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抖音走红的危重患者:我更擅长做一个合格的好医生

“大家知道我是谁吗?我不是大人物,但你们一定对我感兴趣……”

“我很潇洒的,我的性格很好,我有很多故事。”

戴着氧气管,视频里的余昌平,乐观自信,金句频出。

他用浓重的武汉口音,风趣幽默地描述自己感染病毒后的状况,以及治疗过程,鼓励大家消除恐慌,正视疫情。

余昌平,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2003年SRAS期间,他担任医院发热门诊组长,此次担任医院冠状病毒防治专家组成员。

从一线医生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重患者,1月31日,还戴着氧气管的余昌平拍了4个短视频。

他的4条短视频在2月2日陆续发布,很快引发广泛关注。

2月4日,央视《焦点访谈》报道了余昌平,更多的人通过电视屏幕,了解到他讲述的科普知识。

楚天都市报记者通过电话,与余昌平进行了对话。

对话实录

“早期症状连我都被迷惑了”

记者:您是呼吸科专家,怎么感染上的?

余昌平:我怎么会感染呢?什么时候感染的?谁感染我的呢?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作为临床医生,会接触很多病人,冲在最前面,感染的概率是非常高的。

1月14日我开始发烧,38.5度,别的一切正常,不流鼻涕不咳嗽。当时有个现象就是,吃东西就打嗝、打屁,我很疑惑,是胃肠炎吗?不像,也不拉肚。

1月17日,本来科室要一起吃饭,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感染了病毒。于是立即给同事打电话,申请做CT检查。

结果显示,双侧肺部都有问题,必须马上住院。与我一起检查的,还有另外一个同事,有点乏力,一查,也是这个问题,我们两个同时住院。

住院前3天,我感觉还好,没有胸闷气喘,还能自己下楼做CT。

然而结果并不乐观,复查结果出来,双肺病变在增加,这个是我能料到的。

病毒性肺炎肯定是一天比一天加重的,就是看程度,我希望它慢点。

但是没想到复查之后第三天,病情急速恶化,有5天都没起过床,坐起来都没机会了,胸闷、憋气、呼吸困难,只有吸氧才能好受一点。

拍抖音走红的危重患者:我更擅长做一个合格的好医生

“熬过一周危险期就能活”

记者:用您的话说,这次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怎么挺过来的?

余昌平:除了医护、家人的精心治疗和照顾,最主要的就是两点:信心加抵抗力。

大概到了第4天的时候,我开始问自己:我会不会死掉?我当时估计,这个可能性是30%。

5天时间我都没有好转,再加重两三天,可能就活不过来了。

但如果5天过后稳住了,那就有希望了,甚至会好转,所以我总还是有60%—70%的期望能活得过来。

我迷迷糊糊地躺着,想起自己平时身体比较好,抵抗力强,可以和这个病毒打下去。

当时还有个信念,虽然呼吸困难,但是能吃能喝能睡。呼吸不畅时吃不动,我就慢慢吃。

确诊后,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活下来,想着自己的那些病人怎么办,我很有信心:因为我了解这个疾病,所以没关系。

第5天复查CT对我来说很重要,看能不能稳住。结果显示,真的稳住了,接下来就是拉锯战了。

“用轻松的方式消除大众恐慌”

记者:怎么想到用短视频跟大家讲自己的经历?

余昌平:挺过了最难的那几天,我的身体和精力都在慢慢恢复。

大概到了1月底,我开始刷手机了解外面的疫情。一下子,信息实在太多了,看得难受。

作为一个专业医生,着急啊,我总觉得自己能做点什么事。

身处病房,还带着氧气管,于是,就想着用视频跟大家聊聊天,就跟我平时说话一样。

我平时也喜欢跟病人吹吹牛,讲讲故事,大家都挺爱听的。其实,我就是想着,用短视频这种大家现在挺乐意接受的方式,加上自己特殊身份的亲身经历,为大家的科普一下新冠病毒以及医学常识,让人们不要过度恐慌,学会科学理性的看待。

拍抖音走红的危重患者:我更擅长做一个合格的好医生

“特效药并非病毒控制的重点”

记者:2月5日晚上开始,“方舱医院”开始收治轻症患者,从医生角度,您如何看待这个举措?

余昌平:建设“方舱医院”进行隔离观察治疗非常必要!

从现在的病例情况来说,这场疫情的一个特点是确诊的病例很多。但大数的病人是轻症,不重,只需服用少量的药物,密切观察。

现在,武汉扩建方舱医院,这是个好事,能更大限度的控制传染,也帮了很多轻症可能变重症的病人把恐慌解除掉,没有后顾之忧,事情就顺了。

关于疾病的治疗,我觉得重点并不是要尽快找到特效药物,因为那不是短期内就能搞定的,SARS过去了17年,依然没有很好的特效药物。对抗病毒,最关键的还是靠个人的体质,医生就是做好疾病的维护,尽早发现疾病,及时处理并发症。像我这样,吃好喝好心情棒棒的,才是对抗病毒最重要的。

“最想感谢的人是妻子”

记者:大家都很关心您和您妻子最新的近况,你们两人估计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余昌平:谢谢大家的关心。生病以来,我最想感谢一个最特别的人,她就是我的妻子。

隔离期间,中途我的夫人过来陪护,本来是不被允许的。但当时我几乎已处于弥留,而医院的人员调配紧张得不得了,如果没有人护理,我可能会死掉,于是就同意了,好在我对疾病比常人更了解,知道她即使患病,多半也是轻症。

后来她被感染,虽然是轻症,但也是我不对的地方,毕竟把她置于危险之中了。

目前,她没有大问题,很快就可以出院了。我现在也一天比一天好,只是因为视频的原因,最近受关注比较多,所以这几天没有休息好,但我们的情况都越来越好。

今天做的核酸检测,虽然还没有转阴,但肺部已经恢复了60%-70%,相当不错了,说话喘气的情况也比之前录视频的时候好了很多。

当然,最希望的还是能尽快出院,回到自己熟悉的战场。

相比于做一个会说讲科普段子的患者,我还是更擅长当一个合格的好医生,那才是我的主场。

视频分享实录

关于检测与诊断标准

我们医务人员接触的多。没有症状,又不咳嗽发烧,做个CT,发现双肺上有轻微改变,范围很小,这就说明得了这个病。这是很早期的,都还没症状,但是这个早期和潜伏期也是具有传染性的。不见得要等到核酸试剂盒的检查,我们临床检查是很准的,可以做个初筛。战术上要重视它,防死它,战略上我们不怕,绝大部分没事。

早在1月31日录制视频时,我就建议专家组制定快速临床诊断标准,建议为两个半标准,其中,一个是肺部符合病毒性肺炎的改变,二个是疫区或者接触史,二个半是有症状发热或咳嗽。同时,建议湖北省的疫情报告把临床诊断病例数排第一,临床诊断更准确真实,简单快捷,能提供正确决策。

2月5日下午,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规定将CT影像结果作为临床诊断病例的诊断标准(只限于湖北省内)。

关于消毒

网上有很多关于消毒的回答。呼吸道感染,主要一个戴好口罩少接触,少通过呼吸道感染。另外现在说的很多的接触传染,比如手摸手机、摸物品,接触到脸、鼻子、口腔,特别是眼睛,球结膜是个薄弱的地方,容易传染。多用酒精消毒,手、手机、物品等多消毒,细菌(病毒)游离在空气中的时间不长,高温也可以杀死它。

关于和普通感冒、流感的区别

现在还有问得比较多的,流感的问题。新冠状病毒感染是以发烧为主,咳嗽都很少,而流感是什么,是以高烧、咳嗽为主,同时还有流鼻涕打喷嚏的症状。治疗过程中出现流鼻涕打喷嚏的,一般和冠状病毒的关系不大,就是普通感冒或流感。现在是流感感冒高发季,不能把所有的都算在(病毒性肺炎)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拍抖音走红的危重患者:我更擅长做一个合格的好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