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抗疫困境:经济待复苏 奥运起风波

日本抗疫困境:经济待复苏 奥运起风波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日本疫情风波愈演愈烈。

截至日本当地时间24日上午9时,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838例。

其中日本国内累计确诊133例;“钻石公主”号邮轮的乘客和船员累计确诊691例;从武汉乘坐包机返回者累计确诊14例。

在疫情突然暴发与舆论的压力下,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信在2月22日的记者会上道歉了。

他表示,“钻石公主”号下船的乘客,自2月5日隔离14天的观察期内,都没有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这可能引发传染风险。加藤胜信道歉称,会深刻反省这个错误,并采取措施以防类似案例再次发生—此前,作为日本防疫工作负责人,他一直认为病毒传染的危险性不大,并表示“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知之甚少”,应该从什么时候开始计算隔离期都难以决定。

在防疫形势愈发严峻的背景下,日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也打上了一个问号。

英国伦敦保守党市长候选人肖恩·贝利(Shaun Bailey)甚至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迫使奥运会要更换举办国,那么伦敦愿意从东京手中接过承办权,举办这次体育盛事,“伦敦可以举办。我们有基础设施和经验……我一旦当选市长,能确保伦敦准备再次举办奥运会”。

这番表态自然引起了日本政府的严重不满。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称,在伦敦市长竞选期间“炒作它(疫情)是不合适的”,据其透露,2月22日至3月15日是阻止疫情扩散的“关键时期”“东京都政府原定举办的大型室内活动以及供应食品的活动已经推迟或取消”。

防疫困境

日本神户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从业20年,曾正面参与到抗击埃博拉病毒、SARS病毒的战役中。

但此次进入到“钻石公主”号,他是真的怕了—2月18日晚,岩田健太郎在一段约14分钟的视频中指出,正常情况下,疫区会划分出“绿区”和“红区”,以防止交叉感染,但是“钻石公主”号已经完全是混乱的状态。“你根本不知道哪里有病毒,哪里是安全的。有人穿防护设备、戴口罩,有人没有穿戴,发烧的人可以到处走动。”他说,“在这样的环境下,哪怕是穿了防护设备,也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在游轮上进行事务工作的厚生劳动省和内阁官房各有一名职员确诊感染,两人已住院。

更严重的隐患在于假阴性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这也成为日本政府防疫工作中最为人所诟病之处。与国外乘客回国后需继续隔离14天不同,游轮上的日本籍乘客下船后,便可以乘坐在码头等候的巴士回家,并开始正常生活。加藤胜信此前表示,下船的人员已经结束了2周隔离,并且检测结果为阴性,所以使用公共交通的传染危险性较小。

2月21日,最后一批乘客从游轮离开。但据已统计的数据,有23人自2月5日隔离开始后便再没有接受过检测,并有一名假阴性患者确诊;且据日本富士新闻网报道,第一批下船的日本乘客已经各自回到家中,但自觉居家隔离的人并不多。

在此背景下,日本政府的时间愈发紧迫。根据厚生劳动省在记者会的信息,抗流感药物“Avigan”可能对新冠病毒有效果,日本国内两处医疗机构此前进行了准备,其中一家已在当天对新冠肺炎患者投入使用。

不出意外的话,日本政府最早将于25日公布汇总新冠肺炎对策的基本应对方针。

奥运会疑云

奥运会是否如期而至?日方给出的回答是肯定的。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月21日确认,东京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和残疾人奥运会的筹备照常进行,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对日本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举措“有信心”。“我们将与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和东京政府紧密配合,为举办让运动员、观众安心安全的奥运会推进筹备。”菅义伟说。

话虽如此,但在肖恩·贝利表态当天,日本股市奥运相关板块却损失惨重—日本最大广告公司电通集团急跌4.1%,其竞争对手Hakuhodo DY Holdings Inc则重挫4.9%;在大型活动服务公司中,野村证券大跌7.5%,Hibino重挫9.1%,Tanseisha Co Ltd回落4.7%;运动服装制造商也受到影响,Asics Corp急挫6.0%,美津浓下跌3.8%;日本最大的两家安保公司Sohgo Security Services Co Ltd和行业龙头Secom Co Ltd分别下跌4.5%和1.5%。

Libra Investments首席投资官警告称,市场对疫情影响有点过于乐观, “许多日本投资者看起来过于乐观,暗自希望一旦疫情结束,一切会很快恢复正常。”

日本的筹备工作仍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之中。从2月下旬开始,系列相关比赛测试活动将陆续展开,在被问及日本是否会推迟或取消这些测试活动时,东京奥运会发言人高古正哲连说了五个“不”;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则表示,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将照常进行,从3月26日在日本福岛县第一核电站中转场所“J-village”正式开始,并巡回日本47个都道府县。

取消奥运会对于日本来说,代价十分高昂。从理论上讲,如果东京奥运会因新型冠状肺炎疫情而取消,保险索赔机制将被触发,费率取决于奥运会在哪里举行,保险费通常是实际保险金额的1.5%―3%。而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组织者最近表示,他们的保险预算是97亿英镑。如果保险费是保险金额的3%,光保险费就高达2.91亿英镑。

事实上,疫情暴发之际,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刚刚在2019年最后三个月遭遇了五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萎缩。

因此,2020年被日本政府坚持认定为是经济复苏的重要一年。

从历史上看,1960年,日本正是以东京奥运会为契机,刺激了一大波经济增长,因此对于安倍政府,奥运会是振兴经济、象征灾后重建、提振国民信心的重要举措,而对于小池百合子来说,借助奥运会打造新型都市是极其核心的施政纲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日本抗疫困境:经济待复苏 奥运起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