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5小时不配合集中隔离的退休副厅长受处分,还被曝违规多占房

2月24日,湖北省纪委监委通报9起违反疫情防控工作纪律规定、履职履责不力典型问题。其中,省司法厅原巡视员陈北洋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和防控工作规定,在本人及其家人确诊新冠肺炎后,不服从集中隔离、入院治疗等措施,并违规出入公共场所,影响恶劣。其还存在违反廉洁纪律、违规多占政策性住房问题。陈北洋受到留党察看处分,并降为一级调研员退休待遇;对其违规多占的政策性住房,由相关主管部门依规处理。

据了解,此前,网上曝出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一家三口感染新冠肺炎,拒不配合小区人员前往医院,执意居家隔离,引发邻里公愤。经多次劝说,陈家三口于2月13日下午同意送医,但不愿乘坐救护车,最后由政府公务车送往医院。此事曝光后立即引起网友强烈反响。随后网上传出陈北洋致歉信,称自己也是受害者,病重时曾遍寻病床不得,检测呈阴性了却硬要他们去医院。

闭门5小时不配合集中隔离的退休副厅长受处分,还被曝违规多占房

恐慌:小区来了确诊退休副厅长一家三口

2月18日,武昌区茶港社区书记帅霞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讲述了事件经过。

茶港社区属武昌区水果湖街道,80%的居民属省直机关人员。

据茶港社区书记帅霞介绍,陈北洋一家原本住在张家湾社区。2月4日,陈北洋妻子和儿子来到茶港社区桃山村小区,张家湾社区工作人员立刻告诉了帅霞,说他们2月3日已经确诊了。帅霞即刻联系陈北洋的儿子,说你们过来后一定不能出门,并尽力协助你们办理入院的事情。需要买什么东西,她来给他们买。

帅霞让物业贴了这里有发热病人的通告,因为桃山村是无感染小区,居民们看到通告有些担心。2月5日、6日,陈北洋妻子和儿子不断跟帅霞打电话,说可能病得有点严重了,要求住院,但不住方舱医院。

帅霞把他们的入院需求往上报,但接到反馈说怎么茶港社区和张家湾社区都在报这户人。帅霞与张家湾社区联系后,确定陈北洋一家入院需求由张家湾社区报。到了2月9日-10日,陈北洋妻子和儿子说病情已经好转了,不要去医院了。

11日中午,帅霞又接到张家湾社区同事的电话,说陈北洋现在也到桃山村去住了,而且说“这一家人我们搞不定,交给你了”。帅霞当天下午就跟陈北洋的儿子电话联系,但对方说他们病已经好了,不去医院了。

晚上帅霞又发了一则告示,说小区有三个发热病人。居民群里就炸了锅,说怎么这边发热病人越来越多,大家很有意见。帅霞就跟社区的警官说,明天一起去上门,要求他们入院,如果他们不愿意入院,就得贴封条。

还没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帅霞就不断接到电话,各方面来反映情况,武昌区防疫指挥部的领导说,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入院,而不是贴封条。

闭门5小时不配合集中隔离的退休副厅长受处分,还被曝违规多占房

僵持:挥舞菜刀拒不去医院隔离

12日下午,帅霞和社区警官及司法厅的领导一起到陈北洋家里去。陈家就开了一道门,不管怎么劝就是坚决不去医院,陈北洋妻子还拿出了菜刀挥舞,后来干脆不开门。武昌区副区长闻讯赶来,跟陈家打电话,但他们三个人都不接电话。

最后帅霞给陈北洋妻子打通了电话,帅霞说:“不管怎么样,你们就算是一直要住在这里面也必须做核酸检测”。

据新京报报道,12日下午这次上门劝导持续了5个小时,僵持至晚上9点。陈家提出三个条件:一是本人是厅级干部要住好医院并且单间;二是要与儿子在同一个医院,便于照顾;三是同意当晚由医院上门取样本做病毒核酸检测,如果检测结果是阳性,就去住院;如果是阴性,就呆在家里。

武昌区防疫指挥部决定,上门给他们做核酸检测。防疫站做核酸检测的护士过来后,陈家还是不愿意开门。经过很艰难的沟通,陈家同意把铁门上的纱窗取掉了,隔着门取样。

据悉,2月2日,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要求全市各城区都在进行“四类人员”的集中收治和隔离工作。当日发布的第10号通告要求,对全市经发热门诊诊断有肺炎症状的发热病人和新型肺炎病人的密切接触者,由各区安排车辆分别送至区集中隔离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治疗或采取其它预防措施。拒绝配合的,由公安机关依法协助强制执行。

闭门5小时不配合集中隔离的退休副厅长受处分,还被曝违规多占房

隔离:提了很多要求,终于做通工作

第二天下午结果出来,三个人都是阴性。

帅霞又给陈家打电话,说他们还是得去隔离,“不去的话,小区居民很不满意,舆论越来越大,你们怎么办?”

为什么检测结果阴性还要去隔离点呢?因为现在要求更严格了,根据2月5日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为:体温恢复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肺部影像学显示炎症明显吸收,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样时间间隔至少1天),可解除隔离出院或根据病情转至相应科室治疗其他疾病。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出院标准全国适用,不存在湖北另实行其他标准的问题。

经社区负责人及警方、医护工作组再次反复劝说,陈家三人提出诸如“不去方舱医院”、“三人必须在一起”等条件后,同意前往医院。

“他们提了很多要求,最后终于做通了工作”。帅霞说,13日下午陈家三人去了隔离点,但到了隔离点又嫌空调不暖和、被子太凉了、饭菜不好,坐在车子前面不肯走。

帅霞觉得,陈家去的隔离点条件还是比较好的,不是方舱医院,也不是其他医院,而是一个人一个房间的酒店。因为陈家觉得自己已经是阴性的,是健康的,担心去了医院反而被传染。

有网帖称陈北洋拒绝乘坐医院的救护车,小区居民拍摄到的一段视频显示,他们一家最后乘坐的是一辆标注有公务用车的私家车。

对此帅霞说,街道接发热病人的车是一个城管的敞篷电瓶车,陈北洋夫妇都说不坐这个车。当时司法厅的车就在现场,为了让他们能够尽快离开,于是陈北洋子坐了电瓶车,陈北洋夫妇坐了司法厅的车。

那天晚上八九点钟帅霞才回到家,还没吃上饭,陈北洋又打来电话,他对帅霞说:“我相信你,我把我家的钥匙给你,你到我家去拿一件外套过来,我上厕所要披个外套。”帅霞说:“我有一件新的冲锋衣还没拆封过,送给你吧。”

社区书记:“我没把他当成什么副厅长”

有网友质疑,是否因为陈北洋是副厅级干部而社区没采取更强硬的措施?帅霞回应说:“反正在我的思想中,我也没把他当成什么司法厅副厅长,我只认为他们是住在我社区里不配合的居民,然后我通过各种办法,把他们送进医院。遇到那种不配合的居民,只能想尽办法做工作。如果对方始终不打开家门,总不能撞开门绑着去吧。”帅霞说,她也受了很多委屈,当时她回去还大哭了一场。

帅霞说,她已经看到陈北洋的致歉信了,但不想对致歉信作什么回应。“对我来说,就是尽力把工作做好了。”

陈北洋发致歉信,称曾辗转三家医院求医不得

陈北洋2月14日凌晨在隔离点发出了一封给桃山村小区业主管委会和小区居民的致歉信。信中说,在这场新冠病毒灾害面前,他们一家也是受害人。在1月26日、27日他们一家三人就先后通过CT拍片疑似感染新冠病毒,在1月29日凌晨,儿子症状严重,他们拨打120求救,想把儿子送去医院抢救,先后跑了 3家医院,折腾了一夜仍无法入院,无奈只有返回桃山村小区的家里。“鉴于求救无门,我们只好自救",陈北洋说,于是他们通过朋友介绍,请私人诊所医生上门治疗。在2月3日一家三口核酸检测为阳性后,他们第一时间将此情况向张家湾社区和司法厅老干处作了汇报,请求帮忙联系医院让他们能得到救治,同时通过公布的多条官方渠道反复求助,但仍然无结果。经过请私人诊所医生的治疗,3天-7天后,三人体温陆续恢复正常。

13日,武昌区疾控中心安排医护人员给他们3人取样核酸检测,中午结果出来3人均为阴性,当天下午他们一家离开了桃山村小区,来到了街里指定的隔离点。

陈北洋说,他们家人早想去医院治疗,但一直没如愿。在度过了极其艰难和无助的时候,身体状况基本恢复正常。当时他们不是不服从管理,不愿被送去医院,而是恳求马上做核酸检测,如果是阳性马上去医院治疗;如果核酸检测呈阴性,就可以不去医院了,这样一来可避免二次感染,二来可以节省紧张的医疗资源。

这封致歉信是否属实?2月17日每经记者电话联系到了陈北洋。

“我不接受记者(采访),我现在检查都是阴性。我告诉你这句话就完了。”陈北洋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记者还想核实更多情况,陈北洋说:“不说了不说了,你也不要问了,我也不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

文/汪建华

图片:视频截图

编辑:刘兰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闭门5小时不配合集中隔离的退休副厅长受处分,还被曝违规多占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