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国际会议,造成新冠病毒跨洲传播

2月7日,一些外国媒体曾报道了一件令人很担忧的事情: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和韩国这三个国家的多个确诊病例,都与一场曾于1月19日在新加坡君悦大酒店召开的商业会议有关。

这直接引起了这些国家的政府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关注。

如今,随着新加坡等国政府对当时与会的109人的追踪,他们惊讶地发现这场会议甚至已经将病毒扩散到了遥远的英国、法国乃至西班牙……

一场国际会议,造成新冠病毒跨洲传播

截图来自《华尔街日报》关于此事的最新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的一篇报道给出了此事的详细后续,称在一场由英国公司Servomex Group于1月19日在新加坡召开,并有109人参加的商业会议结束后,总共有94人先后离开了新加坡。他们有的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有的则前往其他国家去旅游度假。

在会议结束的10天后,一名来自马来西亚的41岁的参会者,最先于2月3日被确诊为了新冠病毒的感染者,并出现了发热和咳嗽等症状。

在注意到此事后,马来西亚官方一方面隔离了此人以及与他有过密切接触的74人,一方面则通知了新加坡官方。后者也立刻开始展开了对此人在新加坡的行动轨迹的调查,结果发现此人曾经参加了我们前面提到的那场有109人参加的会议。新加坡方面便立刻以国际渠道开始追踪这些人的去向。

一场国际会议,造成新冠病毒跨洲传播

截图为2月7日新加坡等外国媒体对此事的最初报道

虽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行动已经很迅速了,病毒却早已通过这场会议,悄悄地传播开来。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除了最先被确诊的那名马来西亚人已经传染了他的2名亲属,一名曾经与此人在新加坡的会议上一同用餐的韩国参会者,也在回到韩国多天后被确认感染了新冠病毒,可此时这名韩国人已经在韩国人流密集的机场、火车站、餐馆、超市等地点,以及飞机、火车和汽车等公共交通上,都留下了踪迹。

目前,韩国官方已经初步锁定了290名与这名韩国人有过接触的人。同时,另一名从同一个新加坡的会议上返回的韩国人,也已经被确诊感染了病毒。

而在新加坡本地,15名参加了那场会议的新加坡本地居民中,有4人已经出现了身体不适,这其中3人已经被确诊感染了病毒。

一场国际会议,造成新冠病毒跨洲传播

图为新加坡国内截至2月22日的确诊情况

然而,通过1月19日的会议而传播开来的病毒,并没有止步于亚洲。一名同样在会议上中招的英国人,于1月24日从新加坡来到了法国的一个滑雪度假小镇,从而将病毒也传播给了他的朋友和当地人。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他是在1月28日从法国回到英国后,才于几天后在英国被确诊的。他也是英国第三例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者的病例。这时,英国方面才连忙通知了法国关于此人的情况。

2月7日,法国方面对当地曾与这名英国人有过接触的11名人员进行了排查,结果发现有5人已经被感染,其中还包括一个曾在法国两个不同的地方上学,接触过更多人的9岁儿童。同时,西班牙那边也发现了一名从法国而来的感染者。

再回到英国,英国官方也陆续通过调查这个曾在新加坡参会的英国感染者,找到了更多在英国的确诊病例。

一场国际会议,造成新冠病毒跨洲传播

截图为华尔街日报绘制的病毒传播路线图

目前,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这名将病毒从新加坡带到法国和英国等欧洲国家的英国人,已经康复。那名在109名参会者中最先被确诊感染了病毒的马来西亚人,也已经康复。在全部与那场会议有关的确诊病例中,也尚未出现死亡病例。

至于病毒是如何被传播到那场会议上的,新加坡方面目前仍在想办法解开这个谜。

延伸阅读韩国新增161例确诊,累计763例,11名军人确诊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24日通报,截至当天上午9时,韩国较前一天下午4时新增16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763例,出现7例死亡病例。

另据韩媒报道,一名16个月的女婴被确诊感染,这是目前韩国年龄最小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韩国国防部24日表示,截至当天早上八点,共11名军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包括陆军8人、海军1人、空军1人和海军陆战队1人。报道称,怀疑已出现军营内感染。当天新增的4人,分别是京畿道抱川市某陆军部队的3名士兵,以及大邱市某陆军部队的1名干部。他们均与同一部队其他确诊者有过密切接触。

世卫总干事:中国控制疫情 为世界争取时间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15日在德国慕尼黑表示,中国采取的从源头上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令人鼓舞,尽管这些措施让中国付出了很大代价,但为世界争取了时间,减缓了病毒向世界其他地方传播的速度。

14日开幕的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谭德塞专程前来参会,会议主办方还组织了一场有关此次疫情的边会。

谭德塞15日在慕安会主会场介绍当前疫情时说:“我已经多次称赞中国,我还会继续这么做,正如我称赞任何从源头上应对疫情暴发从而保护本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的国家一样。”

谭德塞说,应对当前的“COVID-19”疫情,需要国际社会团结起来,而不是污名化。“应对疫情的暴发,国际社会最大的敌人不是新冠病毒本身,而是导致人们对立的污名化。”

谭德塞说,在对抗疫情的同时,国际社会还需要同虚假信息和谣言做斗争。假新闻比病毒传播得更快,也非常危险。谣言和虚假信息阻碍了国际社会对疫情作出反应。为此,世卫组织正在与一些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公司合作。

谭德塞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意识。他认为,埃博拉和“COVID-19”疫情的暴发再次表明,国际社会做好准备而不是恐慌有多么重要。当前事实表明,国际社会还没有准备好。“全世界在应对恐怖主义袭击方面花费巨大,但却在预防病毒攻击上花费很少。然而病毒攻击可能比恐袭更加致命,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的破坏也更大。这是一种危险的短视。”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环球时报新媒体、人民日报客户端、新华社编辑:TF03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一场国际会议,造成新冠病毒跨洲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