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黄文军医生:确诊当天转ICU,和妻子最后通话说想回家

追忆黄文军医生:确诊当天转ICU,和妻子最后通话说想回家

黄文军。 孝感市中心医院官方微信公众号 图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申请去隔离病房,共赴国难。”除夕写下请战书的黄文军永远地离开了。

湖北省孝感市中心医院官网2月23日发布消息: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黄文军同志,在抗击新冠肺炎战役中,不幸被感染,经多方抢救医治无效,于23日19时30分,不幸牺牲!卒年42岁。

黄文军的两名医生同事2月24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黄文军1月29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时,已属危重,住进普通隔离病房后转入ICU(重症监护室),上了呼吸机。他在治疗期间病情恶化,多方抢救,甚至用上ECMO(人工膜肺)仍无法挽回。

2月3日,黄文军和妻子打了最后一通电话。当时他说话已很费力,说不清楚。妻子告诉他,不要说话了,家里一切都好,让他好好治疗。同事向妻子转达他电话中没说清的话:“早点接我回家。”当晚,黄文军病情恶化,进行气管插管。

同科室的年轻医生王轩(化名)23日晚听闻噩耗后,掩面痛哭,一夜未眠。王轩说,黄文军是自己来科室后的带教老师,他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所学教给后辈晚生,是难遇的良师益友。

有患者称赞黄文军的专业、负责、耐心,让他们印象深刻;也有患者本打算疫情结束给黄医生送束鲜花以表感谢。如今,鲜花未送,“战士”已逝。

追忆黄文军医生:确诊当天转ICU,和妻子最后通话说想回家

黄文军带领年轻医生查房。 受访者供图

确诊当天就转进ICU

谁也没有想到,正值壮年、一向精力旺盛的黄文军突然永远地离开了。

黄文军是在大年初五(1月29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确诊当天他先住进了孝感市中心医院的普通隔离病房,因病情加重,当天又紧急转入ICU,立即上了呼吸机。

2月24日,王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黄文军因想念家中妻子和12岁的孩子,3日曾在同事的帮助下,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电话这头,带着呼吸机的黄文军说话已很吃力,很难发出声音。电话那头,妻子听不清丈夫说了什么,只知道他很费力,就让他“不要说话了,听我说,家中一切都好,你要好好治疗,这些医生都是你的好同事,他们会积极为你治疗的。”

在ICU病房里,王轩目睹这一幕,不禁泪流。

这通电话,成了妻子和丈夫黄文军的永别。同事转达了黄文军没说清的话是:“早点接我回家。”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黄文军突发呼吸急促,当晚进行了气管插管。2月4日,医护人员对其行ECMO治疗,但仍然无法挽回。23日晚,黄文军不幸牺牲。

黄文军是什么时候感染的新冠肺炎?并肩作战的王轩也说不清楚。

王轩只记得,黄文军在1月27日上午跟他说,自己有点干咳,不太舒服。王轩劝他做了CT,发现双肺略有感染。黄文军觉得“没什么”,就没住院,回家隔离休息。29日,他病情加重,妻子将黄文军送到医院复查。

“病情变化得太快,29日检查的片子显示肺部炎症扩散非常明显。”王轩称,他看到CT片后,安排黄文军住院。当时,黄文军已病得厉害,“是同事用轮椅推进病房的”。

负责食堂后勤的张晓雯(化名)不敢相信噩耗说来就来。她清楚地记得,2月初,连着两天,ICU护士长都帮黄文军要了小米粥。“煮小米粥时,食堂负责人一直盯着,想赶快煮好让黄老师吃下,我们当时都觉得黄老师能吃下饭了,身体会越来越好,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撑下去”。

追忆黄文军医生:确诊当天转ICU,和妻子最后通话说想回家

黄文军。 @孝感发布 图

确诊前持续工作,巡诊至凌晨才回到家

孝感市中心医院官网显示,黄文军2001年6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系,2001年8月起在该医院呼吸内科工作。2006年12月被聘为主治医师。2012年被聘为副主任医师。黄文军擅长诊治气胸、胸腔积液、肺部感染等疾病,熟练掌握呼吸内科各种内镜操作,呼吸介入及呼吸机治疗技术等。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黄文军本该在春节这段时间忙里偷闲,好好陪陪孩子。

可疫情来得突然。黄文军确诊的前两周,来科室看病的发热病人越来越多。

1月23日,孝感官方公布了孝感市31家发热门诊医疗机构和9家定点救治医疗机构名单,孝感市中心医院均位列名单首位。

正是在23日前后,医院划出发热门诊,开辟出隔离病房,号召医护人员支援,正式开启抗击疫情的战斗。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申请去隔离病房,共赴国难。”得知医院号召,黄文军除夕那天下午(1月24日)向领导提交请战书,自愿支援一线。

其实,在这之前,黄文军就一直在“一线”奋战。

王轩回忆,1月中下旬,黄文军所在的呼吸内科的发热病人已是“爆满,排了很长的队”,一位门诊医生根本忙不过来,有时排两位医生上班,依然是忙个不停,黄文军更是持续“作战”。

“那时,黄老师负责坐诊,我在隔离病房里管床。每天病人都像潮水一样涌进来,大家忙得顾不上自己的身体,也无暇询问同事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我们都无奈地给自己暗示没有症状就没事。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也没时间害怕。”王轩说。

除了坐诊,黄文军还要到孝感市管辖的县市参加巡诊。据孝感市中心医院官方微信公众号2月24日发布的消息介绍,1月26日,黄文军受邀至云梦县和安陆市进行巡诊,凌晨0时30分才返回家中,当时他感觉身体不适。1月29日下午,他做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

同事追忆:“他毫无保留的传授自己所学”

2月23日20时许,王轩在工作群中看到黄文军牺牲的消息,虽此前知道黄医生病重,但他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向几位同事确认,消息属实。

看着手机里黄文军给年轻医生讲课时的照片,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想起与他共事相处的点点滴滴,王轩掩面痛哭,一夜未眠。

对于王轩来说,黄文军不仅是好同事,更是一位恩师。

追忆黄文军医生:确诊当天转ICU,和妻子最后通话说想回家

黄文军同事朋友圈中发布的追忆词。 受访者供图

王轩2012年毕业后,进入医院呼吸内科工作,因专业偏差,他自称刚工作时“什么都不会”。幸运的是,医院安排“经验丰富、尽职尽责”的黄文军做他的带教老师。

第一次见面,黄文军就给王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黄老师说我刚工作,经济上有困难没钱花可以直接跟他说。”八年多了,王轩依然记得黄文军当时对他说的话。

黄文军是什么风格的带教老师呢?按照王轩的话是“手把手教我们”。

“黄老师对年轻医生非常负责,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所学传授给我们。”王轩感慨,有些医疗操作,年轻医生不敢做也不会做,每每都会请教黄文军,他一边做,一边讲解,耐心传授知识和经验。

除了日常工作,黄文军还负责每周给年轻医生、见习和实习学生授课。王轩表示,黄老师很亲和,课后讨论时,“丝毫没有架子”,学生们对他评价很高。

黄文军对年轻医生的教导,不仅“言传”,更多的是“身教”。

追忆黄文军医生:确诊当天转ICU,和妻子最后通话说想回家

黄文军给年轻医生们授课 受访者供图

“黄老师看诊,很愿意和病人交谈,非常详细地询问病情,让病人把病情彻彻底底说完,他才做判断。而且他还会向病人解释:诊断的依据是什么,有哪些方面的考虑,治疗中需要注意什么,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等等。”据王轩观察,黄文军对待病人十分耐心,在病人接受治疗后,还会追踪病人的治疗效果和病情变化等。

在孝感市中心医院外科医生李科(化名)的印象中,黄文军性格沉稳、温和、亲切。李科所在科室有时需要邀请黄文军一起会诊病人。李科表示,黄文军对待病人非常负责,只要涉及呼吸科,即便是其他科室的病人,他也非常愿意和病人交流,关心病人的病情变化,及时调整治疗方案。

对于这样一位好医生的殉职,李科感到惋惜。

患者追忆:专业、负责、耐心

孝感市孝南区市民范伊(化名)曾在2017年因过敏性支气管炎向黄文军求医。直到现在,范伊仍记得黄文军看诊时的专业和负责。

2月24日,范伊告诉澎湃新闻,2017年冬季,她一连咳了半个多月,咳得厉害,家附近的诊所医生称是“普通感冒引起的支气管炎”,吃药、打针半个多月都不见效。朋友称中心医院呼吸内科的黄文军是这方面的专家,于是她专门挂了黄医生的号看病。

范伊称,黄文军看了检查结果,仔细询问病情及过往过敏史。随后,黄文军诊断她患的是“过敏性支气管炎”,开了些抗过敏和消炎药。她坚持服用一个星期后,咳嗽的症状大大减轻,呼吸舒畅多了。

后来,范伊询问是否要继续服药,黄文军知道她此前吃药打针半个多月,担心继续吃药会对身体有副作用,便停了药,称“过段时间气温升高,症状就会进一步缓和”。如黄文军所料,随着季节变化,范伊的病症很快消退。

“上周,我还和家人庆幸孝感目前还没出现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逝世的。”范伊称,听闻黄文军殉职的消息,她至今仍感到痛心。

和范伊一样,孝南区市民张晴(化名)今年1月挂了黄文军的号看病。黄文军的耐心,让她印象十分深刻。

张晴介绍,她1月11日因感冒来中心医院呼吸内科挂号看病, 虽然此前她已经在其他医院诊断过自己患的仅是普通感冒,但看到武汉疫情的情况,她决定来黄文军这里再看看才放心。她在2018年也找过黄文军看病,认为黄医生认真负责,所以主动挂了他的号。

“黄医生是位温和耐心的好医生,他给我看病时,会听我把病情介绍完,不会打断我。”张晴2月24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在翻找手机里此前检查报告的照片时,一时没找到,担心医生等得着急,然而黄文军却反过来安慰他说“不着急,慢慢找”。

23日晚,得知黄文军殉职的消息,张晴很是难过,她深夜在微博发文称,“黄医生真的超耐心,为什么要带走我最喜欢的医生?”她本打算疫情结束,买束鲜花送给黄医生以表感谢。如今,鲜花未送,“战士”已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追忆黄文军医生:确诊当天转ICU,和妻子最后通话说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