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

前言:

近两个月来,国内肆虐的新冠病毒打乱了社会的正常运转。人们被隔离在家,每天通过大量的信息来了解疫情动态,随着“潮水”般的信息涌来后,我们被恐慌吞噬地瑟瑟发抖。

目前,湖北乃至全国范围新冠病毒确诊数量正在陆续下滑,国内外多家企业正在对试剂、药物、疫苗等进行开发;全国口罩的供应也趋于平稳...伴随着天气渐暖,希望我们内心的乌云也快到拨云见日之时。

今天,小桔灯网为大家带来三个重要内容,首先要为大家介绍一个被忽视的现象——合并感染。另外,是给大家同步下有关疫苗和药物开发的进程。刚刚得知,浙江第一批疫苗已产生抗体。

试剂应用: 被忽视的现象——合并感染!

相信大家都知道,此次新冠病毒出现的同时也是国内冬季流感爆发期,这一时期季节性流感大爆发。

近日,《中华预防医学杂志》在线发表广州市公共卫生专家的论文《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同时警惕季节性流感的叠加效应》,引发广泛关注。论文认为,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走向极有可能和今年的流感流行季重叠。

这引发了人们对于流感被误诊为新冠病毒的忧虑。北京市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主任梁连春近期接受采访时也称,今年疫情流行正好与流感重合,且初期表现非常类似。

可以看出,上述论文与专家们认为,SARS期间和2009年甲型H1N1流行期间都存在混合感染季节性流感情况,因而推测本次新型冠状病毒与季节性流感也可能存在混合感染现象。

推测仍是推测,经过科学验证的推测才能具有实际临床价值。此时,武汉人民医院不谋而合地带来了实践论证。

合并感染的真相

2月12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研究人员在预印版平台medRxiv 上发表题为“Clinical diagnosis of 8274 samples with 2019-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的研究论文。

论文对,2020年1月20日至2月9日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采集的8397名密切接触受试者样本数据进行评估,发现14.2%的受试者存在多种病原体的合并感染,表示在新冠肺炎患者诊疗时应考虑合并感染的可能性,强调需要更好的临床检测方法来同时筛选尽可能多的病原体。

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

13种非细菌性呼吸道病原体的阳性率(a. 所有患者; b. 非2019-nCoV感染患者; c. 2019-nCoV确诊患者)

研究人员表示,本研究主要针对非细菌性病原体进行检测,而由细菌(如肺炎链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产生的细菌蛋白可以促进流感病毒的传播。

因此,从传播动力学角度看,非新冠感染的肺炎患者较健康人群更易感染新冠病毒,而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尤其是重症患者)也会出现继发性感染。

常见的继发性感染包括鲍曼不动杆菌、肺炎克雷伯菌、黄曲霉、光滑念珠菌和白色念珠菌等。一些容易产生耐药性的菌株(如鲍曼不动杆菌)的感染会使治疗更加困难,患者可能发展为感染性休克。

无独有偶。近日,中日友好医院确诊一例“三连阴”新冠肺炎患者的消息引起社会高度关注,该患者三次咽拭子检测均为阴性,最终通过肺泡灌洗留取标本,核酸检测阳性才确诊为新冠肺炎。

而这位患者在住院前甲流检测是阳性。“这是一个典型的开始被诊断为流感但实际叠加新冠肺炎感染的患者。”王晶用“对我们震动很大”来形容,一方面觉得新冠病毒的隐匿性很强,三次核酸检测皆为阴性;另一方面如果两种病毒合并流行,新冠肺炎的诊断和防治将面临更大的困难和困扰。

从临床角度说,为“断崖式”降低新冠病毒的漏诊率,检测新冠病毒的同时需要检测甲乙型流感病毒等容易与新冠病毒混淆的病毒。

从市场需求角度说,除了新冠试剂外,甲乙流感了试剂的检测不容忽视,希望生产与配送企业保持正常生产、供应。另外,甲乙流感类病毒试剂的需求扩大,对那些未生产出新冠病毒试剂的企业来说也是一个“弥补”损失的机会。

需要提示的是,新冠病毒的合并感染伴随的不仅仅是流感病毒类,也会合并其他类型感染疾病。在合并多种感染时,基于下一代测序技术的运用恰逢其时,它可以检测上万种细菌、真菌、病毒以及寄生虫在内的所有已知基因序列的病原微生物。并有结合其超高灵敏度、不需要培养,以及可对未知病原体或病毒的潜在变异进行识别等优点。

疫苗:刚刚,浙江第一批疫苗已产生抗体!

疫苗初次的出现是在1796年5月14日,英国医生Jenner在一个小男孩的手臂上接种牛痘用来预防天花。这标志着人类第一次从预防的角度战胜了病毒。

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

(图片来源:网络)

2019年末,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像极了当年肆虐的SARS。面对更加迅猛的疫情发展,隔离病患,清除检测存量、加大医务人员救治成为让此次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近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还介绍到:“在疫苗研发方面,多路线部署并行推进研发,预计最快的疫苗将于4月下旬左右申报临床试验,”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天下午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二十七场)上。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孙黎明表示:

在疫苗方面,第1批疫苗已经产生抗体,已经进入动物实验阶段,重组腺病毒载体疫苗,开始进行重组病毒的培养,将于近期开展动物实验。 我省对病毒的筛选到第4代,目前,科研人员争分夺秒,攻克难题。

但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由于疫苗研发的周期比较长,我们必须尊重科学规律,经过科学严谨,安全的研究过程。

目前,疫苗的最新技术路线在同步开展: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最快4—5月份可以有部分疫苗项目进入动物试验阶段。

根据统计,目前国内外有30多家企业正在开发相关类型疫苗,国内已启动疫苗研究的除国家及各个地方的疾病研究中心。

其中包括,强生、Moderna、GSK、吉利德、赛诺菲、华兰生物、未名医药、辽宁成大、康泰生物等企业。

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

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

颇有亮点的事,Moderna做为早启动疫苗的公司之一,正在开发有关开发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而赛诺菲近日也宣布用基因重组技术平台加速开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

其实,疫苗也有像IVD类的较细的划分。主要为:

灭活病毒疫苗:灭活病毒疫苗使用加热或化学方法将培养获得的病毒灭活。灭活后的病毒失去了致病的毒性,同时保留了病毒壳体的主要抗原特征,能够激发人体的特异性免疫反应。

减毒活疫苗:减毒活疫苗通过特定手段对病原体进行处理,使其发生变异,然后将病毒传代,从后代中挑选出毒性较弱的毒株继续重复上述过程,直到获得不会引起疾病发生的毒株。重组蛋白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是将能表达病毒表面抗原的基因序列,通过基因工程的手段转入原核生物中,使其能大批量表达抗原蛋白。再将表达的抗原蛋白提取纯化,用于接种。

病毒载体疫苗、DNA疫苗、mRNA疫苗:这三种不同的疫苗在生物学机理上很相似,都是将编码抗原蛋白的基因序列递送至人体内,利用人体细胞生产病毒抗原,并引起机体的特异性免疫反应。

令人兴奋之于,我们也需要意识到疫苗的研发本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能够真正遇见疫苗“曙光”的是——研制出疫苗样本。对此,我们会进一步追踪报道。

药物研制——围剿病毒,找到关键靶点

前几日,小桔灯网徐锦根博士报道了推荐阅读

(最新研究丨揭示COVID-19超高传染性之谜,刺突蛋白与人ACE2亲和力远高于SARS)的文章。

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

来自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疫苗研究中心的McLellan团队在生物学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发表了新型肺炎病毒的核心组件Spike糖蛋白3.5埃的冷冻电镜结构。

这意味着研究工作人员使得人们从原子分辨水平观察到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结构,为后面的疫苗开发以及抗病毒药物的设计奠定了重要的科学基础,为药物的研发找到了靶点。

需要提示的是,从目前治疗情况来看,对于新冠病毒的治疗,并没有特效的药物。主要是用一些抗病毒的药物和一些对症的药进行治疗,对于出现严重呼吸衰竭或者代谢性酸中毒等情况,主要是对症治疗。

同时现在也发挥了中医药在治疗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而中药当中比如金银花,或者连翘板蓝根等都可以起到抗病毒的作用。

瑞德西伟和它的“兄弟”药物

小编不禁想问,那现在口口相传的“瑞德西韦”疗效试验进展如何呢?除正在试验和开发的药物外吗,确诊病人都依靠什么药物抗病毒呢?

1月31日,顶级医学学术期刊NEJM上发表了一篇有关美国第一例输入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brief report。该患者在1月21日至1月26日期间持续发热38.8度以上,然后在1月27日,开始接受瑞德西韦治疗。随后其临床症状发生了迅速的改善,不再需要吸氧,氧饱和度也恢复到了94%-96%。

值得注意的是,该患者在使用瑞德西韦的同时,还接受了其他各种支持治疗,因此无法判断其症状减轻是否直接归因于瑞德西韦。

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

(瑞德西韦生产企业吉利德)

2月2日,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透露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获受理,将由中日友好医院牵头,在武汉开展。

两项试验的预计完成日期分别是4月27日(轻中度)和5月1日(重度),瑞德西韦究竟是不是治愈新冠肺炎的神药,也只有到时才知晓。

2月19日,国家卫健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

《通知》中完善了对新冠病毒可产生疗效的一些药物,主要有以下:

α-干扰素:a干扰素是机体免疫细胞产生的一种细胞因子,是机体受到病毒感染时,免疫细胞通过抗病毒应答反应而产生的一组结构类似、功能接近的低分子糖蛋白。干扰素在机体的免疫系统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干扰素有很多亚型,其中最大的一类亚型是α-干扰素。

洛匹那韦L利托那韦:用于HIV/AIDS感染的治疗。亦可与其它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联用于成人和6个月以上儿童的HIV感染治疗。在《通知》中提示到这类药物的使用有可能会出现恶心、腹泻、损害肝功能的副作用。磷酸氯喹:磷酸氯喹是一种治疗疟疾和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药物,用于临床已经有70多年的历史。除此之外,抗风湿作用等。磷酸氯喹是一个上市多年的老药,前期体外细胞实验显示它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抑制作用。

阿比朵尔:主要适应症是A类、B类流感病毒引起的流行性感冒,同时对其他一些呼吸道病毒感染可能也有抗病毒活性。

写在最后

小编想用1999年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中的一句话来作为结尾。

“面对如此重灾巨创,柔弱之躯内蕴藏的宽厚与善良,谁说不是一种坚强?也正是人民所固有的善良和坚强,唤起我们一种不可摧毁的希望。

也只有那些曾抱住几块脆弱的木板,在狂风暴雨的急流中颠簸过的人,才能体会到一个晴朗的天空是多么的可贵。是的,希望从来也不抛弃弱者。希望就是我们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新冠病毒的“帮凶”——合并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