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阿姨,您别下床了,卫生间我去收拾!”

“谢谢!谢谢!太不好意思了……”

在火神山医院七科一病区的病房里,洗消护士吴昊与年老体弱患者之间的类似对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说多少遍了。

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吴昊负责洗消的病区,是火神山医院收治患者的首个病区。为了尽快让病区达到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要求,吴昊和病区的战友们夜以继日,全力配合施工单位和设备调试人员,收拾各种建筑垃圾和设备器材的外包装。作为洗消护士,吴昊毫不犹豫地当起了病区保洁员,一个病房接个一个病房捡拾垃圾,一袋接一袋地往病房外扛垃圾。

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刚开始这样的工作时,吴昊一干就是一天多,手磨破了,眼熬红了,但她依然在战斗!因为她知道,在接收首批新冠肺炎患者之前,她必须按标准把整个病区打扫干净、完成消毒。那一夜,她几乎通宵达旦,直到首批患者住进病房,她才松了一口气。

腰酸背痛的她,晚上乘公交车返回宾馆的时候,歪着头靠着车窗就睡着了,公交车驶到宾馆,战友们发现她没下车,返回车上一看,才知道她还没睡醒。

“她可能太累了,让她再睡一会儿吧!”公交车司机说。

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连日来,出现了好几次这样“睡着”的事,但吴昊从来没有叫一声苦、说一句累。一天晚上11点多,几天没有跟家里联系的她,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询问她在火神山医院的情况,她忍着全身的酸痛告诉妈妈:“就跟以前一样,照顾患者而已,一点都不累!”

说完“美丽的谎言”,在挂断电话的一瞬间,吴昊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吴昊知道,抗疫当前,战斗在火神山的战友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忘我地战斗着。她说,看到50多岁的陈红老护士长和刘俊丽护士长,白天往“红区”搬运了40床新被褥,白手套变成了黑手套;看到每天去病房为患者输液的护士姐妹们,透过满是雾水的护目镜,继续为患者输液;看到下夜班的姐妹们脸上被口罩和护目镜长期挤压留下深深的压痕,她的身上就充满了力量!

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每天,吴昊都要进入“红区”打扫病房卫生,为每一个房间喷洒消毒剂,还要扫地,拖地,收拾垃圾,一个病房至少需要5分钟,整个病区收拾洗消完,需要马不停蹄地忙2个多小时,还没等忙完,吴昊已是汗流浃背,感觉像跑了一个三公里。

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病房的患者看着吴昊每天打扫房间,收拾卫生间,都很心疼她。不少患者私下称赞她是“天使保洁员”,一名患者说:“小吴,等我好了,希望能留下来做义工,帮您分担点儿,您太辛苦了!”

作者:汪学潮 孙先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战“疫”丨火神山医院洗消护士吴昊:病房里的“天使保洁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