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网红”医生余昌平: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特写|“网红”医生余昌平: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资料图:余昌平。图截自央视新闻

  【财新网】(实习记者 黄雨馨)“目前,信心就是最好的特效药。”“网红”医生余昌平说。“原则上来说,现在病毒没有药物可以治疗,身体、心态、吃好喝好睡好休息好,这是最好的治疗。”

  2月23日是余昌平住院第38天。作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下称武大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医生、该院新冠疫情防治专家组成员,过去的一个多月,他“在阎王殿里走了一遭”。这天上午,余昌平和妻子去做了核酸检测,等待了一整天,晚上收到结果,两人均是阴性。这是余昌平的第二次核酸检测。

  2月18日,余昌平与妻子一起做了第一次核酸检测,两人均为阴性。2月21日,妻子去做了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如要出院,需两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余昌平决定晚两天再出院。2月23日晚上,他告诉财新记者检测结果时,特意在文字里加上了三个呲牙的笑脸。“我已经连续两次阴性,可以出院了。但老婆后天还要查一次,我等她两天。”他说。

  如何在社交媒体上发言,此前余昌平“一窍不通”。用微信多年,直至2018年8月,首条他自己编辑的朋友圈才问世:“这是个什么玩艺儿?原来叫朋友圈,哈哈哈第一次发,曹刚教授教我的。”这是2018年至今,他发布的唯一一条朋友圈。

  余昌平后来在社交媒体上“一发不可收拾”。发布了三条讲述自己治疗过程的视频后,他成了“网红”。目前他的抖音号粉丝数超109万,获赞超928万。2月1日,他注册了微博,第二天发布了第一条博文。至今他一共发了74条微博,单条评论量最多达2857条,点赞最多近4万。他的微博粉丝数接近235万,大鹏等艺人与他互动频繁。

  余昌平现年53岁,是武大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专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他发布的视频除了讲述了自己的“抗疫”过程,还涉及新冠肺炎治疗的用药、激素使用等知识,他还转发了有关武汉物资、医疗人员状况的话题。

  谈及录视频的初衷,他说,希望让人们对这个疾病有常识性认识,“不会太恐慌”。“当时新冠肺炎发展很广,很凶,很猛,但很多老百姓,包括医务人员对这方面了解很少。” 他认为,对疫情“要高度关注和防护,但没必要恐慌”。

  “恐慌什么呢?恐慌个毛线,天塌下来有长个子顶着,疾病来了,我们医务人员会冲在前面,没什么可怕的,会好起来的,绝大部分人没事,看好我们,会胜利的。”余昌平在视频中说。

  他是如何感染上新冠肺炎的呢?“我也不知道谁感染我的。我接触过很多病人。早期有一次急诊科会诊,一天下去三个全是这个病。那时候还没有确诊。确诊很难,需要医院领导签字。但我们作为临床医生,我一看就是病毒性肺炎,多半是冠状的。还有一次病情会诊,病人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你说是谁感染的?我冲在最前面,都是接触这种病人,总有一天会感染。反正感染了。”

  1月14日,余昌平出现症状。“当时发烧,白天烧,晚上不烧,38.5℃,别的一切正常。不流鼻涕不咳嗽,吃东西就打嗝。我说是胃肠炎吗?又不像,不拉肚子。是什么问题?14到15号,我就没上班,我说要休息。15号有专家门诊,必须去,我去了后坚持不下来,提前停诊。”

  1月17日,余昌平做完CT,发现双肺有问题。“我为什么去做检查?因为17号星期五,我们科室要吃年饭。我说万一我去了,传染几十个,我必须要查一下。当时我就给同学、同事打电话,我们五点一刻出发,我说现在五点,马上给我做个CT。一做,双肺有问题。病毒性肺炎!我说算了,不去了。我还有个同事,也乏力,跟我一起做,也是肺炎。我们两个,就这样住进来了。”

  住院后几天,余昌平持续发烧,但不喘气也不胸闷。1月20日,他感觉越来越不舒服,做CT复查,发现双肺病变在增加。“这是我料到的,病毒性肺炎都是如此。我希望它慢点,增加是预料之中的。”

  此后,余昌平病情急速恶化。他回忆说:“我有五天,再也没起过床,坐起来都没机会。胸闷、喘气、呼吸困难,要吸氧。一天比一天重。五天没有起床啊!从来没有过的事。”

  “我会不会死掉?”无法起身的第五天,余昌平冒出这个念头。他自我评估:“我考虑,我有百分之三十死掉的可能性。如果这两天加重,我就活不过来了。但如果之后的两三天,稳住了,那就很有希望了。甚至,会好转。所以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期望活得过来。我对这个病还是了解,毕竟我是专家,是不是?”

  活过来的信念支撑余昌平度过了难熬的五天。“什么信念?因为我身体好,抵抗能力强,可以和病毒打下去。还有一个,我虽然呼吸困难,但我能吃、能喝、能睡。烧退了,我就能吃。我吃不动,喘气啊,我就慢慢吃。吃是要命的呀!我能吃好睡好,所以我总认为我活过来的希望很大。”他说。

  1月23日,余昌平再次复查CT,用了氧袋,是被人用轮椅推着去的。他认为前一天晚上是最困难的。“我心里有数,23号是拉锯战。我把这天挨过去,明天就会慢慢地好转了。”

  余昌平认为,后面“一天都比一天好”。医生来查房,余昌平说自己情况“越来越好”。医生问:“你看着喘气,呼吸困难,怎么很好?”他回答:“我本身情况就重,这已经好转了,不错了。”

  在此后发布的视频中,回忆这段经历时,生性乐观的余昌平说:“我的故事好玩吗?有意思吗?病了这么大一场,差点死了,但我又回来了。是不是很好?”

  余昌平的妻子因照顾他,也染上了新冠肺炎。

  住院第三天,余昌平觉得自己可能会死掉。“我想着,把几天的危险期渡过,可能能活,若无人护理,就可能会死。”由于医院人手紧张,他就申请了让妻子白天过来送餐。他认为妻子“存在风险,可能百分之八十会感染。但是可控的,就算感染也是轻症,好治疗”。

  “她后来咳嗽,我就知道感染了。我说,你去做个CT,她说不做。我说为什么?她说,我蛮轻,你现在很重,你好些了我再去做。她当时比较轻,不发烧,就是有点咳嗽。”1月24日,余昌平情况好转,妻子去做了CT,发现双肺有问题。

  妻子几次瞒着余昌平打电话给她姐姐,害怕得直哭。事后余昌平得知,说:“照顾我的时候,没见到她哭,她每次都是笑,我还是有点感动。后来我回她姐姐说,该哭的,我这么潇洒,这么可爱,我死了多可惜?”

  有几次,妻子故意惹余昌平生气。余昌平说:“我生气吼她,你离我远点!她还故意离我近点。我就说,滚!她笑,说你还好,还能吼我,说明你还可以。”

  “经此一疫,我们俩不止是夫妻,更是生死之交,是可以换命的交情。”2月14日情人节那天,余昌平在微博上写到:“从重症到恢复,她一直照顾我。内心深处,确实感动。”

  2月20日,余昌平发了一条妻子在病房跳广场舞的视频,并附了一段文字:“今天夫人的CT复查结果出来,恢复得很好,应该是心情很好,突然跳起了广场舞,赶紧偷拍下来,多一份记录多一份回忆,现在就等核酸转阴了。”

  自认是“吃货”的余昌平,在社交平台上反复劝大家多吃。一个被吃得只留菜汤的饭盒,出现在他发布的视频中。“我都把盒饭吃的干干净净,这还不够,我还吃面包、巧克力、牛奶、水果这些。多吃恢复得快!”他说。

  当有人提到他脸色比之前好时,他说重在多吃。“这个病毒啊,欺软怕硬,你把自己照顾好,吃得营养,吃得壮实,它就束手无策。”2月19日,余昌平在微博上写到:“想念医院门口的甜豆花。”

  “疫情期间,大家不要节食,也不要减脂减重,因为体重低于正常值了,当你遇到病毒了,抵抗力也低,你存活率也低,是很有风险的!”余昌平写到:“再说了,现在大家都关在家里吃吃喝喝,到时候,大家一见面,都是涨了十斤八斤的,你没涨还瘦了,还以为你家条件不好,或者以为你生病了就麻烦了。”

  住院期间,他一直关注疫情的发展,也通过网络分享他对疾病的看法。“心态要好”,余昌平这样鼓励新冠肺炎患者。他分享了他同学的治疗案例,除了给同学治疗建议外,余昌平告诉同学:“心态要改变,肺部的情况在好转,应该高兴,应该乐观,应该有信心,不应该悲观。这个病大多数能治好,我们医生有办法的。” 面对悲观的患者,他在微博中写到:“不要掉队,活下来,才有更多可能。”

  有病人情况好转,但核酸检测为阳性,十分担心。余昌平解释说:“核酸阳性只能说明目前具有传染性,而身体状态是否康复,要看各方功能恢复,比如拍CT发现病灶在吸收,食欲比之前好,呼吸越来越顺畅,就说明,你的身体在好转!这个时候不能颓,不能消沉!不能有厌战的情绪,就要跟这个病毒斗下去!”

  意外走红后,对于是否继续在网上发声,余昌平曾心有犹豫。他告诉财新记者:“凭本意是想让大家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后来很多人关注,看起来像宣传,我就不想做这个了。那段时间要回复大量信息、接受采访也很累,我病情有点恶化。但很多人关心我,如果不理的话,很冷漠。我不想当网红,但要问我疫情疾病的看法,我愿意说。”

  他还表示,很多外地来支援武汉的医生,对这种病毒性肺炎见得少。希望这些视频可以帮助他们了解情况。

  “给大家吹吹牛!”余昌平自我评价说,“我一直都认为,我这个性格,就是适合当医生,因为看得开,想得细,还聪明!关键是身体好,扛得住工作压力,心脏好,受得了生离死别!除开生死,都是小事,所以日常尽量会让身边的亲人、同事、病人,都看到我是开开心心的,这也是我的荣幸。”

  视频中,余昌平笑着说:“我真的很有信心,你看我一直在笑,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子,给点阳光就灿烂,笑代表信心,笑代表力量,我希望给你们信心和力量。”

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发布于今日头条平台,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实时全面深入的疫情报道,请点击「链接」下载财新App阅读

更多对武汉肺炎疫情的相关报道:

社论|怎样保护医生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特别报道|武汉火线救人50天现场全记录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中央:进一步保护医务人员十方面措施_政经频道_财新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特写|“网红”医生余昌平:除了生死,都是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