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致股东信八大看点:我死后,你们也不许卖我的股票

前几天,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官网公布每年一度的致股东公开信。

很多投资者会根据巴菲特的信来学习股神巴菲特在未来布局中的一些投资策略,一如既往,巴菲特这封2020年致股东公开信,主要讨论的是伯克希尔2019年的得失。

巴菲特的信,篇幅不算短,有时候还会结合一些案例背景进行讨论。

今天,我们对这封信的要点做个分析,供各位投资者参考,或许对各位投资体系的建立有一定的帮助。

看点一:没有超配科技股,业绩“落后”是个问题吗?

依照惯例,巴菲特在信中的第一页是伯克希尔业绩与标普500指数表现的对比。

显而易见,巴菲特今年跑输了标普500:

2019年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11%,而标普500指数的增幅为31.5%。

巴菲特业绩增幅大幅落后于标普500指数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美股不断创新高,主要是科技股的推动,虽然伯克希尔有苹果和亚马逊等科技股,但仍然还是以消费和金融股为主。

那么,“年度排名”不佳,是不是一个问题?

我们来看长期数据:

长期来看,1965-2019年,伯克希尔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0.3%,远远超过标普500指数的10.0%,而1964-2019年伯克希尔的整体增长率是惊人的2,744,062%,而标普500指数为19,784%!

也就是说,巴菲特依然按照他传统的“打法”,没有特别超配科技股,但在长跑中仍然是大幅超越“对手”标普500的。

其实,关于科技股的问题,历史上已经有过多次探讨,不过巴菲特仍然保守的坚持自己的理念和策略。

这一点,或许值得当前A股投资者反思,在当前科技股、科技主题基金火爆的背景下,有必要保持一份冷静。

看点二:不得出售伯克希尔股份

巴菲特出生于1930年,到2020年,他就快要满90岁了。

对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管理的巨大财富而言,巴菲特的高龄也是不少股东一直以来担忧的——而巴菲特近年来也毫不避讳的讨论过这个问题。

这一次,他说得更为详细,甚至明晰了自己遗嘱当中的内容: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表示:“我和芒格想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我们退休后保持繁荣发展。芒格持有的伯克希尔股份超过其家族的其他任何投资,而我的全部净资产中有99%以伯克希尔股票形式存在。我从未出售过任何伯克希尔持股股票,也没有计划这样做。我的遗嘱目前明确指示其执行人以及管理我的财产的受托人——不得出售伯克希尔股份。”

2020年度巴菲特股东大会将于5月2日举行,据悉,巴菲特的两名副手Ajit Jain和Greg Abel将在会上有更多的曝光机会。

和往常一样,雅虎将在全球直播此次活动,关注巴菲特的人们可以通过网络来观看。

巴菲特也特别强调:两位关键投资经理Ajit Jain和Greg Abel将在会上有更多的曝光机会。

“这种改变很有意义。他们是杰出的人才,无论是作为管理者还是作为个人。”

巴菲特的此番表态,或许与接班人有关。

看点三:资产过于集中在股票,是一种潜在的风险

尽管巴菲特长期业绩相当优秀,但他在信中通常更乐意探讨自己的不足、风险点。

这一次,他强调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目前面临的几大风险:

公司投资决策和资本配置依赖少数关键人物;需要合格人员管理和经营各种业务;投资异常集中于股票,公允价值波动大;竞争和科技可能会侵蚀公司特许经营业务,并导致收入下滑;一般经济状况的恶化可能会大大降低公司的经营收益,并损害公司以合理成本进入资本市场的能力;恐怖行为可能会损害公司经营业务;监管变化可能会对公司未来的经营结果产生不利影响;网络安全风险。

应该怎么来看巴菲特提出的这些风险点呢?

其实巴菲特是按照现实面临的风险大小来进行排序的,也就是说,他更大程度上认为,目前情况下“缺少人才”(决策集中于少数关键人物)、“资产集中”(异常集中于股票),是两个最大的问题!

再结合到巴菲特对于新人的介绍,我们可以预期,巴菲特在他进入90岁后,逐渐会着手调整和解决这些关键风险点!

看点四:收购一定要符合三大标准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表示,我们不断寻求收购符合三个标准的新企业。

首先,它们的净有形资本必须取得良好回报。其次,它们必须由能干而诚实的管理者管理。最后,它们必须以合理的价格买到。

可见,价格因素是放在最后一位考虑的。

不过,巴菲特2019年收购的动作并不多,可能主要还是由于去年是美股整体上是牛市,没有到一个让巴菲特心动的价格。

巴菲特曾说,“股灾是上帝送给价值投资者的礼物,”只有在股灾发生的时候,才有机会按特别低的价格买入心仪的股票。

很明显,去年巴菲特没有找到更多这种被低估的公司,因此去年的收购并不多,但是将来巴菲特表示还会继续举行重大的收购,但是由于现在股价还较高,所以还需要等待一个时机。

这正是股神巴菲特的成功之处,在市场疯狂的时候进行减仓,来保留大量的现金;而在市场低迷的时候大量地抄底,从而获得了长期满意的回报。

看点五:回购是要做,但不会在任何价位上支撑股价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望伯克希尔的股票数量下降。

“如果股价价值折扣扩大,我们可能会更加积极地购买股票。不过,我们不会在任何价位支撑股价。在2019年,伯克希尔的价格/价值等式有时是适度有利的,我们花了50亿美元回购了公司大约1%的股份。”

某种程度而言,巴菲特2019年股票回购量低于预期,可能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美股在去年出现了大幅上升,三大股指不断创历史新高,导致股价明显高于账面价值。

因为根据巴菲特的一贯的做法,一般是在股票的价格高于账面价值,但是低于他对公司价值估计的时候,才会进行大量地回购。回购会让公司的EPS上升——同时会让每股账面价值下降。

伯克希尔在去年账上拥有1279亿美元的天量现金,巴菲特并没有用它来进行大量的股票回购,大概率主要是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较高有关。

看点六:持仓市值2480亿美元,浮盈125%,苹果第一大

据巴菲特旗下伯克夏尔哈撒韦公布的最新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底,公司持有股票总市值2480.27亿美元,盈利125%。

公司前五大持仓中,绝对收益都超过100亿美元,而且收益比例也均超过100%。

其中第三、第四大持仓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的盈利分别高达16倍和13.7倍。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苹果作为第一大持仓,账目浮盈达到383.8亿美元,收益109%!

巴菲特近几年大量买入苹果公司,并且多次表示对于苹果CEO库克以及苹果公司的看好,并且苹果作为全球智能手机的领跑者,账上拥有大量的现金,苹果也逐渐从纯科技股转变为科技+消费类的股票,具有了巴菲特选股的特征,因此是巴菲特进行了大量的增持。

巴菲特买入苹果之后,苹果股价不断地创出新高,一度是全球最大市值的公司,从而为巴菲特投资组合贡献了巨大的利润。

看点七:不要预测利率

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表示,从来不喜欢玩预测利率的游戏,因为不知道未来一年、十年或三十年里利率的平均值是多少。

“我们或许有些偏见地认为,在这个话题上发表意见的权威人士,恰恰是通过这种行为,透露出的更多的是和他们自己有关的信息,而不是关于未来的信息。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表示,未来股价可能发生任何变化。偶尔,市场会出现暴跌,幅度可能达到50%甚至更大。”

值得思考的是,预测利率、预测各种宏观经济数据,是中国经济学家、科班研究员最喜好做的事情,并且他们一旦预测接近或相同,必会大书特书。

问题是,这种预测利率的事情,到底对于投资有没有指导意义?

巴菲特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巴菲特仅仅表示低利率具有好处:“芒格和我无法预测未来利率走势,但如果在未来几十年内都接近于当前的利率,并且公司税率也保持在现有低位附近的话,那么几乎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时间推移,股票的表现将远好于长期的固定利率债务工具。”

看点八:为什么要“保留盈利”?

关于复利的意义,巴菲特在以往曾多次探讨过,不过,这一次,他讲得更为直白和详细:

在信中,巴菲特通过引用埃德加·劳伦斯 · 史密斯(Edgar Lawrence Smith)在《普通股的长期投资》的话再次强调保留盈利的力量,复利增长是惊人的。

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说:“我一直读完全书,才大致搞清楚了史密斯先生最新奇的,当然也是最重要的观点到底是什么。那些真正优秀的工业企业管理层是不会将他们每年所获的利润都全部派发给股东的,这是一个基本原则。

哪怕不是所有年景,至少在好的年景下,这些企业都会留下一部分利润,将其重新投入到其业务本身。

这样就创造出一种有利于可靠的工业投资的复利运营模式。经年累月,这笔可靠的工业财富的真实价值就会以复利速度增长,更不必说股东们还得到了源源不断的股息。”得到了这位经济学大家的加持,史密斯一夜成名。

在史密斯的这本著作出版之前,保留盈利的做法居然会让股东们都感到不满,这样的逻辑,今人已经很难理解了。毕竟,我们现在都知道,当年的卡耐基、洛克菲勒和福特等大家族之所以能够积累起令人瞠目结舌的巨大财富,靠的就是保留住很大一部分企业盈利,将其投入未来的成长,创造出更大的利润。

事实上,不光是这些巨头们,在全美的范围内,真不知有多少具体而微的资本家们是靠着重复同样的剧本而发家致富的。

不管投资者们变聪明的速度有多么迟缓,到今天,保留盈利用于再投资的数学公式都已经被大家充分理解了。

曾经被凯恩斯评为“新奇”的观念,对于现在的高中生都已经是常识了——将储蓄和复利结合,就可以创造奇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巴菲特致股东信八大看点:我死后,你们也不许卖我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