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见建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人民法典 | 这一小步,走了几辈人

2016年一部同性题材网剧《上瘾》播出,尚未播完被广电总局勒令在中国大陆下架。2018年暑假,一部改编自原耽的剧横空出世,朱一龙白宇一夜成名,镇魂女孩C位出道;2019年暑假改编自原耽作者墨香铜臭《魔道祖师》的《陈情令》播出。一时间,网上掀起卖腐和同性恋情的争论,有人说这是间接让社会大众接受同性恋情;也有人说“他们把真正的兔子藏起来,又把别的装扮成兔子走在大街上,于是人们指点着说,看这些兔子,真好啊”。

有意见建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人民法典 | 这一小步,走了几辈人

我们细想一下,同性相恋是现在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吗?当然不是,古时就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一说。在一些野史中甚至有记载男皇后“韩子高”。男后并非只有美色,据记载在随陈文帝陈蒨四处征战期间,韩子高屡次立下战功,官拜右军将军、加散骑常侍。韩子高不骄不躁,敦厚有礼,也逐渐受到将士们的拥戴。韩子高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男皇后,但史学界一直不予承认,在江苏的陈文帝陵前立有两尊雄麒麟,而其他南朝帝陵均为一雄一雌,可见韩子高的地位。陈文帝也不是什么昏君,他在位时期,励精图治,整顿吏治,注重农桑,兴修水利,使江南经济得到一定的恢复。当时陈朝政治清明,百姓富裕,国势比较强盛。是南朝历代皇帝中难得一见的有为之君。

为什么会出现歧视、反对同性恋情,甚至是欺凌同性恋者?因为恶心?那些人又没有在你面前做什么,你无来由的恶心什么?因为从小的教育就是这样,我们的教育告诉我们男欢女爱,繁衍后代,生儿育女。可他们和我们不一样吗?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不也是这样吗?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同样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两个耳朵的普通人类,唯一的不同是他喜欢的人是同性,我们大部分喜欢的是异性。可这难道是他们愿意的吗?张北川教授说:“同性恋是先天基因决定的,在几十种羚羊类动物里面,也观察到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了,在灵长类动物里边,还观察到了依恋现象,人类的依恋现象,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就称之为爱了。” 他是中国对同性恋研究最早,最有成绩的学者。

性取向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各种性取向也并无优劣之分。关于性取向的产生有多种理论,但当今绝大多数科学家、心理学家、医学专家认为性取向是先天决定的,美国心理学协会发表的一篇科学文献也表明:长期的实验记录证明,同性恋是无法被“矫正”的,性取向无法改变。

无法改变,这意味着什么?它们一辈子都只能这样痛苦的活着。可没有人愿意成为同性恋,也没有人愿意被特殊对待,这太不公平了,试想一下,你没有做错任何事,却要被针对,你不会委屈,不会伤心吗?这是基因决定的事,我们谁都无法保证这个基因会不会落到我们的孩子身上。难道对于我们的孩子,我们也要恶言相向?

有意见建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人民法典 | 这一小步,走了几辈人

即使不被认同,他们也存在。他们小心翼翼活着的同时也在努力平权。2019年8月5日,北京市国信公证处为A先生和B先生办理北京市首例特殊群体(同性群体)意定监护协议公证和生前预嘱公证。这不仅是北京首例,甚至是北方首例。

今天上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第三次记者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岳仲明表示,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三次审议稿征求意见过程中,有意见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应该写入民法典婚姻家庭编。

也许我们之中的很多人仍然无法抛去老旧的观念,但这个世界已经开始转变对他们的态度,英国、台湾相继通过同性婚姻合法,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源于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 将 “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世界已经对他们改观,如果做不到接受就请不要打扰他们!

有意见建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人民法典 | 这一小步,走了几辈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有意见建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人民法典 | 这一小步,走了几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