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遗体解剖发现肺部有大量黏液 前期未解剖原因披露

2月18日,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很重要的,虽然还没完全出结果,但得到了一些珍贵的资料,发现肺的表现和SARS有点不太一样,并不是严重的纤维化,有一部分肺泡存在,炎症很厉害,有大量的黏液。

钟南山说,这些和我们临床看诊是相吻合的。临床上很多危重症病人,有很大的问题是痰不多,但很黏,这样用呼吸机很艰难,他呼吸他的,呼吸机呼吸自己的。所以进一步解剖病理会帮助我们的临床治疗,比如在通气上是否需要调整,因为部分病人痰不多,但很黏,这样会阻碍通气,所以特别注意让气道通畅。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刘良参与了全国前2例新冠肺炎逝世患者遗体解剖工作。

2月16日23时12分,刘良发文详述18小时内连续尸检2例新冠肺炎遗体的经过。

2月15日21时许,刘良突然接到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电话,称有一个新冠肺炎逝世患者遗体可以做解剖手术。

刘良紧急安排团队成员汇集至金银潭医院,等至凌晨1点多开始尸检。3时50分,尸检结束。

2月16日11时许,刘良再次接到张定宇电话,又有一例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要进行尸检。

刘良再次紧急召集人员,前往金银潭医院,下午16时许尸检,18时30分结束。

刘良认为,这次尸检得以这么快进行,得益于家属的同意,同时也得益于国家卫健委高效的紧急会议,基本上是特事特办的模式,在紧急出台文件的同时,迅速给重点医院口头通知。

目前,新冠病毒肺炎在临床治疗过程中有许多问题还未得到科学解释。为什么上呼吸道病毒检测阳性远低于下呼吸道?患者肺部“磨玻璃样”病理学改变与其他的病毒性肺炎有何异同?后期病情进展迅速的原因和机制是什么?这些需要一定数量尸体解剖的病理研究,综合分析。

另外,在治疗中如何抑制危重症患者发生炎症因子风暴也是目前公众关注的焦点。炎症因子风暴在学术上称作细胞因子风暴,是由感染、药物或某些疾病引起的免疫系统过度激活,可迅速引起单器官或多器官功能衰竭,威胁患者性命 。希望通过近期完成的新冠肺炎遗体解剖,能了解更多炎症因子风暴发生的情况,进而采取相应临床治疗手段来避免患者发生炎症因子风暴。

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病理2月16日已经送检,估计十天左右能出结果。

中国科学院院士、临床病理学专家卞修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前期没有进行尸检,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

“当初,对病因、传播途径和病原传染性了解得不清楚;后来,死亡病例增多,但针对这种传染病尸检工作具体规定没有出台;医疗机构主要精力集中在诊治,也怕尸检风险;国内缺乏符合生物安全要求的尸检室。”卞修武介绍,传染病尸检对尸检室条件有明确要求,还要得到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的指定。“疫情也提醒我们,大型医疗机构和医学院校病理学科或相关学科应该高标准设置尸检室,区域医疗中心应该设置可以承担传染病尸检和病理样本处理任务的尸检室,特别是要有负压系统,有病理检测的设备等。”

延伸阅读

SARS防控病理解剖功不可没

据《健康报》报道,SARS暴发后,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被确定为死亡病例的定点尸检医院。2003年2月11日,原南方医科大学病理学系主任兼南方医院病理科主任丁彦青带领团队主刀完成了第一例SARS死亡病例的尸检,其后又做了三例,为SARS病因的明确、发病机制、治疗、防护、预防再发和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措施的建立,均作出了突出贡献。

“那是一名60多岁的女性患者,也是广东省第一位因SARS离世的患者。我们观察全部脏器看到,病变非常严重。肺部、肝脏、脾脏、淋巴结、心脏等器官都有病变。尤其是肺部严重的肺水肿和组织坏死,肺泡上皮增生,肺泡充满渗出物,肺透明膜形成等。”丁彦青根据病理变化和特殊染色证实,观察到病毒包涵体,确定是病毒感染。“重复做了3次检验,都是这种结果。之后13日解剖的第二例,也是这个结果。我们确定它是病毒性肺炎。”

在这之前,新华社发布了北京同行的结论:“非典型肺炎病原是衣原体。”当天晚上,丁彦青仍坚持“不是衣原体,是病毒”的判断,并写下了四条依据。这其中,非常关键的两条信息来源于病理解剖观察结果:第一,衣原体肺炎属肺间质肺炎,肺泡隔会增宽,但这次非典型肺炎死亡病例尸检显示,肺泡隔变化不大;第二,在本次发生的非典型肺炎病例中找到了病毒包涵体,这是诊断为病毒性肺炎的重要依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钟南山:遗体解剖发现肺部有大量黏液 前期未解剖原因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