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两万人的医疗救助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破万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2月14日,武汉封城第22天。

前一天,湖北省首次将临床诊断病例并入确诊总数,公布在2月12日0时-24时,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与此同时,截至2月12日,国家卫建委共派出医疗队189支,21569名医护人员支援湖北医疗救治工作。

新冠病毒还在蔓延,战疫拐点尚未出现。但所有人都明了,这场全民之战已进入关键节点。在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开始投入使用,15家方舱医院极大缓解了轻状和疑似患者的就诊压力。在最一线,一批在职业暴露中被感染的医护人员,痊愈后已经重新回到战场,在他们治疗期间,全面排查和分层隔离的建议,已经从理论落地成为全社会的超级行动。

超两万人的医疗救助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破万

治疗中的余昌平医生

入院治疗24天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危重症专家余昌平即将出院,即使是在治疗期间,这位52岁的新型冠状病毒防治专家组成员学着录制视频,通过讲述自己的治疗,普及新冠病毒的知识,缓解大众恐慌。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说,“我们现在就像在一艘大船上,船遇到问题了,确实大家都受影响,那关键就是齐心协力把船修好,解决了关键问题,必定好起来!”

2月5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的副主任医师赵智刚也重回岗位,他在确诊轻度感染后,将病床让给更危重的患者,回家隔离治疗,期间,通过医院官方微信,为550余人次的患者提供在线问诊服务,工作量排位居所有在线问诊医生中第二名。如今,面对越来越庞大的医护队伍,“过来人”的他希望守望相助的同行们,都能保护好自己,“需要在对待每个病人或者每个同事时,将他们当做一个感染源来防护,这个才是真正科学的对待传染病。”

超两万人的医疗救助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破万

回到岗位的赵智刚医生

一线感受:问题在好转 但仍在等待质的改变

2月12日,痊愈返岗第8天,赵智刚坦言,医院正在完成一些政策性的改革调整,但就医疗工作而言暂时还没有质的改变,眼下,所有人都期待政府实质性政策的落地。

“比如说对重症病人的床位安排、抢救力量、普通病人的安置等,现在确实有增强,但是目前还没有看见明显起效。”作为最早一批被感染的医护人员,这次返岗后,赵智刚感觉到了些许改变,他用“略微好一点点”,来形容防护物资的缺乏情况,“还是按人头按工作时长进行标配,但肯定是要省着点儿用。另外主要还是靠捐赠的物资,但捐赠的质量还是参差不齐,存在着一些不符合医用标准的,我们也不能使用。”

目前,在中南医院,口罩4—6个小时分配一只,隔离服每天发一套。相比这些,赵智刚更焦虑的是,还有会存在一定的重病患者因为床位紧张,没法收治到定点医院。在他所工作的医院,在2月5日,抢救室的标准床位是7张ICU抢救床位,但已经收治了10个重症病人,同时,整个急救中心的重症病人已经收到30个,严重超负荷运转。

所幸,2月8日晚间,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正式接管武汉雷神山医院,这使得收治重症病人的床位得到扩充。

2月9日,武汉市集中收治确诊重症患者,发起“应收尽收”的总攻。社区只要发现可疑或确诊病人,就立刻送到方舱医院,这使得大量轻症患者被转移。同时,针对一些慢性病的特殊病人,例如需要透析的肾病患者、或者是孕妇等,已经有定点医院在收治,但客观上,赵智刚认为,“整体的话,现在跟疫情前的工作常态还是有很大差距。”

另一方面,随着病例的增加,除了医护物资,医用氧气的供应开始紧张,“氧气对于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是非常必要的,因为重症病人需要百分之百吸氧,危重病人的氧气需求量是重症的10倍以上。”余昌平还在隔离治疗中,一直和同事都保持联系,“现在氧气使用量是医院以往的十倍以上。”

2月7日,在湖北第十七场疫情防控例行发布会上,武汉市肺科医院(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院长彭鹏透露,目前医院的氧气用量已经达到日常用量峰值以上,氧气的供应无法继续增加。

值得期待的是,2月12日,由杭氧股份捐赠给武汉医院的第一批医用氧气,已送抵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后续,还将会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等医院供应医用氧气。

超两万人的医疗救助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破万

一日激增:新冠疑似诊断标准再放宽

改变的还有新冠病例的诊断标准。

2月12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其中,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这是2月4日,国家卫建委下发第五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后,湖北省首次将临床诊断病例并入确诊总数。

“临床中却发现了一些核酸检测为阴性、肺部CT照片却表现出病变的人。他们可能是真实的感染者,甚至有很大的风险传染给身边的其他人。”此前,余昌平就曾公开建议,建议专家组制定快速临床诊断标准,他的建议是设为两个半标准,其中,一个是肺部符合病毒性肺炎的改变,二个是疫区或者接触史,二个半是有症状发热或咳嗽。同时, 建议湖北省的疫情报告把临床诊断病例数排第一,临床诊断更准确真实,简单快捷,能提供正确决策。

“很久之前,我们医院的放射科主任就结合临床经验总结建议,要以CT检测阳性作为新冠肺炎确诊主要依据,尽量不要等待或者是纠结核算的结果。”赵智刚坦言,这样的诊断标准,他们医院已经落地施行。

事实上,作为最早一批感染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两位医生都经历了诊断标准的改变。

1月初,要确诊为新冠肺炎的诊断标准还比较高,规定患者必须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至少使用抗生素规范治疗3天无明显改善后,还要多位专家会诊签字,才能被筛查有没有感染不明原因肺炎。

那段时间,余昌平每天要收好几个类似症状的病人。曾经,在一次急诊科会诊中,一天就确诊了3例冠状病毒感染,还有次在参加发热门诊的会诊时,病人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症状为发烧咳嗽,“一看就是这个病。”

目前,在湖北省内,疑似病例确定仅需要两条临床表现: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如果患者在疑似病例基础上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无需核酸检测即可被列入“临床诊断病例”。

这意味着,大量疑似病例会被转入临床诊断病例。

从数据上看,2月12日0-24时,湖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这其中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但就在前一天,湖北省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病例仅有1638例。

与此同时,湖北疑似病人数量出现大幅减少,2月8日-12日五日现有疑似病例数量分别为23638、18438、16687、11295、9028。

总攻阶段:从居家隔离到“应收尽收”

和诊断标准一起改变的,还有对新就诊患者按照新的诊断分类进行诊断,湖北卫健委表示,根据该方案,近期湖北省对既往的疑似病例开展了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订正,对新就诊患者按照新的诊断分类进行诊断。

另一方面,2月9日开始,武汉市的各个社区都接到“死命令”,要求尽快收治所有的确诊患者和疑似病例。在官方的描述中,“应收尽收”的行动已经进入总攻阶段。

这也意味着,所有的轻度或者疑似患者,将有医护人员对其进行观察诊治,与家庭和社会隔离,避免造成新的交叉感染。

“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相对而言,居家是比较容易失控的方式。”对此,赵智刚的感触很深,在最初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他选择回家自我隔离治疗。

“那是基于我对自身情况的一个专业判断。”在赵智刚看来,新冠肺炎属于自限性疾病,“所有的病毒性疾病基本上都具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都是属于自限性,自身靠自身的免疫康复,然后对病毒进行一个对抗或者清除,具有一定自我恢复的特性。”

在家期间,赵智刚自己给自己诊断开药,发热就吃一些退烧药,同时加强营养,摄入高蛋白、高能量食物,熬过最难受的几天,烧退了,身体慢慢恢复。

尽管绝大多数轻症患者能够恢复,但恐慌情绪下,有的患者总想出去,或是去医院再检查,或因为生活上得不到保障,要出门购买物资,这样很容易造成新的传染源。

也因此,赵智刚分享自己的经验时,更多是希望在心理和情绪上让轻症患者不再紧张和恐慌,“就是说你要对社会、对别人、对自己,都要负责,对自己就是安心养病,对别人就不要到处乱跑。这样才能避免轻症病人成为移动传染源,增加更多感染者。”

而作为曾经的重症患者,余昌平在情况最糟糕的时候,5天没有离开病床,胸闷、憋气、呼吸困难,新型冠状病毒对身体的猛烈共计曾让他在某些时刻想到死亡。“我要活过来的信念。”在于昌华的自我评估中,他的身体素质本身就比较好,抵抗性强。此外,虽然呼吸困难,但能吃能喝能睡,“等烧退了,我就能坐起来,起不动就慢慢起,我活过来的希望还是很大。”

腊月29日,复查结果显示,余昌平的情况稳住了。在鬼门关外晃荡了一圈,他逐渐脱离危险,“真的没必要恐慌,我们医护人员都在上班,最后胜利还会是我们的。”

建议:不要在没有充分安全防护的情况下开展工作

过去一段时间,宣誓、送别、出发,这样的情景几乎出现在各个省份的大型医院门前。 截至2月12日,国家卫建委共派出医疗队189支,21569名医护人员支援湖北省的医疗救治工作。

一方面,这缓解了湖北医疗资源缺乏的压力,但另一方面,也对一线医护人员的安全防护提出了更高要求。日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关于改善一线医务人员工作条件切实关心医务人员身心健康若干措施》的通知,为一线医务人员提供保障。

目前,大多数援助医疗队,都是以“抢重病号”,即降低重病的死亡率为目的,但拐点仍未出现,形势仍然严峻。在网络平台上,余昌平呼吁,务必严格坚持科学施救原则,不要在没有充分安全防护的情况下开展工作。

事实上,在开始进入湖北的各个医院工作时,所有的援助队员都要进行个人防护培训,还要通过穿脱防护服一对一的考核。同时,为了降低感染风险,医护人员还要理发,男同志借来推子,自己就剃了个光头,女同志剪短长发,“未来总会长起来的。”

“工作压力很大。”四川全国医学紧急救援队队员苏玓,在从东西湖方舱医院回到驻地后,能一口气喝下500毫升的矿泉水,作为药剂师,他为近2000名患者配备药品,还要做到绝对的零误差。每次要连续上班12个小时,为了期间不上厕所,所以都是提前四五个小时就要禁食禁饮,下班回到驻地后消毒完成才能吃饭。

“越是不确定的状态,就越需要科学和严谨的医疗态度去面对。”经历过看着病人却没病床收治的挣扎后,赵智刚太明白那种焦虑,如果今天这边发现可能还有2000个病人需要收治,但床位就特别紧张,这种时候,没有合适的口罩和防护措施,宁可不要开,“为什么?因为你如果自己保护不住自己,自己导致院内的感染加重,一样会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讲到这里,他偏快的语速慢下来了,“因为我们前面,已经出现过这些状况了,有医生护士的感染,后面就不应该再继续出现。从我们这些的事件来看,你需要对待每一个病人或者每一个同事时,把他们当做一个感染源来应对,这个才是真正科学的对待传染病。”

而余昌平的期待则更具体化,“要优先保障医务人员安全,前线的医护人员已经连续工作了二十几天,而且是一天12小时,甚至18小时,白衣天使也是血肉之躯,他们免疫力下降了,才是真的第一道防线被击溃!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超两万人的医疗救助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破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