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骂人的嚣张,为何没有道歉的勇气?”赵立坚质问《华尔街日报》

在2月24日举行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提问称,据报道,20日,53名《华尔街日报》在华员工联名发邮件致该报管理层,要求修改此前发表的《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文章标题,并向被冒犯者道歉。邮件中写道“这并非编辑独立性的问题,也不是新闻报道和评论之间划分的问题。这是一个错误的标题,它深深地冒犯了包括中国人在内的许多人。” 但《华尔街日报》发言人22日表示该报的立场未改变。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有骂人的嚣张,为何没有道歉的勇气?”赵立坚质问《华尔街日报》

赵立坚 视频截图

对此,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关于《华尔街日报》发表辱华文章,我的同事多次阐明中方立场。

赵立坚强调两点,第一,面对恶意侮辱、抹黑,中国不做“沉默的羔羊”。第二,该报以新闻报道和评论相对独立为由,百般推诿,没有道理。《华尔街日报》究竟谁来负责任?谁出来道歉?《华尔街日报》既然有骂人的嚣张,为什么没有道歉的勇气?世界上只有一份《华尔街日报》,该报既然一意孤行,就应当承担相应的后果。

延伸阅读:

关于这篇辱华报道,《华尔街日报》53名员工联名要求报社道歉

“这一错误的标题选择,深深地冒犯了许多人,不仅仅在中国。”

本月3日,《华尔街日报》一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的歧视性专栏文章,不仅激起了海内外网民的怒火,在该媒体内部也掀起波澜:近期数十名工作人员向高层发表联名信,敦促修改歧视性的标题,并向受到冒犯的人道歉。

“有骂人的嚣张,为何没有道歉的勇气?”赵立坚质问《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歧视性的标题

据《纽约时报》23日报道,共有53名《华尔街日报》的工作人员签署了这封联名信,这些人大多来自报社驻中国内地和香港分社。此前,三名被中国外交部吊销记者证的记者:李肇华、邓超和温友正,也在其列。

联名信20日由《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社长郑子扬的电子邮箱发出,收件人为报纸出版公司道琼斯的首席执行官威廉·刘易斯,以及道琼斯的母公司——新闻集团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汤姆森。

《纽约时报》披露了这封信中的内容,称信中敦促《华尔街日报》的高层“考虑更正标题,向报纸的读者、信息来源、同事、以及任何受到冒犯的人道歉。”

信中称,在中国针对不当标题的“公愤”是“真实存在”的,因此建议在网上更改标题。“这一错误的标题选择,深深地冒犯了许多人,不仅仅在中国。”

同时,这封信还提到了报纸在中国的“利益问题”:“我们非常担心,如果不在未来几天内采取行动(修改标题),将不仅在短期内进一步损害我社在中国的运营和士气,也将对报社的品牌,以及在中国这一重要新闻阵地的报道能力造成长期性损害。

郑子扬同样表示:“妥善处理这一问题,对我们未来在中国的业务至关重要。”这封信虽然由郑子扬的邮箱发出,但他本人并未在信上签名,只负责代发。

道琼斯公司的发言人22日证实,公司的高层已收到了这封信,并声称:“我们理解我们的员工及其家人在中国面临的‘极大挑战’,并将‘继续推动’恢复三名记者的签证。”同时,《华尔街日报》也并未就歧视性标题致歉,相反他们还不断为此辩解、开脱。

本月9日,“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一文的原作者,美国保守派外交学者沃尔特·米德在推特上声称,在美国的报纸上,作者“无权”撰写或审核通过标题,标题的问题需要与编辑进行讨论。

而《华尔街日报》方面则坚称,报社内部的新闻和评论部门,是“独立运营”的,同时该报社又拿出“言论自由”进行开脱。

不过,《纽约时报》也披露称,歧视性标题一事,显示出《华尔街日报》内部的“紧张关系”:

早在中国方面谴责这一标题之前,就有员工对其表达了抱怨,同时主编马特·默里也对此同意。但他表示,由于新闻和评论板块的“严格分离”,他对这一标题“无能为力”。而在之后的一次会议上,同样有记者敦促刘易斯修改标题,但毫无效果。

《纽约时报》援引马萨诸塞大学历史学教授斯蒂芬·普拉特言论称:“没有哪个心智正常的人会把今天的中国和19世纪末的中国混为一谈。我认为这就是(标题)侮辱的地方,让人回想起那段可怕的时期,并在某种程度上暗示一切都是一样的。”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沈逸评论,文章使用充满西方殖民色彩的专有名词,清晰地折射出了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优越感。而这种上不了台面的话语,竟能通过《华尔街日报》的编辑“把关人”审核,显然说出了相当一部分人不方便说,但又憋了很久的话。即部分美国精英的对华焦虑情绪,已经到了要寄希望病毒阻挡中国崛起的地步。

针对《华尔街日报》的做法,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9日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时宣布,即日起,吊销《华尔街日报》三名驻京记者的记者证。耿爽透露,《华尔街日报》一直推诿、搪塞,既未公开正式道歉,也未查处相关责任人。

美媒污蔑中国是“亚洲病夫”,耿爽和华春莹都回应了

近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题为《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的文章,借中国正在遭受的疫情对中国进行种族主义色彩的攻击。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6日表示,“这位叫作Walter Russell Mead的作者,你应该为自己的言论、你的傲慢、偏见和无知感到羞愧。”

“我想提请Mead先生注意以下几组数字:2009年美国爆发的H1N1禽流感死亡率高达17.4%。另外,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1月底公布的报告,2019-2020年美国流感季已经导致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对比这次中国肺炎疫情的实际情况,请问Mead先生,你又作何评论呢?”华春莹这样反问称。

针对《华尔街日报》日前刊文妄称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0日表示,中方已向《华尔街日报》社提出严正交涉。他说,这篇文章诋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努力,报社编辑还为该文章加上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耸人听闻的标题,既违背客观事实又违反职业道德,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引起广大中国民众的愤慨和谴责。中方要求《华尔街日报》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公开正式道歉,并查处相关责任人。但迄今《华尔街日报》仍在敷衍、搪塞。中方敦促《华尔街日报》正视中方关切,严肃回应中方的要求。中方保留对该报进一步采取措施的权利。

来源:综合环球网、观察者网、@新华视点流程编辑:TF03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有骂人的嚣张,为何没有道歉的勇气?”赵立坚质问《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