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日记(2月23日) 请战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疫情日记(2月23日) 请战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现存确诊51415例,现存疑似4148例,现存重症10968例,累计治愈23189例,累计死亡2446例(据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8月15日公布最新统计数字,非典数据为:中国内地累计病例5327例,死亡349人;中国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中国台湾665例,死亡180人。共死亡829人)。可以说读出三个信息:一是疑似减量,令人鼓舞;二是重症存量还很多;三是死亡率较高。23日召开的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强调,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我们来说,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由此可见一斑。除疫区湖北外,其他地方的疫情似乎已经平稳,有的地方人民蠢蠢欲动,开始赏春透气,官方媒体一再呼吁,不要扎堆,不能掉以轻心,中央也指出,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许多事情是不能吃后悔药的,切忌病毒趁着返工潮卷土重来!

我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自2020年2月24日零时起,我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一级调整为二级(1月25日18时起,我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即为重大级别,从2月22日因疫情而临时封闭的高速公路收费站,现已全部恢复通行。我市公交又从24日开始有条件恢复6条公交线路。

今天要重点谈三个女性。

疫情日记(2月23日) 请战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第一个女性是协和江北医院/蔡甸区人民医院消化内科医生夏思思,在抗击疫情一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经救治无效去世,年仅29岁。医院公告显示是2月23日清晨6时30分抢救无效而去世的。由于她负责的一位病人确诊为新冠肺炎而不幸感染的。作为同是医生的丈夫回忆说:“刚开始病情比较平稳,我们还商量,等她好了,我俩一起上一线。”还有就是她的父亲的在朋友圈发的令人动容的话。一个职业的操守去坚守无论在平时还是战时都是需要一点境界的,也许这种境界在有的人身上早已化作云淡风轻。

疫情日记(2月23日) 请战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第二个女性是杜富国妹妹杜富佳出征武汉抗疫一线,杜富佳说,雷场是哥哥的战场,如今疫情当前,抗疫一线就是她的战场。“我是以我哥哥为一个标杆,他的‘让我来’的话,是给我一个力量吧!”这些芸芸众生中诞生出的英雄多么富有魅力,何况是兄妹共赴国难的传奇佳话,值得我们赞扬的同时,我们是否考虑不能让英雄出在一个家庭,《拯救大兵瑞恩》的电影说的就是8个人为救一个唯一的儿子的故事。我们当地政府也应该多思量思量,留在当地抗击疫情同样也是英雄!

疫情日记(2月23日) 请战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第三个女性是一名被害的南医大女大学生林某,28年前南医大女生遭奸杀案于23日告破。2月23日,有网友发布微博称,南医大女生被杀案告破。据称警方发现了嫌疑人的一个亲属,其 DNA 与南医大命案嫌疑人的 DNA 比对高度符合,经过进一步排查,最终找到了嫌疑人为被害人林某的师兄。警方在通报里写到:专案组牢记职责使命,坚持盯案不放,采取多种措施,锲而不舍。一起28年前的案件能够在今天获得重大突破,说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是警方高度负责任,告慰死者的使命感使然,这其中是需要有人具有坚守的信心和决心的。

今天的噩耗还有孝感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中共党员,黄文军同志也不幸被感染,于2月23日下午19时30分牺牲,年仅42岁。看到他1月24日的请战书让人感慨万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非常令人欣慰的是中央已经出台关于对医护人员的关爱政策,其中有许多非常实惠的令人点赞的亮点,如提高疫情防治人员薪酬待遇,各地要在落实现有政策基础上,将湖北省(含援湖北医疗队)一线医务人员临时性工作补助标准提高1倍、薪酬水平提高2倍,扩大卫生防疫津贴发放范围,确保覆盖全体一线医务人员。做好工伤认定和待遇保障。实施职称评聘倾斜措施等等,这些政策是真正的给前方一线的人员的力量保障,政策就需实实在在、接地气,不唱高调子,亮出真法子,不让前方凉了心,确保真实惠。

疫情日记(2月23日) 请战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据报道,23日的日本天皇生日寿宴,有400多高官在皇宫聚餐。不知是做了相关消毒和防疫准备,信心百倍,还是日本皇室不以为然,仍我行我素,在疫情开始蔓延的时刻,政府和皇室的这种示范不知会不会给日本的百姓传递出什么错误信号呢?韩国的感染者也在上升,其他国家也有感染增量,不知我国争取的时间,各国做好防控准备没?在命运共同体的今天,不可能独善其身,尤其在病毒肆虐的当前,需要共同抗击,谁也不能看谁的笑话,谁也不能袖手旁观。如果疫情在全球蔓延开来,影响的不仅仅是人的身体健康和国家经济,恐怕我们要把眼睛穿越历史,回溯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了,世界格局变动未曾可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此次疫情让人类命运站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今天在单位值班,同时主要陪领导把校园疫情防控看了看,还有就是把扶贫的建档立卡情况再梳理。晚上写了篇新闻报道,然后继续阅读了关于现代文人的隐与痛中的《苍蝇的发现》《鲁迅拒客》《拒客之后》三篇,主要围绕鲁迅的一些传言和鲁迅在待客上的拒客态度,与好客的胡适作了对比,胡适喜欢待客,所以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中国哲学史》《中国文学史》都只写了一半,而不易接近的鲁迅却作品不断,让人对自己的业务和社会交往有所启发,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顾此失彼,做好权衡,才能相得益彰。

晚上下了雨,虽然不大,但这初春之雨却正是春耕时节好兆头,尽管疫情不期而遇,但复工复产和春耕的消息正如春雷,让人振奋,农时不可耽误,但疫情又不可不防,这也是我们需要权衡的,“宜将剩勇追穷寇”,让我们共同期待一个永恒的春天吧!(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疫情日记(2月23日) 请战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