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家游戏公司、超850个招聘需求“宁缺毋滥”下的供需矛盾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行各业都在迅速积极求变,远程办公、线上开课等成了2020开年的“必修课”。

随着大众逐渐回归工作,许多公司的招聘工作逐步展开。近期,游戏陀螺进行收集和调查,截止到2月17日下午15:00共收到42家游戏公司超850个岗位需求(含2月15日微信文章发出去后收集到7家厂商需求),其中工作地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公司分别有7家、8家、15家和9家,还有武汉5家、杭州3家,以及厦门和成都各2家,福州、长沙、苏州、天津和珠海各1家。(有公司提供多个工作地,有重复计算)

42家游戏公司、超850个招聘需求“宁缺毋滥”下的供需矛盾

整体看,去年有招聘需求的企业,社招暂时未受到疫情太大影响,更多是面试形式的改变。与此同时,就整个游戏业招聘环境看,企业的要求明显更高了且岗位供给变少,导致资质一般、年龄大的求职者面临较大的就业压力。社招计划普遍未受影响据游戏陀螺调查了解,大多数公司反映招聘计划和需求 “并未受到疫情太大影响”或“没有受到影响”,少数表示有一定影响,主要考虑到远程办公无法帮助新成员快速融入集体,影响到新员工的工作体验和感受,因此部分非紧急的岗位会推迟招聘,但是关键和紧急岗位依然不会受到影响。社招更多的是基于自身公司的业务需求和对招聘机会的把握。比如游族网络第一季度有超200个招聘需求、英雄互娱有上百个岗位需求虚位以待、吉比特&雷霆游戏有50余个岗位需求,还有创梦天地、中手游、四三九九、仙峰游戏、三七互娱、小白工作室、域起网络、草花互动、IGG、掌趣科技&天马时空等都有较充沛的岗位需求,整体上招聘需求是延续去年的计划安排。相对而言,校招受到的影响是明显的。许多有校招计划的企业表示会推迟,主要考虑到学校的开学时间和大规模人员聚集的安全性,会根据学校的变动来调整。对企业,改变和影响的主要是招聘形式。虽然有公司表示有必要且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最后一轮会安排现场面试,但也有不少公司全程采用电话或视频面试,从简历到offer再到办理入职,全部线上完成,实现“无接触招聘”。在候选人通过后,各家公司入职形式不尽相同。有公司接受远程办公或者等返工后安排入职;有公司表示如果不是当前地区的人员,可延长入职时间;也有公司不太接受线上办公,更倾向于双方协商一个彼此可接受的入职时间。“重点岗位全行业稀缺,高潜人才较少”游戏作为创意行业,人才是最重要的资产。虽然整体上疫情对当前招聘计划没有太大影响,但是人才流动性会受到一定波及,且疫情下人才更加趋向于保守,换工作的意愿降低,这在一定程度会加大招聘的难度,影响招聘进度。对于急需人才的企业,尽早展开招聘,前期摸底,锁定人才,在正常返工后能更快让公司或项目高效运转起来。然而在调查中,公司普遍反映一个问题:高端人才难寻,尤其对发展中的企业,招聘优秀人才难度更大。有公司提到行业招聘的现状,在游戏精品化的大环境下,目前在扩招的企业、项目普遍青睐有成功项目经验的人才,然而当前市场上的人才普遍存在成功项目经验上的不足,导致市场供需不平衡。各家公司都在盯着优秀人才,一个公司总结道,“重点岗位全行业稀缺,高潜人才较少”。一个原因是,随着游戏项目成功率降低,近两年资深候选人也比较保守,除非有特别好的机会不然不会轻易跳槽。猎游网创始人豆丁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个变化,“大部分游戏公司对人才的要求提高了,只招聘资深经验的候选人。学历低、年龄大、公司和项目背景弱的大部分被淘汰了。现在需要学历好(统招本科,985/211学校优先)、年轻、经验丰富、技术好、公司和项目背景好的人。”另一方面,对于非北上广深的公司,招聘难度更高,比如长沙、厦门、杭州等地厂商都提到这个问题,“优质的异地候选人不愿意换城市”。比如湖南,人员断层比较明显,高级技术人才稀缺,复合型人才比较少。具体类型上看,美术类人员相对较多,但偏初中级;程序员人才良莠不齐,各游戏公司技术又不同,增加了简历筛选的难度;策划类人员招聘难度最高,好策划难找;还有商务人员,由于资源不够集中,本土没有太优秀的有行业经验和资源的人员,只能从一线城市找或找湖南本土在外工作的人员。具体来看,有公司表示一些2-4年限的执行岗位或者说中级及以下岗位的招聘较容易,但更高年限类的岗位就较难,还有像技术美术、优秀的海外买量人才等本身市场人才储备量较少,又处于市场风口,出现供给不平衡。中小型厂商招聘处于弱势,主要原因是优秀人才更多集中在大厂,跟大厂的竞争比较困难。豆丁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人才是有流向的,比如最优秀的人才一般去行业头部、大型游戏公司,比如腾讯、网易、字节跳动、盛趣、完美、巨人、游族等;再来是流向几百人的中型游戏公司;剩下的人才只能去小型创业公司。”“找不到工作”、“降薪”,普通求职者的艰难处境然而尴尬的是“大量小型创业游戏公司消失”,豆丁感慨道,“以前上海是全国游戏创业最活跃的城市之一,每年有大量的小微游戏创业公司活跃,现在少了很多。”“我们在2019年只接触到2家新开的小创业公司。当然并不是说只有2家新创立的公司,因为很多小创业公司并不用猎头渠道,但这个也太少了。往年我们接触到至少有十几家,在2018年及以前有 10-20家。”“小型创业公司的消失让部分人才,尤其是资质较一般的无处可去,直接退出这个行业。”豆丁还提到,“去年很多大公司进行了缩编。”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公司去年的需求量就“减少了1/3”。岗位少了,企业要求高了。“企业是宁缺毋滥”,豆丁总结道, “游戏人才呈两极分化,一部分人工作都找不到,而小部分专业人才薪资水涨船高,顶尖的优秀人才,很多薪资都在百万以上”。在这一系列的严峻环境下,如果年龄又没有优势,那么求职者的处境会艰难很多。豆丁甚至表示,“游戏从业人才如果不把自己变得更优秀,前景堪忧,也许需要下载美团外卖骑手版APP了”。事实上,笔者周围就有求职者遭遇找工作的困境。一位从事游戏活动策划岗位人员表示,工作比往年难找很多,他去年年初离职去做游戏独立开发, 7月游戏做完了,想出来重新工作,但已经找不到工作了,原因是很多游戏公司缩减招收。还有一位是2019年中降薪进入了一家知名游戏公司,现在即使赚不到钱,也不敢辞职。这两位都是80后。

来源: 游戏陀螺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职场 » 42家游戏公司、超850个招聘需求“宁缺毋滥”下的供需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