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室里最年轻的女医生走了,两次检测转阴后却突然恶化

每经记者:丁舟洋 滑昂 张虹蕾 鄢银婵 每经编辑:文多

眼看疫情有好转迹象,希望的曙光不再遥不可及时,又一位武汉医生在抗击疫情的斗争中不幸患上新冠肺炎,救治无效逝世。

她是夏思思,年仅29岁,协和江北医院/蔡甸区人民医院消化内科医生。

夏思思生在医生世家,父亲是军医,母亲是护士,丈夫是武汉市普爱医院骨科医生。她学医、从医,是科室里最年轻的医生,业务扎实、工作刻苦。

这位在医生家庭长大的女儿,守护了病人的生命,自己却在2月23日清晨因救治无效,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去世。

2月24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夏思思生前工作的医院,见到了她的爱人、母亲和同事,听他们追忆夏思思的点点滴滴。

原来,1月14日接触疑似病例那天,已下了夜班的她是可以休息的,却又赶回医院。原来,她也曾一度好转,给了所有人希望,但在十多天后,又突然恶化,将那份希望磨灭……

科室里最年轻的女医生走了,两次检测转阴后却突然恶化

夏思思的办公桌,都是回忆和追思。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夏思思,一个爱笑的姑娘

成长在医生家庭的夏思思,小时候就陪着妈妈在医院加班。

看着妈妈和叔叔阿姨们治病救人,小姑娘回家也会学着做。家风传承,对医生所坚守的“健康所系、生命相托”,在夏思思童年的心中埋下了种子。

念大学时,夏思思是在武汉上的医学院,儿时的模仿变为现实。

想起夏思思时,浮现在同学脑海中的,是一张总是洋溢着笑容的面庞。

在大学,她也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挚爱。吴石磊和夏思思是彼此的初恋,毕业后都留在武汉做医生。在他们的婚礼上,夏思思幸福的泪水让同学们真切感受到,“她嫁给了幸福”。

2015年,武汉市的协和江北医院/蔡甸区人民医院消化内科迎来了爱笑的夏思思。成绩优异的她,第一年就去了武汉市中心医院规培,2019年调回来后,成为科室的青年骨干。

在夏思思办公室桌子上,还留着她的工作笔记,一面治愈患者送给她的锦旗静静挂在墙面上。病房门前,医生“夏思思”的名卡还留在那里。

在同事眼中,她有很多优点,而性格活泼开朗给人印象最深。

工作再繁重,她的笑脸不会缺席。同事们觉得,“有她在的日子里,总是甜多苦少,工作、生活就像她笑起来时,脸上的红晕一样甜甜美美”。

科室里最年轻的女医生走了,两次检测转阴后却突然恶化

患者给夏思思(照片中左一)送锦旗的照片,还留在她办公室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大家都非常喜欢她,叫她小思思、小甜甜。”谈起夏思思在医院的时光,协和江北医院消化内科主任邱海华说道。

乐观,上进,是夏思思的性格底色。合影照片上的她,几乎都是雀跃的身影。

同事记得她的笑,妈妈记得的,却是她的累。在母亲眼中,夏思思把病人的事情看得比家里的事还重,只要科室里需要会诊或者抢救病人,她都会及时过去把病人安顿好。

协和江北医院消化科副主任医师陈昌娜也说道:“有谁需要代班的话,她都非常爽快地答应。”

和所有幸福的女子一样,她和吴石磊说好要白头偕老。夏思思还曾告诉好友,自己快要评上中级职称了,准备多学点,以后,和丈夫一起好好努力,给儿子更好的生活。

夏思思享受着她努力付出、蒸蒸日上的生活,如果不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

一度好转,他们都相信会回来

1月14日,夏思思所在的消化内科收治了一个病人,入院检查后发现疑似新型冠状肺炎。

“她那天正好下夜班,回家路上接到(电话)说这个病人是高度疑似且比较危重。”丈夫吴石磊不会忘了那天,“她放弃了下夜班休息,又赶回医院,协助病人就医,请各位专家会诊,做好各方面的工作,一直忙到很晚。”

次日下午,夏思思还在请同事帮忙去食堂打饭,“我明天早上也想吃饺子,不要忘了哟。”

接下来的几天,夏思思都在医院为那位病人联系协调会诊、转科转院的事。

仅仅5天后的1月19日,也是一个下夜班的路上,夏思思感到身体明显不适,回到家突然高烧,在家测出体温39℃多。

知道疫情形势严峻,夏思思让家里人不要靠近自己,尤其是两岁多的儿子。

她赶紧来到医院做相关检查,医院也很重视,为她安排隔离病房,组织专家会诊。

“后来出现胸闷等症状,高流量地吸氧才有所缓解。”让吴石磊一度欣慰的是,夏思思有两次核酸检测,测出的状态均已转阴,说明病情在好转。

那几天,有同事们在微信上关心自己时,夏思思会回复说:“还是有点烧,比昨天强些。”

两次核酸转阴,夏思思和家人、同事都等着康复的消息。

“我会尽快归队的!”1月25日,夏思思在同事群里说道。同事们也鼓励着她:“我们最需要你。”

“2月份的时候,很多关心她的人都会经常发微信问她的病情。她就发了一个朋友圈,说一切都好,以后不会再回复我们的任何信息了。我最后一次见她,是1月21号我们去楼上,当时她已经被隔离了,她的心态很乐观,觉得自己肯定会扛过去。”在陈昌娜的印象里,病床上的夏思思还是那么坚强乐观。

夏思思的母亲也觉得,女儿那么年轻,当时“一直不相信她会离开我们”。

科室里最年轻的女医生走了,两次检测转阴后却突然恶化

夏思思的丈夫。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生命里最后半个月都处于昏迷状态

万万没想到,2月6日下午,夏思思的病情又发生变化。

2月7日凌晨进行抢救时,夏思思突发呼吸心跳骤停。半夜里,院长请专家会诊后,结论是需要上人工肺。

而现实情况是,人工肺各地都很少。吴石磊记得:一边,院长赶紧去各大医院联系借人工肺;另一边,继续抢救。

那天,夏思思经抢救心跳恢复后,立刻转往ICU重症监护室。2月7日,人工肺设备一来,就给她用上了。但抢救之后,夏思思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可能从2月7日抢救那天到昨天(2月23日)清晨逝世,她一直没有苏醒。因为她的情况非常危急,最后没有来得及给我们家人留下任何一句话。因为这个病的特殊性、传染性,自从抢救那天到去世,我们家里人都没有再看到过她。”说到这里,吴石磊泣不成声。

“她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医生,践行了我们大学时的医学誓言。”吴石磊说,她明知患者被高度怀疑是新冠肺炎,还放弃休息去驻守。当时医院各方面都很重视疫情,防护措施也做得很好,没想到她还是被感染了。

同为医生,吴石磊了解到,专家、教授都在关注感染后的突发炎症。“就像去世的几位英雄,也都是突发的炎症风暴。该有的防护措施都有了,被感染了谁也不愿意看到、谁也没有想到。”吴石磊万分无奈。

夏思思的妈妈,现在最担忧自己的外孙:“儿子很乖,在家里每天念叨他妈妈,只要我们电话响了,他就以为是他妈妈的电话,都要抢着接。现在怎么搞?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他交代……”

夏思思离开的这一天,她的好友也写下了这样的话:“她不在的日子里,武汉放晴了,抬头望着满目暖阳,恍惚之间似是看到昔人笑靥如花在问候。我们失去了她,虽曾尽力挽留,却不如人意。”

科室里最年轻的女医生走了,两次检测转阴后却突然恶化

夏思思的名卡,还留在病房前。

图片来源:武汉市蔡甸区宣传部 孙克亮 摄

“只为这一身白衣”

前方就要看到曙光了,医者救了许多陌生人,但却没能救到许多战友。

夏思思去世的同一天,孝感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黄文军(42岁)和海南琼中阳江医院杜显圣(55岁)因感染新冠肺炎离世,江苏启东市南阳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病房组长朱峥嵘(48岁),因全身多脏器功能衰竭抢救无效离世。

抗疫医生朱峥嵘在昏迷前,仍坦然微笑安慰家人:“放心,一切都会好的,我很快就能回去上班的。”

而这些医生的战友,除了献上一支蜡烛,还要继续负重前行。

“伤痛牵扯着脆弱的神经……我们曾与她共同战斗挽救生命,在与死神的博弈之间尽己所能,所行之事皆为本分。”夏思思的同事表示,“前行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所有人民的共同心声,我们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这一身白衣,共同奋战到底!”

每日经济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科室里最年轻的女医生走了,两次检测转阴后却突然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