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然而止的归途:那些滞留武汉的人们

戛然而止的归途:那些滞留武汉的人们

在武昌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旅馆里,谢平华无聊地翻看手机,盼着疫情好转的消息。为了省钱,在越南一家家具厂打工的他1月22日坐飞机到深圳,转而搭乘普速列车到武汉,儿子再开车把他接回到湖北钟祥的家。

这不过是一趟再平凡不过的美好旅途,在外打拼一年的中国人,选择在春节前回家,与亲人团聚。

可这一次,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搅乱了一切。

谢平华在火车上一觉醒来,就看到了武汉将于23日10时关闭离汉通道的消息。而他的火车10点半才到,跋山涉水从国外回来,眼看着就要与一家妻儿老小团聚,却困在了离家不远的省城……

原本充满期待的旅程,戛然而止。

一个月前,为了阻隔新冠病毒,武汉这座超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按下了暂停键,毅然关上了自己的“大门”。留在城里的,有上千万武汉市民,还有成千上万像谢平华一样,来这里中转、旅游、探亲、出差、工作的外地人。

这一个月间,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心情随着疫情的走向起伏变化。他们承受着比当地人更多的恐惧和孤独、更多的压力和不便。但坚韧的人们大多能坦然面对,与武汉一起战斗。他们中,有人做起了志愿者,更多人自觉遵守防疫规定足不出户;而武汉,也在尽量给他们提供帮助和关怀。

转眼一个月了,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滞留的外地人在为武汉加油,他们期盼局面快快好转,自己能够走完接下来的旅途,早日回到家乡,与亲人欢聚,恢复正常生活。

回家的路

“滞留在这里,住宾馆、吃饭花了3000多元。”谢平华这个年过得相当苦涩,“很想家里人,但是没办法,天天盼着‘解封’的消息;我们那一车下来的有好几百人,估计里面很多人都回不了家。”

45岁的谢平华相当憨厚,似乎已经接受了短时间内回不了家的现实。“只差了半个小时,就回不去了,那就好好待着吧,幸运的是都还健康。”

“很后悔,一觉睡过了,就滞留在这一个月,还错过了外婆90岁大寿。”湖北恩施女孩杨阳在江西南昌打工,五六年没回家过年了,今年趁着给外婆过大寿回家,没想到滞留在了武汉。

杨阳22日中午就到了武汉火车站,赶晚上十点半的飞机回恩施,时间上绰绰有余。但她到武汉后有点累,就在离机场不远的地方找了个酒店休息,一觉睡过了,没赶上飞机,于是改签到23日下午。

戛然而止的归途:那些滞留武汉的人们

谁知,紧接着,机场关闭,杨阳的旅途停留在了武汉。独身一人、举目无亲的她住了几天酒店,钱花得差不多了,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到救助站求助,最后辗转被汉口火车站站区办安排在车站旁的一家小旅馆住下。

“我去接她的时候,她哭得稀里哗啦。”汉口车站站区办一位工作人员说,“周边有隔离点,我嘱咐她不要出门,每天按时来给她测体温,给她送单位食堂做好的饭菜。”

戛然而止的归途:那些滞留武汉的人们

等了又等,苦中作乐

定居在广东深圳的刘女士一家三口1月23日自驾到武汉,看望身患胰腺癌的妈妈,一家人准备接妈妈出院回恩施老家过年后,再送妈妈入院做手术。“找了个民房租住下,现在妈妈病情加重还没住上院,小孩上高三没法回去上学,我的单位也复工了,我们该怎么办?”刘女士说。

在互联网上,滞留在汉人员的信息有不少。记者随机添加了两个微信群,就有800多名外地滞留武汉的人。他们有的在武汉打工,有的是来短暂探亲,有的前来看病后滞留,也有的只是路过……他们素不相识,却因同是异乡滞留人,而在线上聚到一起,相互打气,相拥取暖。

来自河南驻马店的女孩小刘是微信群的活跃分子,她1月19日来武汉看病,做了个小手术,计划1月28号返程,在医院滞留了十多天后,担心交叉感染进了政府安排的安置点。“本来2月20日复工看到曙光了,一次次希望破灭,感觉很压抑很郁闷,21日晚上跟心理咨询师打电话,聊了48分钟,感觉好多了。”

“进了群,看到很多相似经历的人,大家互通信息,相互鼓励,感觉心里会好受些。”长期在德国生活的武汉女孩小魏眼看着签证就要过期了,心里很着急,“重新申报签证至少要4个月,可能会失去工作、租的房子、商业信誉,最终面临个人破产,那边如果不考虑武汉的疫情因素,回不去损失就太大了。”

武汉一家留学咨询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服务的留学生很多都滞留在武汉,有的考证、考学都耽误了,光澳大利亚一所大学就滞留了200多人。

戛然而止的归途:那些滞留武汉的人们

为武汉防疫尽份力

不少滞留的外地人勇敢站出来,到医疗机构或社区当起了志愿者。

陕西西安人侯平安1月21日到武汉市新洲区的亲戚家探亲被滞留,干脆到社区当起了志愿者,“我是退伍军人,也是党员,就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为武汉疫情防控尽份力。”

举全省、全市之力打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武汉,也正在挤出力量,为外地滞留人员提供更好的服务保障。

2月23日,武汉市民政局开通疫情防控期间滞留在汉旅客临时救助申请线上通道,并公布了17个区的救助热线电话。记者所在的外地滞留武汉人员微信群里,不断有人收到有关部门打来的电话,免费为他们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

“我对武汉挺陌生,每天都待在房间里,但这个地方给人感觉很温暖;站区办的叔叔每天都来看我,给我送吃的,关心我。”杨阳说。

武汉市救助管理站站长林小群说,离汉通道关闭以来已救助460多人,站内现在男区床位比较紧张,女区床位相对宽裕,另外还有新收入的近十人正在隔离。“我们的通道从来都没有关闭,也为可能增加的求助人做了准备,给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员提供兜底保障。”

25日,湖北传来最新消息:对因离鄂通道管控滞留在湖北、生活存在困难的外地人员提供救助服务。

来源:新华网、新华每日电讯微信、湖北发布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赵小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戛然而止的归途:那些滞留武汉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