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宣布“出城令”无效:“慢半拍”和“快半拍”都不行

文|李振忠

武汉宣布“出城令”无效:“慢半拍”和“快半拍”都不行

据武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消息,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24日下午发布第18号通告,称此前发布的第17号通告系市指挥部下设的交通防控组未经指挥部研究和主要领导同志同意发布的,现宣布该通告无效。“对此,我们对相关人员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处理。”(2月24日 中新网)

第17号通告被称为“出城令”,它规定,不属于被要求隔离的人员(包括确诊患者、疑似患者、发热患者、密切接触者及处于观察期的治愈出院患者),且身体健康,没有发热、干咳、气喘等症状者,可以出城。看起来似乎并没问题,然而,此次病毒传染传播广度深度易感染度告诉人们,新冠病毒狡猾、诡异,即便是无症状感染者也具有传染性。严峻的现实也告诉人们,任何形式的解封“快半拍”,都可能造成新的无可挽回的损失。

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这是无需再多加解释的硬道理。然而,这建立在防疫铁壁有效运转、科学严格甚至严厉的基础之上。“快半拍”放出一人,就等于多一分病毒传播的可能。不可否认,人们期待武汉解封,期待“出城令”广而告之大行于天下的那一天,但是,这不能建立在拍脑门或某些个人脑袋发热的基础之上,绝不能被当做一场儿戏。

应对疫情,最理想的状态是“合拍”。武汉疫情初期,因为处置“慢半拍”,造成了疫情难以控制的蔓延。“亡羊补牢未为晚矣”,这是指圈里的羊还有若干,假如所亡之羊只有少量甚至只有一只呢?人们还有机会再作如此无聊且酸溜的“未为晚矣”之论吗?同理,我们已经尝到了武汉控制疫情初期“慢半拍”的无以复加的危害,举国正在为某些人为因素所造成的危害而买单。“快半拍”如果不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的,同样也会造成新的病毒传播与蔓延。

18号《通告》,即便存在“朝令夕改”的诟病,但只要符合中央“外防输出”的重要指示精神,人们就有理由额手称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武汉宣布“出城令”无效:“慢半拍”和“快半拍”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