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首诗词看待男人赖床与女人赖床的不同境界,高下立判

如梦令

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这首词虽然仅有短短33字,但内容却让人回味无穷,读这首词的时候仿佛自己是一个导演,结合该词内容前后反复推敲琢磨着剧本。我给出的剧本是这样的:

夜里忽然大雨滂沱,狂风四作。诗人想到屋外盛开的海棠花,忧心忡忡,不能入眠。无奈之下,诗人借酒消愁,方能睡去。第二天诗人于醉意中醒来,第一件事便问已经起床的丈夫海棠花开的景象。丈夫心知妻子多愁善感,愁于事情发生之前,感于事情发生之后,心疼妻子便谎称海棠花仍与昨日一样。诗人虽未曾亲见,但心如明镜,戳穿了丈夫的谎言。此时的诗人伤心已是必然,安慰已然是无用了。隐藏的剧情是夜里诗人的丈夫哄诗人睡觉无果。

对于词中的卷帘人,并未明确身份,在百度百科里以丫鬟解读,我个人认为以丈夫解读情境更美,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注意体会词中试问卷帘人的“试”字,从这个字可以看出诗人在询问之前心中已然有了自己的答案。注:以词人代指易安觉得别扭,作者一词称之又觉得欠妥,还是觉得诗人来的习惯。

从两首诗词看待男人赖床与女人赖床的不同境界,高下立判

值得一提的是,李易安这首词的创作灵感或许源自唐朝韩偓的《懒起》,诗文节选如下:

懒起(节选)

昨夜三更雨,今朝一阵寒。

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

二者的区别就在于,易安的词中多了一物一人,分别是“酒”与“卷帘人”,这也正是易安的妙处所在。易安词中所描写的是醉酒醒来,韩偓诗中的主人公是因春寒料峭被冷醒。而同样是关心海棠花,易安词中虽然心知肚明但仍有所希冀,于是试问卷帘人,韩偓诗中则是主人公伸出脖子探望,去验证一件待确定的事;二者皆是“赖床”,那么自然赖床不动如山的境界更高了。事实上韩偓诗中的主人公亦是女子。

(图片源自网络)

从两首诗词看待男人赖床与女人赖床的不同境界,高下立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从两首诗词看待男人赖床与女人赖床的不同境界,高下立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