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

网传消息:2月17日在美国Youtube视频网站上,一名自称保罗-科特雷尔博士的人爆料,说美国疾控中心(CDC)隐瞒新冠肺炎疫情。他说,一位来自“美国CDC内部线人”发消息给他:美国境内已经有超过一千例新冠病毒患者,为了避免引起恐慌,美国CDC故意隐瞒了这一数据。

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

鉴定结果:谣言

权威解读:

保罗-科特雷尔博士并非相关专业人员,其本科专业和博士专业都是金融相关。他曾利用两年时间进行医学预科学习,但未获得医学学位。从2017年开始在哈佛大学攻读生物学硕士,至今尚未拿到学位。这位爆料者的假说是:新冠肺炎是人工合成的,因为有HIV蛋白的插入,使得新冠病毒很容易感染CD4细胞,进而避开人体免疫系统;新冠肺炎的感染者是官方报道人数的十倍以上。但是这些假说都没有可靠的证据支持,其解释也牵强附会。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可以在约翰霍布金斯大学系统工程和科学中心(Johns Hopkins CSSE)网站上看到,其数据来源清晰可查。而保罗-科特雷尔在其视频中说他们还没有拿到确切证据。以传播距离和人员交流程度可以对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进行拟合,进而估算出美国新冠肺炎人数。美国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不会超过日韩和港澳台的确诊人数,更不会超过一千人。

查证者:神经生物学博士 王飞

延伸阅读:

一个乱给自己扣帽子的“吹哨人”

这位Paul Cottrell在视频中自称自己为博士,并且在Linkin网站上也标明自己是MBA, PHD。但是我们仔细看下他的简历,就知道自封给自己的帽子,有些戴不住。

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

Paul Cottrell的简历显示,他在一个名为Wayne State University的学校获得了学士学位,并在2007年到2008年获得了该学校的金融学专业的MBA。2010年至2015年他在Walden University获得了金融学博士学位。之后他在2017年至2019年在Fordham University进行了两年医学预科学习。他从2017年进入哈佛大学,学习生物学专业至今。

这些都说明,他是一个刚入行的学者,虽然其在金融界摸爬滚打很多年,但是对医学和生物学只能称得上是个“菜鸟”。一位非专业的人士,从美国CDC内部线人得到了惊天的消息,自己还没有能力辨别真假,就急于向大众公布。这样的消息不值得大众相信。而且在视频中他说这个信息本来只是他和朋友之间的交流,不应让外人知道,但是实际上他却公布了出来。他还说手头有几个未被CDC收录的病例,但是这些蛛丝马迹的证据,不足以支持美国新冠肺炎人数超过一千人的结论。

热衷于新冠肺炎是人工合成的讨论

在这条爆料美国CDC的视频之前,Paul Cottrell已经发过好几个视频,其中包括他讨论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他利用自己生物学所学的知识,对新冠病毒的序列进行比对分析,认为新冠肺炎是人工合成的,可能是政府制造的生化武器。整个视频Paul Cottrell通过解读之前发布的研究文章来推测新冠病毒是怎么来的,但是我们却找不到更多实质的证据。似乎阴谋论更能抓住人的眼球,在大众对新冠病毒恐慌无助之际,一点点微弱的相关事件就足以勾勒出一幅惊天的阴谋。

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

在Paul Cottrell的很多视频中,他喜欢身穿印有Harvard标志的衣服,头戴Harvard标志帽子。或许这能够让这位爆料人显得更加专业,说的话更有说服力。但是从他的话语间,我们听不到专业的解释和有逻辑的推断,通篇都是他擅自下的惊人结论。他的种种行为让我不由联想到电视广告中的促销员,他们通过各自心理暗示来推销自己的产品,当其观点不被人接受时,他们就通过其它与内容无关的东西加强宣传效果。

网友说得好:不要什么人都跟李文亮比,说自己是“吹哨人"。中国的八位可都是一线专业医生,亲身接触了病人。

美国新冠病毒人数

其实我们可以从很多公开的渠道获得新冠肺炎患者人数的信息。

不仅美国CDC会报道,美国的科研机构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约翰霍布金斯大学系统工程和科学中心就统计了全球新冠肺炎患者的人数,而且标明了数据来源。

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

从其给出的数据来源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引用来自WHO, 美国CDC等机构的数据外,还标明了数据的分析和取舍方法。相比于Paul Cottrell那个“线人朋友”的没有依据的爆料,更具有说服力。

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

简单的模型预测

最能揭露谣言的武器,就是科学。

我们不妨用科学的方法对美国新冠肺炎患者人数进行估算,看看是不是已经超过一千人,是不是已经在美国流行开来。

我们的基本理论依据是病毒的传播是遵循客观自然规律的,也就是病毒会随着距离的增加而降低传播效率。因此我们可以将各国距离中国的大概距离统计出来作为横坐标,之后将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公布的新冠肺炎患者人数作为纵坐标,并对这些数据进行简单的拟合。我们可以看到,随着距离的增加,新冠肺炎患者的人数会下降,而距中国较近的几个国家和地区是新冠肺炎患者聚集的地方。

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

当然,这种估计具有局限性,因为现在病毒的传播会因为交通的便利而得到更加迅速的发展,不再以距离作为限制条件。国与国之间更多是通过飞机携带的乘客交往,距离这一因素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因此,我们应该统计中国和各国人员交流密集程度,不妨用每年中国人到世界各国旅游的人数来进行拟合。

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

在这张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交往比较密切的几个国家和地区具有较高的新冠肺炎发病率,而交往比较少的国家,发病率相对较低。这些数据可以进行线性拟合。

通过这些拟合,我们可以估算出美国新冠肺炎患者人数。从美国地理位置以及美国和中国人员交流程度来看,其患者人数不可能超过日本和韩国。因此,美国新冠肺炎患者人数超过一千人的说法不攻自破。

就算美国CDC的数据是假的,全球其他国家的数据不能都是假的。基于其他国家数据的预测,我们就知道美国新冠肺炎患者的大概人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谣言:美国吹哨人爆料美国新冠患者已超1000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