中得到了耶稣的一些业务指导,而上帝的教会教主安商洪自称耶稣转世,称其媳妇张吉子为“母亲上帝”。

而新天地教会就更厉害了,在他们的内部说法中,创始人李万熙是“再临基督”和“天上总统”,所到之处都不仅有彩虹同行,还有十字架和光。。。

除了正儿八经的传教,他们还会用学韩语、看电影和参加读数研讨会的种幌子四处拉人,只要你跟着去了就是无穷无尽的洗脑,逼着你就范、掏钱,直到被压榨得倾家荡产。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靠着各种坑蒙拐骗的手段,新天地教会最鼎盛的时候有将近20万信徒,而李万熙本人的钱包也越来越鼓。

只不过最后闹的太狠了,在2014年和2016年两次被韩国有关部门列为邪教。

不仅许多正统教会直接点名要防范新天地,甚至还会在活动现场的大门口贴上了“禁止新天地出入”的标语。

而李万熙本人的名声也挺臭的,2013年,他就曾因猥亵、性侵未成年少女遭到报复,腿都被人打断了;今年年初还被自己的情人告上了法庭,骗钱、家暴、重婚等各种黑料全都被曝了光。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在这次超级传播事件后,信众们不仅互相告诫要隐蔽行踪,甚至还有人打算在发病后乔装去其他普通教会,来造成病毒不是由这个邪教传播的假象……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03

其实在韩国,这样的邪教还有很多。

韩国是宗教信徒比例超高的国家,像基督教,信徒人数占总人口的36.7%,不止人数多,虔诚度也让人惊叹,比如塔利班闹腾的最厉害的时候,还有韩国牧师去塔利班的老巢传教,搞出了人质事件。

不过,混杂其中的也有很多“新宗教”,走得都不是寻常路,搞传销、敛财、搞女教徒、搞政治,一样不拉。本来按照其他国家的标准,这些乱七八糟的团体早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但在韩国,只要不闹出太麻烦的血案,就都只能算作“新宗教”,所以这些邪教也过得十分滋润。

骗人的套路也都大同小异,不外乎就是洗脑、骗钱、骗色罢了。

比如臭名卓著的统一教,教徒想要入会,首先要听上两到三周的演讲会,接下来一周内都不能吃饭,最后才是为期四十天的“开拓传道”。

在这漫长的四十天里,渴望入教的人必须不带分文,靠推销教会提供的“开光”水壶、“千年”人参茶等奢侈商品维持生活,筹到的钱当然是要交工的,毕竟奉献是信徒的义务。

除了禁食、传教、听课之外,想要入教还必须拉上三个教友,四个人一起才能进入邪教大门,入教之后还要定期把个人收入的十分之一上交。

靠着这些手段,统一教迅速跻身半岛邪教排行榜的前列,已经发展了差不多三百多万信众,势力遍布全球,甚至能跟美国总统尼克松谈笑风生。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而教主文鲜明的家族财富也随之水涨船高,除了巨额现金,还有一家造船公司、海产公司及大量的不动产,加起来有数十亿美元之多。

还有著名的“永世教”,教主的1000亿韩元资产也以资本的形势投资韩国各种产业,比如“育英财团”就是他们的产业,然后再通过财团投资来兴建大学、开办教育机构,早就洗白了。

在聚集了大量财富、跻身巨富阶层后,教主们便成了韩国上流社会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比财阀也差不了多少了。

不仅银行和金融业喜欢与教会打交道,因为教徒捐赠的钱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教会的产业往往是些经营稳定的现金奶牛,这种出手阔绰的大客户肯定备受欢迎。

在政界人士那里,教主们也常常是座上宾。这些教会的人有了钱就喜欢捐钱、买楼、盖学校,自然也得重点拉拢,都是实打实的政绩啊。

在这方面,最成功的就是那个曾经蛊惑了韩国总统朴槿惠的永生教了。不仅教主崔太敏号称是朴槿惠总统的精神丈夫,连女儿都能轻易操纵政治决策。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如果不是最后被“世越号”丑闻闹了个翻天地覆,搞不好他们的好日子还能继续过下去。

04

原本在历史上,韩国曾经对宗教还是比较排斥的。

但最近一百多年,朝鲜半岛有点乱。先是被日本入侵,李氏朝鲜自1911年起亡国。那时的朝鲜半岛人心惶惶,一片末日废土的魔幻景象,这恰好给了传教士们大展身手的机会。

物质生活上的匮乏催生了对宗教的追求,所以自从日据时代开始,韩国本土邪教就一直比较猖獗。

除了新天地教会,还有统一教、万民中央教会、以利亚十诫石国韩农复救会、耶稣晨星教会、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达米宣教会、世界福音宣教协会,天尊会……比报菜名的词还长。

好不容易熬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又碰上了朝鲜战争。

在打完仗之后,韩国整个社会陷入崩溃,所有人不仅盼望解决温饱,更寄希望于神灵和神秘主义来改变整个国家的处境和命运。

幸运的教主们又迎来了事业上的第二春,虽然他们水平极低,但在当时,只要吹自己是救世主就能拉起队伍。

等他们从教徒那里敛财,转身就去投资合法产业,甚至慈善产业、政治投机,还能腾出手派出更多信徒去世界各地传教,毕竟只有信徒越来越多,他们敛财的速度才能越来越快。

光是在2014年,韩国各个教会的海外成员就有将近七万多人,每年运作资本高达近400亿美元,连巴基斯坦、阿富汗这种国家都出现了亚洲面孔的传教士。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优良传统”,韩国的灵异和风水产业一直比较发达。在这个只有5164万人口的国家里,囊括了算命、风水、塔罗牌的占卜行业,有着4兆亿韩元(约合37亿美金)的庞大体量。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在现实的压力下,不仅学生在考试前有各种繁琐的祈祷仪式,普通人也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信仰”。

最夸张的,连国家大事都得“求神拜佛”,去年6月份韩媒就曾曝光了一份名叫“算命师新年国运展望”文件,在这份由韩国警察撰写的报告里,详细记录了他们搜罗“大师”帮政客们制定国家政策的全过程。

05

在这种情况下,比普通人更唯心的教徒们面对新冠疫情时的不以为然,也就不难理解了。

就在前段时间,为了纪念创始人的百岁冥诞,韩国的“统一教”还举办了一场6千多新人和1.8万来宾参加的大型集体婚礼,几万人聚在一起,连口罩都不戴。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不担心疫情是骗人的,但我觉得今天会受到护佑,不受病毒感染。”

只不过病毒面前人人平等,这些无所畏惧的信徒们,已经成了韩国疫情防控的最大不稳定因素。

在这些四处流窜、集会的教徒的影响下,不仅大邱市进入了紧急状态,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韩国海陆空三军的士兵、甚至青瓦台的警卫也有十几人因为接触过病人而被隔离。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

过去这几天,韩国确诊人数几乎每天都翻一番,这些邪教组织“功不可没”。照这么下去,恐怕过不了几天,韩国的医疗系统就会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韩国告急!邪教成病毒培养皿,集会密切接触上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