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打绿合体,让我们重温《秋.故事》和《冬.未了》

苏打绿的《秋:故事》,那首曾经烂大街的小时代主题曲《我好想你》就出自这张专辑,因为小时代的关系吧,所以不是太喜欢这首歌,不过旋律还是很好听的。

这张专辑的《偷闲的翅膀》由馨仪演唱,因为这首歌是苏打绿刚成团的时候馨仪写的,当时很多团员还没有加进来,青峰和馨仪就带着这首歌参加金旋奖比赛,馨仪唱,青峰合音,所以出秋的时候也便这样安排。

《我们走了一光年》是小威比较偏爱的作品,这首歌讲的是团队合作和热血,小威是《海贼王》迷,看过某个剧场版之后,写下了这首歌,然后青峰就产生了这首歌让小威唱的念头。

整体来说,春的主题是亲情,夏的主题是摇滚,秋的主题是离愁别绪,可惜我这个年龄已经不喜欢为赋新词强说愁了,不是说专辑不出色,而是说这张专辑面向的群体不包括我,纵然如此,开头的故事和结尾的拾穗依然特别惊艳。

《故事》,简句的叠加,构成一帧帧的画面,零落的词句,留白了想象,要珍惜每一天,因为今天很快就会变成昨天,而昨天就是一段故事。《拾穗》之前有一首单独的唢呐,唢呐声中透出似婚宴迎娶又似行进葬礼的气息,人生两件大事融为一体,悲喜只在一念。《拾穗》里的唢呐,万般情绪在其中,厚重,超脱,原来中国风除了周杰伦还有这种玩法。

苏打绿合体,让我们重温《秋.故事》和《冬.未了》

苏打绿的《冬未了》,这张专辑可以用伟大来形容。

它是27届金曲奖最大赢家,获奖无数,但是它没有被引进内地,啥原因过不了审呢?本专讲了切尔诺贝利,同性恋,婚姻平权,希特勒屠杀犹太人,音乐家的自杀,当初《夏狂热》出现了大量的粗口,也讽刺了政府批判了社会,这样都引进了内地,让很多人都特别惊诧,也许文化部觉得夏再怎么抨击社会,角度是私人化的,但是冬却涉及到了集体记忆,集体暴力,宏大的历史事件,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苏打绿偏偏在专辑里的苏打志详细介绍了歌曲,提醒人们不仅要铭记历史,更要关注现实社会, 从二战的种族歧视延伸到现在的社会歧视,从切尔诺贝利到日本的福岛核泄漏,从柏林墙的隔离到现在的同性恋的尴尬位置……

《夏》到最后是光明的“生命有裂缝,阳光才照的进来”,《冬》的结尾却是“i must be dying dying”,当时吴青峰把歌词传给林暐哲的时候,林老板直接吓得把手机掉水里了。

《秋》出来的时候,你需要恶补中国传统文化和典籍才能理解歌词,即使是《夏》,好多词也需要去百度了解,比如“积非”,“茹素”。《冬》更过分,你要了解《圣经》,佛教典籍,《查斯特拉如是说》,马尔克斯的作品,要了解舒曼差点自杀的故事,了解希腊神话,听个歌你都要读万卷书啊!

比如,“他午睡,他狂欢,他教大地拾穗,而你靠你蹒跚,支撑自己轮回”,就代表了牧神,酒神,谷神和薛西弗斯。

接下来说说阿龚,阿龚可以说是本专的灵魂,他一个人完成了整个交响乐团各种乐器的谱曲和编曲,柏林交响乐团的指挥很诧异的问阿龚,不可能,虽然你学过古典乐,但是你怎么可能会写出一个交响乐的曲子?阿龚说,我靠想象。有篇报道说,阿龚的爸爸说,“我送你去学钢琴,不是为了让你当一个流行乐团的keyboard”,这下阿龚爸爸应该为儿子感到了无比的骄傲吧。阿龚的作品简直可以去音乐教材了。

最后,张悬踩着蓝天白云离开,青峰也唱完了四季。

期待苏打绿合体能带来更好的作品。

苏打绿合体,让我们重温《秋.故事》和《冬.未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苏打绿合体,让我们重温《秋.故事》和《冬.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