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自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生以来,,国家派出了多少医务工作者驰援词武汉呢?

截至2月15日,全国各地共派出了217支医疗队,25633名医疗队员,还不包括军队的医疗人员5000余名。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虽然是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但是突发其来的灾难,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强烈应激的环境。

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收治病人,并不仅仅是换地方去工作这么简单,很多人都是急行军,匆忙接到命令马上出发,很多时候并没有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但是医护是白衣战士,只要有疾病就要冲锋向前,生命所依,生死相托!

所以要对去武汉遇到的局面有一个心理上的准备。

面对恐惧害怕的心理

无论是在门诊门诊还是住院部,,都充满了感染的风险,也许面对的病人数目远远超出了预期的想象。

我们来听听浙大邵逸夫医院“90后”护士王唯的故事,她是医院今年第一个进入隔离病房的夜班护士。

“上班前紧张又害怕。”王唯回忆,当天护士长还没有下班,特意等到她上班,再三叮嘱注意事项。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另一名1992年出生的护士张伊丽,第一次进入隔离病房前,紧张得一遍遍问护士长“要不要紧”“防护到不到位”,同事们则围着安慰她,抱着她给她打气。

当看到带教老师也是曾经抗击“非典的”前辈从容地走进隔离区后,她多了几分淡定,终于鼓足勇气进入了隔离病房。

不要说新手护士,连上海第一批援鄂专家钟鸣,这位曾经经历了2003年SARS,2008年汶川地震,久经沙场的重症医学专家,在接受记者擦放的时候也坦言:自己对这个病毒并没有把握。

每天下班以后他甚至也会多想,担心自己有没有身体不适,经常会想自己是有没有感染病毒。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过度的劳累和情绪上的枯竭

很多支援武汉的医生都表示:武汉本地的医生已经联轴运转,心理和生理上达到了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

无论是在门诊还是住院部,都充满了感染的风险,也许面对的病人数目远远超出了预期的想象。

我们可以看到在武汉的工作人员超负荷的工作下,身心奔溃的画面。

武汉市第五医院急诊科主任郑先念因为在电话里崩溃咆哮而上了热搜。

还原他当时面对的场景:发热门诊刚一开诊,病人就涌了进来,瞬间挤满1400平方米的门诊大厅。郑先念形容“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抢救室的6张床根本不够用。我们把急诊厅也开辟出来,设了10张床位,不到5分钟,全部睡满。”

他穿着防护服从早上8点开始坐诊,到晚上8点,12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郑先念主任已经连续5天几乎是不眠不休,身体上的疲劳和内心的无助再加上现场的混乱,在那个此刻全部涌向郑先念的胸口。

所以就爆发了网上的那个视频,他冲着那头电话机领导说讲:“我们还不是想回家,我们不想回家过年?你们过来把躺着的弄走……我们不想活?”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所以在去之前,首先一定要做最坏的打算,对患者的数量和工作的辛苦程度要有一定的了解,但是要有最坚定的信念和必胜的勇气。

因为在中国,没有一场和传染病的斗争不是以我们最后的胜利为结局的。

其次,要对自己的工作能力有所了解,有没有基础的疾病,能否适应前方的工作。

因为对于医生来讲,不能轻易倒下,医生的倒下对于患者来讲是巨大的损失,有困难要提前考虑到,工作太累的时候要互相协调不要硬抗。

国家现在是对武汉收治病人发发起总攻的时候,很多医务人员不能够正常的休息。

穿着防护服的时候不敢喝水、不敢吃饭、不敢穿脱防护服,要在隔离病房工作6-8个小时,闷热的防护服让人行动,重重的眼罩在眼睛上压出了伤痕.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因为心理和生理的双重焦虑,会造成失眠,休息严重不足。那么饮食不习惯有可能水土不服,产生情绪的枯竭。

这种情况下会从而感到精疲力尽和情绪低落,或如果工作劳累无法去宣泄,会有很强疲劳感。

挫败自责无助感觉

武汉因为病人太多,危重病人的数量也就多,死亡率比其他省份高3-5倍。

有的患者因为得不到救助,而且拖成了危重症,那么意味着死亡的风险在增加。

还有一种情况下,患者已经咳嗽发热消失了,医生已经满怀着喜悦和希望,忽然患者病情直转而下,直接是呼吸窘迫,最后死亡,这会给精心救助的医务人员非常非常大的打击。

这就是冠状病毒最可怕的“炎性的风暴”,会迅速击溃所有器官,还关于它的发生机制我们还不知道,这是让人沮丧的事情。

但是最让人沮丧的是,有的时候接受的病人竟然是自己的同行或者同事,这个时候我觉得很多的医生会产生抑郁悲伤甚至无助的感觉。

“ 莫道男儿心如铁,君不见满川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 ”。

武汉汉市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电话得知:他的好朋友袁海涛被确诊感染,病情加重。这个消息让胡明当场情绪失控,泣不成声。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

得知同行感染在抢救,会更加戳伤救援医务人员的心,因为他们是英雄,是付出了鲜血的勇士,怎能不让目睹这一切的医护人员感动身受呢

如何应对?

对此中国卫生心理协会提出了一些方法来应对这些不适应的情绪变化。

1.首先要有一点心理上的准备,随时对自己的身体和心理情况有觉察。2.遇到困难的时候,迅速的调整认知,尽早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把精力放在当下要做的事情上 3.深呼吸,进行一些放松的训练。

做好医务人员的心理辅导和危机干预,让他们更有效更充满热情的战斗在一线,是我们能够战胜这场疫情的关键,武汉必胜!

本文部分资料来源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公众心理自助与疏导手册》

作者简介:语晨医生,心理学硕士,精神病学博士,用丰富的临床经验和你一起分享心理故事,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果有侵权可联系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援助武汉的3万医护人员,如何保障心理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