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总有效率为92%,降低病死率

2月24日下午,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北京市卫健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就中医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情况进行介绍。据其介绍,截至2月22日,北京中医药治疗率总体为87%。在中医药治疗患者中,使用中药汤药的比例82%。中医药治疗总有效率为92%。

北京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总有效率为92%,降低病死率

资料图 方非 摄

高小俊指出,北京建立了中西医双查房双组长机制, 对各型确诊病例,只要条件符合,在第一时间使用中医药治疗,引导收治的各类病例,包括疑似病例,选用中医药治疗,对新收治患者的首诊首治,按照要求,由中医药医师参与并确定中医药治疗方案。

开展危重型病例中医药会诊。对重型、危重型患者,北京调动中医药技术力量,由市级中医药专家组织会诊并提出治疗方案,其中在一名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中,东直门医院、地坛医院三位中医专家参与会诊,拟定中药处方,连夜给患者服用中药,次日晨患者体温降至37.2度,目前患者病情趋稳,没有进一步恶化。类似案例,还有不少,中医药在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上做出了积极贡献。

北京组建了市级、区级、院级三级中医药专家组。建立了新冠病毒肺炎中医药专家包区指导、中医药呼吸病专家指导组划片包干机制。将专家组划分为五个片组,指导中医药预防治疗、重型危重型救治、康复、科研。对于有转重型、危重型风险的,由市中医局统筹确定的“划片包干”中医药专家进行会诊确定治疗方案。

制定科学有效防治方案指导。在国家卫生健康委诊疗方案的基础上,结合北京的季节气候等特点、已确诊患者的症候,先后制定了二版《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目前正在修订第三版。提出了北京患者的病机及传变规律、治则治法及建议方药和中成药;特别是针对普通人群、密切接触者、有慢性基础病以及儿童等重点人群提出了预防建议,指导医疗机构科学预防。

加强中医药社区防控工作。北京建立了社区临床治疗员、预防保健员、宣传科研员的“三员”工作机制,对重点工程、重点单位、重点人群进行中医药预防服务。对社区排查发现的疑似病例开展中医药早期治疗服务,对集中隔离观察的湖北来京、外地返京人员及密接人群开展预防性服药,社区防控中开展医药培训、宣传。

推进中医药预防性服药。北京二级以上中医医疗机构提供预防饮服务,累计受益近40万人次;建立预防与治疗、药物干预与综合干预,现阶段以定点医院和设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密接人群为对象,社区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等重点人群预防性服药2万人次。

强化定点医院中医药临床科研一体化。北京组织全市20家定点医院,启动新冠肺炎科研工作,所有病例均入组记录,并开展大数据分析研究。主要针对确诊病例的临床用药特别是中药有效性进行研究。西苑医院的化湿败毒颗粒已经申报院内制剂。组织定点医院及相关单位申报北京市中医药科技发展资金项目-新冠肺炎防治应急科研专项。

截至2月22日,北京中医药治疗率总体为87%。在中医药治疗患者中,使用中药汤药的比例82%。中医药治疗总有效率为92%。

延伸阅读:中医药在抗疫历史中屡建奇功 鼓楼中医医院抗疫研制“银花清肺饮”

清晨,刚开完全院第34次新冠肺炎防控会商会,鼓楼中医医院院长耿嘉玮就穿上白大褂,戴好医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帽子,来到医院的京城名医馆出诊。

上午9时30分,她迎来当天第一位患者。这是家住安定门附近的姜女士,为了调理身体,最近一年成为医院的“常客”。

“您哪里不舒服?大小便正常吗?来,伸出舌头看下舌苔……”一番望闻问切之后,耿嘉玮开始在病历本上书写药方。“大夫,这非常时期,能多开点儿药不?”姜女士问道。“这回开了20服药,够你吃一个月了,疫情期间咱们就少跑点儿路。”耿嘉玮耐心回答。

疫情来袭,门诊相对冷清。可作为院长,耿嘉玮已连续一个月没有休息过了,出诊之外,她得掌舵全院的医疗救治和疫情防控。刚送走患者,就有院里的同事来请教“银花清肺饮”的组方用药,仔细核对药材名称和用量后,她还切切叮咛:“咱们中药配伍最讲究‘君臣佐使’,金银花、连翘和黄芩处于‘君’的地位,应该列在前面。”

不少市民都听说过“金花清感颗粒”,这抗甲流名方正是由鼓楼中医医院监制。早在1月下旬,耿嘉玮组织医院的名老中医和专家反复论证,推敲提炼出预防新冠肺炎的独家药饮“银花清肺饮”,“这是我们根据北京地区冬春季节干冷的气候特点以及北方人群的体质和饮食特点等,再三斟酌,运用中医理法方药,加减化裁而来。”

1月25日,大年初一,耿嘉玮和几位专家骨干没顾上“云拜年”,而是赶到医院来“品”药,“熬了六七锅药,反复调整配伍剂量,挨个品尝,才找到苦尽甘来的口感。”自此,每天上午10时,医院统一熬制的“银花清肺饮”就会热气腾腾地出锅,放置在门诊大厅,让患者免费饮用,还会送给全院在岗职工服用。

直面疫情,耿嘉玮并非第一次,2003年的非典、2009年的甲流,她都奋战在门诊一线。这一次,新冠肺炎突如其来,她带领全院职工迅速备战,预检筛查、消毒防护、应急处置、宣传教育等层层跟进。耿嘉玮则变身主考官,走到哪儿考到哪儿。一位急诊护士回忆,一个周日,耿嘉玮下午才督查了急诊科,晚上九点多又来了,她一惊,“院长,您又来了,还想考我们点儿什么?”其实那晚,耿嘉玮在区里开完疫情防控工作会,心中思虑着医院的工作,才又折返回来。从急诊上到三楼的病房,途经放射科,发现一位值班人员没戴口罩,她当即不留情面地问:“你为什么不戴口罩?”小姑娘支支吾吾:“我听说您来了……”耿嘉玮严肃地说:“无论是谁来了,只要离开值班室,一定要戴口罩!”将近午夜,她才离开医院。

早在疫情之初,耿嘉玮就主动请战去武汉支援,并入选东城区中医防控专家组。2月18日,她带领专家团队赴定点收治医院会诊新冠肺炎疑难病例,“有位确诊患者已没有症状,可核酸检测总不过关,这在中医辨证中属于正气不足、余邪未尽,我们专家组给开了小柴胡汤和菖蒲郁金汤的方子,来进行加减治疗。”

“从天花、疟疾,到非典、甲流,千百年来,中医药在抗疫历史中屡建奇功。这次,阻击新冠肺炎,我们中医人责无旁贷!”耿嘉玮说完,快步走向诊室,投入了新的“战斗”。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北京青年报 北京晚报流程编辑:TF02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北京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总有效率为92%,降低病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