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从苏州出发,一路由东向西,经过八百多公里就到了鄂北重镇——随州。

随州是湖北省 “最年轻的地级市”,曾侯乙编钟就出土于此。随州地处长江流域和淮河流域的交汇地带,东承武汉,西接襄樊,北临信阳,南达荆州。

截至2月19日24时,随州已确诊病例累计达1283例,但随州总人口仅258万。如果按确诊人数与总人口的比例来看,随州是排在武汉、鄂州、孝感之后的全国第四。

目前,随州市主要有12家医疗机构,其中新冠疫情的定点医院有5家,但三甲医院只有随州市中心医院一家。医疗物资和医护人员仍面临较大医疗资源缺口。农村情况就更为严峻,乡镇医院存在无力收治疑似病例的情况,而到村一级卫生院就根本没有诊断条件,所有接触型治疗都停了,只能勉强维持给慢性病老人开一些药之类的基础医疗。

湖北姑娘李芙蓉的老家在随州市柳林镇古城畈村,该村至今尚无一例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这是她和乡亲们的小确幸,背后离不开一群默默奉献的志愿者和村干部。大学毕业之后李芙蓉就离开家乡到深圳工作过数年,之后至今一直扎根苏州,现在她是苏州一家科技公司的员工。

以下为“新苏州人”李芙蓉的自述:

窗外,雪花,封闭多日的村庄更加寂静了。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冬日晴空下的村庄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这是我的老家 ——鄂北农村。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物产丰富,民风淳朴。每逢春节,不管是外出务工,还是已经定居外地的乡人,都会回来与亲人团聚。正月初六初七再返回工作地,投入到热火朝天的工作,生活与学习中。

然而,今年的春节,我们都过得不一般。

2020年1月18日,腊月二十四,正在苏州逛街给家人买衣服的我,收到一位老同事的微信,提醒我武汉有不明肺炎,最好别回去过年了。但我至今还单身,不回老家过年一个人在苏州也没有什么意思。何况一年中能孝敬母亲的时间也就是这些假期,春节又是最重要的,当时武汉官方也并有通报什么消息,所以我没有取消回乡的计划。

2020年1月21日,腊月二十七,苏州—武汉—随州

去苏州火车站之前,想了想还是找了个PM2.5口罩带在身上,万一用得着呢。在高铁上刷微信,武汉新冠肺炎的信息铺天盖地而来,朋友圈几乎每个人都在转发。虽然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心里还是有些发紧,除了吃东西,我全程一直都戴着口罩。

李芙蓉在苏州回武汉的列车上,戴着不专业的口罩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17:30火车准时到达武汉高铁站,平日可直接换乘的通道处,电梯口挤满了人,电梯却一直没有开。工作人员拿着喇叭喊话,说换乘通道已关闭,请乘客先出站再进站。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事态严重。我还拍了照片发了条朋友圈:武汉站已无法直接换乘,需先出站再量体温进站。

当时火车站外的人并不是很多,平安春运的红色条幅很是显眼,整个车站还是井然有序。我打车直奔汉口火车站换乘前往随州的高铁。

腊月二十七的武汉站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出租车司机戴着N95,他跟我说:你这种棉口罩不行,只能抵挡30%。我说刚从外地回来,没有准备那种专业口罩。司机还聊到他如何艰难劝说家人戴口罩,特别是老人,说武汉乃至整个湖北在那个时候(1月21日)口罩都断货了,他还是托朋友从河南买的。

汉口火车站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1.2公里,途径华南海鲜市场,司机特意放慢速度,说你看看这就是肺炎发源地,已经被查封了。我隔窗望去,市场没有灯火,只门口有些微弱的光。

担心车站里人多空气不流通,我在汉口火车站外的广场坐了会,在肯德基买了吃的。因为武汉站在遥远的郊区,位于武汉市中心的汉口火车站的人流就比武汉高铁站多许多,但是我看到的不戴口罩的人也很多。

腊月二十七——汉口火车站广场上还有很多人没有戴口罩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21:30终于到了随州站,站外一如既往候着很多司机,但没有一个司机戴了口罩。打车回家的路上,司机说随州基本没人戴口罩,倒是你们这些外地回来的人都戴了。我心想,或许武汉离随州有些距离(不到两百公里),一时还传不过来吧。

回家的第二天,我将街上的三家药店问遍了,都没有口罩。店员说这些天到货很少,但凡有点,一到货就马上被抢光了。

2020年1月23日,腊月二十九

这天早上十点,我们的省会大武汉居然宣布封城了。一时之间,从网络到现实,从城里到乡村,从湖北到全国各地,人人都在谈论肺炎,惊愕之情蔓延,惶恐之心顿起。我又去了两次药店,终于碰到一群人正围着分医用一次性口罩,1块钱一个,我赶紧买了20个,在药店的短短几分钟,不断有人进来问“有口罩吗?”

以往过年前,我们要出门洗个头剪个发,但理发店排队人很多,我只能带着小侄子在街上人少的地方转了转,买了些水果,就赶紧回家了。

2020年1月24日,除夕夜

早上6点多,天都还没亮,村里就有人家开始放鞭炮,吃团圆饭了,鞭炮声起伏不断,一直持续到10点的样子(随州农村吃年饭不是年夜饭,而是三十那天的早饭,乡亲们认为年早饭吃得越早来年运气越好)。

同学群里不时有人发医院人山人海的视频,医护人员全副武装,病人排队7、8个小时才能做检查。湖北省内十几个县市在武汉封城后的一天内,相继发布封城通告。随州也在除夕夜发了封城通告。

家族群里大哥开始倡导今年过年不串门,电话视频拜年,大家纷纷响应。

春晚正在播出,但没人有心思看了。我一直想着,武汉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一封要到什么时候,我原定的返程日期1月30号还能走吗?

我在网上搜了搜关于非典的新闻,当年延续到次年5月气温升高病毒怕高温才平息的,若这次也如这个规律,我几时才能回苏州?最担心的还是自己也是经武汉转乘火车回来,一路上接触了很多人,戴的又是PM2.5口罩,这几天和家人同吃同住,如果我有问题,会不会传染给他们?

原本是辞旧迎新,家人团聚,其乐融融的时刻,却被不安和焦虑笼罩着。

2020年1月25日,大年初一

今早,进出我们村的公路也被封了,就连我们湾子里的土路,也被乡亲们用竹竿阻拦起来。

进出村子的公路有了禁止出入的明确标识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我们湾子土路也被竹竿挡道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整个春节无人外出,无人串门。

亲戚之间的电话拜年也只是说新年好,而不再说新年快乐,这个时候无人能快乐。

我的心情也很沉重,作为普通公民我能做点什么有实质性帮助的事情。都说宅在家里就是做贡献,可那么多病人怎么办,医护人员不够医疗物资不够怎么办,作为一名热血的华夏儿女,只能干着急!

2020年2月16日

意外地发现在路口执勤的有一个竟然是我的小学同学程正东。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志愿者多是村里的年轻人和党员,下雪天也要执勤,很辛苦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菜园都被厚雪覆盖,志愿者们还得给乡亲们送生活物资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村里召集了一批志愿者,从正月初二至今每天都在村里执勤,志愿者们每天不光是守住村口在卡口执勤,还要劝阻非必要出门聚集人员,还有体温检测组入户测量体温,物资配送组负责免费给村里需要的人家送米,送油,送煤气。甚至还兼职医疗救护队接送因为其他病需要去镇医院打针的乡亲,因为我们村至今没有一例,所以村卫生院的医生都被抽调到镇上去了,村里都没有医生。

志愿者们没有任何报酬,但自家乡疫情防控工作一开始,村民们就自发为居委会疫情防控办公室捐钱捐物。在外打工的,经商的,开厂开公司的,上班族,还有在家务农种地的,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物赠物。值勤点的帐篷,夜间取暖用的柴火,开水壶………都是村民送来的。

不知不觉,回老家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

经历了无知,迷茫,焦虑,恐慌,愤怒,每天看了无数的信息,却只徒添焦虑。既然我不能做什么,那不如减少关注,既然走不了,那不如在家好好陪陪家人吧。

调整好心态,每日定好工作、学习和健身计划,我接下来的生活就规律许多。

每日看书,听英语广播,教侄女侄子念书习字,做饭洗碗,打扫庭院。偶尔去屋后无人的山坡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蓝天白云,听林中鸟鸣。生活倒也无忧无虑。

村庄雪后初晴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焦虑的事情也有,公司通知苏州企业的复工都一再延迟,须得政府批准。苏州还出台了一系列抗疫措施,包括劝返从疫情重点地区返苏的人员,但凡春节期间有出过苏州的,再回苏州都需要隔离14天等,几乎所有企业无法正常复工。这无疑是对经济的重大伤害。可事已至此,我们也无计可施。

眼看着公司在湖北之外其他省市的同事陆陆续续复工,而我们湖北籍员工,只能继续呆在老家。虽然有电脑可远程办公,效率远不及在办公室。

人只能接受自己不能改变的,改变自己可以改变的。这么多年,也是难得有这么长的时间呆在家中,和母亲及弟弟一大家人在一起,陪伴家人平凡生活谁说不是另外一种幸福?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一个湖北姑娘的春节日记:被困没有确诊病例的乡村,何时能回苏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