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丽人造病毒风波,武汉病毒所的回应来了

石正丽人造病毒风波,武汉病毒所的回应来了

文|张弦 金微

人造病毒,这是天方夜谭吗?

很多人的反应,可能是不敢相信、不可思议?然而,基因工程技术的发展速度,超过社会的认知,试验室进行病毒改造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2月23日,新京报报道《欧洲科学家在实验室重组出新冠病毒并激活》,报道称欧洲科学家发表论文证明了基于酵母的合成基因组学平台的完整功能,可用于多种RNA病毒的基因重建,比如,可以重组冠状病毒科,黄病毒科和副粘病毒科的病毒。

当然,我说的不是这件事,而是,最近的一起风波。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因为与他人合作发表了一篇论文,卷入到人造病毒的风波中。

2015年,国际著名期刊《Nature Medicine(自然医学)》论文《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出现的可能性》,记载了这一切,石正丽为论文作者之一。

石正丽人造病毒风波,武汉病毒所的回应来了

当时,美国《科学家》报道称,使用SARS冠状病毒骨架和来自中华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工程化改造,在实验室创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

由于特殊时期,这个人造病毒的重组试验论文,裹挟着阴谋和猜测席卷而来,石正丽中枪。

2月2日,她愤怒地回应说用生命担保新冠病毒与试验室无关,要求人们闭上臭嘴。可事实上,这一番言论让她陷入更大的风波中。

之前,我写了篇文章《石正丽,科学狂人与科学伦理》,公众对石正丽的愤怒参杂了复杂的因素,包括对基因工程的误解,对国内科研体制的担忧,还有对国际合作项目、科学伦理担忧等复杂因素。

现在,武汉病毒所正式回应了这次的人造病毒试验,这很好,正面回应有助于消除社会的误解。

2月22日,中国科学报报道《武汉病毒所未卜先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党委书记、副所长、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肖庚富研究员对记者的问题进行了正面回应,包括抢注瑞德西韦专利、“人造病毒”泄露等问题。其中,就有关于人造病毒论文的回应。如下:

石正丽人造病毒风波,武汉病毒所的回应来了

科学网:2015年,《自然-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一种传播性类SARS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感染人类的可能性》的论文,这篇论文发现一种叫做SHC014的病毒具有潜在致病性,研究者还进一步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武汉病毒所石正丽是作者之一,石正丽在这项研究中做了什么工作?

肖庚富:这篇论文的工作主要是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 Ralph Baric 教授的实验室完成的,该论文第一作者、通讯作者都是美国学者。在这项研究中,石正丽研究员仅提供了SHC014这个冠状病毒的刺突囊膜蛋白基因序列,没有参与用它构建嵌合病毒的具体实验操作,所构建的病毒材料也未引进国内。这项工作的动物实验都是在美国完成的,而且美国团队只开展过小鼠感染实验,未开展非人灵长类感染实验。另外要说明的是,SHC014与此次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相似性为79.6%,它们不是近亲,而且武汉病毒所也没有SHC014 活病毒。也就是说,武汉病毒所从未合成、保藏过2015年发表的这项工作中由美国团队实施构建的嵌合病毒,也未对该嵌合病毒进行后续研究。

肖庚富回应了人造病毒事件,这里再补充下这个试验的细节。

石正丽人造病毒风波,武汉病毒所的回应来了

关于这个实验,其关键是: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体内的RsSHC014-CoV和HIV病毒重组成人造病毒SHC014,得到的人造病毒可以和人体细胞上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无论是论文摘要还是论文全文,都有关于人造病毒SHC014的介绍,体现了SHC014病毒的重要性。

论文中介绍,石正丽提供了SHC014蛋白基因序列和质粒。这相当于试验的基础性原材料。

这个试验是个国际合作项目,试验主要是由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卫生研究院(NIH)、生态健康联盟(ZLS)、北卡罗来纳大学等支持。

最初这个试验官方名为“ GOF研究”,是指通过增强病原性或通过呼吸道飞沫提高其在哺乳动物之间的传播性,以提高这些传染原引起疾病的能力的科学研究。

这个试验论文发表后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美国医学专家则在《自然》上撰文,批评这种实验存在一定的道德和安全风险,后来美国叫停了这项试验计划。

武汉病毒所肖庚富回应了这个试验,基本上与论文中的内容一致。我当时提了几个问题,也解答了我的部分疑惑。还有些问题:比如SHC014到美国海关是如何登记的?石正丽参与研究是否经过伦理审?向外方提供病毒基因信息,单位是什么意见等?

我们尊重科学家的科研工作,但是,这项试验非常关键,病毒所的回复有助于澄清误解。我不喜欢将此次事件与病毒所的研究挂钩,可能中伤科研工作,但是,我们确实需要对西方的科研机制有所了解。

这项试验的关键人物,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研究员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过去一直从事病毒研究工作,是2015年论文的首席病毒学家、总体的主导者。

石正丽人造病毒风波,武汉病毒所的回应来了

我们查询了,Ralph Baric对冠状病毒的重组方法申请了多项专利保护,其中,这个专利号为US9884895的专利,是嵌合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方法和组合物,专利在2015年就申请了。

还有一个专利号为US7279327B2的专利,则是重组冠状病毒的方法。在专利上这样写着:本发明涉及产生重组腺病毒载体,特别是冠状病毒载体,并从所述载体表达异源基因的方法。

石正丽人造病毒风波,武汉病毒所的回应来了

最有意思的是,正是这个美国北卡罗纳大学教授Ralph Baric,最近频频现身中国媒体上,他的身份美国北卡罗纳大学冠状病毒专家、“神药药”瑞德西韦临床研发团队负责人。据媒体报道的是,他领导的团队曾在2016年负责临床研发瑞德西韦,曾用于抑制埃博拉病毒,但疗效一般,却被发现该药物可用于治疗由SARS和MERS等冠状病毒引起的多种感染。

很多人好奇的是,为什么美国吉利德能快速地开发出冠状病毒的药物,那是因为公司有Ralph Baric这样的人物,他对冠状病毒进行了十多年的研究,有丰富的经验。早在2018年,吉利德就发表了瑞德西韦用于抗冠状病毒感染的早期研究结果,显示其可以在体外抑制SARS和MERS病毒。所以,没有随随便便成功的企业。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Ralph Baric研究病毒,其实不止是为了发表论文吧,还可以对病毒重组方法进行专利保护、还可以用于开发药物等,但我们看到的是,中方人员在研究中除了在国际期刊发表论文,收获了名利外,还有什么呢?这值得中国科学工作者深思。

金微观察,由财经媒体人、科技工作者打造的财经+科技平台,关注我们生活的世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学 » 石正丽人造病毒风波,武汉病毒所的回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