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

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

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

作者简介:刘筱蓉,女,笔名:青青河边草,四川彭州人。文学爱好者。有作品发表于中国作家网。

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

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

微信收稿

审阅 忠明

小狗朵朵

文/刘筱蓉

一直以来,我不喜欢狗狗,任凭别人吹嘘得如何的好,我都不会改变对它的看法。狗就是一个畜生,当然不会听话,只会到处拉屎撒尿,我可没有时间和精力来伺候它。这种对狗狗的偏激看法,直到朵朵来到了我家,才传递改变。

当家人惴惴不安地抱着一条怯生生的小狗走进家门,我很愤怒,大声叫嚷着要将它送人。在老公和儿子多次劝阻并许下不准狗狗进客厅,只能呆在花园里的承诺后,我勉强答应暂时收留了它,并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朵朵。在花园大门旁那个可以临时躲雨的地方,丢下一个狗窝,就是朵朵睡觉的床。

这只名叫朵朵的小狗就像知道我讨厌它似的,黑黑的大眼珠不看别人老是盯着我一个人转,引得家人很是嫉妒。在朵朵这样无辜的,忧郁的,满含深情的眼神攻势下,我对它偏执的认识有了一些改变。

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

朵朵聪明漂亮、活泼可爱,特别爱撒娇,而且不易掉毛是她最大的优点。每天早上出门看见它恋恋不舍的眼神,晚上回家它就像个热情的迎宾小姐,接了这个接那个,忙得不亦乐乎。

渐渐地,我发现朵朵非常听话。只要家人不准它出门,它就乖乖地站在原地绝对不会越雷池半步,而一旦有了要出去玩的指令,它就高兴得像个得了宝贝的孩子,激动地跳跃着前行。我开始有点点喜欢它了。而最让我感动的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彻底颠覆了我对狗狗的看法。

好友蕾蕾爱狗如命,有一只叫憨憨的小狗,小巧玲珑。蕾蕾要外出,将憨憨寄在我家住二天。憨憨的到来,除了我全家上下如获至宝外,特别是我家朵朵,更是无法言说的喜悦。

那天,我下班回家,一眼看见憨憨全身湿透,站在花园里,瑟瑟发抖。天啦!它可是蕾蕾的命,这样带着寒意的深秋,儿子居然给它洗澡。我怒气冲冲地叫来儿子,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训斥,儿子听完我的训斥,哈哈地大笑起来。我大惑不解,儿子拿来手机,一边给我看拍下的视频,一边给我解释。原来,朵朵对于憨憨的到来简直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爱得不知所措,一整天伸出舌头不停地舔憨憨,以至于把憨憨浑身上下舔得没有一寸干的地方。我也是晕了,狗狗爱到极致也不过如此。

夜晚,下了一场大雨,想到花园大门旁边有遮雨的地方,也懒得管它们,继续着我的美梦。

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

第二天早上,眼前的景象不得不让我感动,同类深深的关爱在朵朵那里展现得淋漓尽致。昨晚那场大雨真的是大,朵朵的狗窝全部湿透,花园大门旁就没有一个干燥的地方。在大门旁一个装满书籍的废弃纸箱里,小小的憨憨躲在里面,舒服地撑着懒腰。而全身湿透的朵朵硬是用狗爪给它的最爱刨出了一个小小的只够憨憨躲雨的窝。看着一地的碎纸片,看着湿透的朵朵,看着开心的憨憨,我们一家三个面面相觑,再无言语。

朵朵不仅对同类表现出非同寻常的爱,对它的主人更是贴心的温暖。

那天,因为和家人对于一个问题没有达成共识而大吵了一架,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吓得朵朵赶紧躲在一颗石榴树下,半天没有动静。那只圆圆的黑眼珠就一直对我察言观色,我心情烦躁半天都未释怀,而朵朵就在远远的树下看着我,一动不动也未释怀。下午,我怒气渐消,坐在花园里看那开得像一团火的石榴花。朵朵才小心翼翼地靠近我,用头慢慢试探着摩擦我的脚。我微笑着叫了一声:"朵朵。"它便活泼起来。

我才知道,朵朵于我就是一条可以任意抛弃任意打骂的狗,而我们就是它生命的全部。

北极星文学编委

总顾问 : 杨克

顾问团委员:

杨克 周瑟瑟 绿岛 大枪 雪野

林栩 风过园林 邹晓慧 班琳丽

云子 张黎明

(排名不分先后)

总策划师:阳坡牛

副总策划师:任晋渝 苗旭宏 绿荫

总编:空城

副总编: 阳坡牛

执行副总编: 青春

现代诗歌荣耀主编 阳坡牛

现代诗歌主编 鲁风

现代诗歌副 主编 特霞

第一组 鲁风 天龙八部(负责人鲁风)

第二组 特霞 醉红颜 (负责人特霞)

第三组 桑根 金子(负责人桑根)

第四组 兰叶子 董贵元(负责人兰叶子)

第五组 麦先森 无我(负责人麦先森)

编辑 :青海 原振东

古诗词主编: 素心禅客 副主编 破剑 编辑 牛魔王

散文主编:忠明 编辑 :紫云儿 闲庭信步

小说主编: 天风亦舒 编辑: 乡音

文图编辑: 青春 紫云儿

稿件管理:雪纷飞

北极星文学群主编: 雪纷飞 副主编: 阿兰 车森

管理员: 影子

本文为北极星文学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宠物 » 我一脚踢开放在花园里的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