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随着新冠病毒感染者的不断增加,日本政府、企业等已经越来越开始重视这次疫情了,从首相到官房长官再到厚生大臣,几乎每天都露面就疫情发表讲话;各种大型活动如东京都中目黑每年雷打不动的赏樱会、马拉松、演唱会等也都纷纷取消;NEC、NTT、雅虎等大企业也都纷纷拟采取远程办公、取消百人以上会议等等措施以应对疫情。而无论是平面还是立体媒体也都开始连篇累牍的报道疫情消息,请专家在专题节目中解析病毒来源、传染途径、提出防范措施等等。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不过,在日本民间,似乎人们并没真正重视这次的疫情。比如昨天笔者上街吃饭购物,发现无论是在餐厅还是超市,与以往一样,依然是一派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人们一如既往,习惯戴口罩的仍然戴着口罩,不喜欢戴口罩的人也依然故我敞开口鼻呼吸那不知是否新鲜的空气,表象上就给人一种日本人似乎并没太拿这次令我们闻之色变的疫情当回事儿的感觉,更没有如国人那样对疫情如临大敌的防范意识。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那么,日本人到底是怎样看待这次疫情的?他们真的不害怕吗?如果真的不怕,原因又何在呢?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虽然,随着疫情的升级,日本成为国外感染新冠病毒最多的国家,这让许多普通日本人开始正视、重视疫情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与国人对疫情的重视程度相比,日本人差的就太远了。而究其原因,首先与政府的动作和专家最初的表态有关,可以说从疫情始发开始,日本政府对疫情就没能重视起来,比如迟迟未能把控入国第一道关口以控制传染源;即使是发现了确诊患者,也因传染途径可控而未采取全面防范措施;哪怕是出现了钻石公主号的大面积感染现象,也因抱着那毕竟是在船上从根本上来说不算日本本土患者的想法消极对应等等。直到目前出现了找不到传染途径的确诊病例,并且确诊患者日益增加,传播范围越来越广,政府才有些稳不住神儿了,但却也错过了最佳管控时期。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此外,就是专家、学者的轻视言论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记得疫情刚刚开始传向世界,日本如北海道大学教授和关西大学教授就在电视上侃侃而谈:武汉肺炎不过就是一场流感,只要按预防流感的方法做就可以了,云云。人们自然相信专家了,而且毕竟发生源又不在本国,所以,普通民众自然也就不太拿武汉肺炎当回事儿了。直至今时,即使疫情已演变成全世界都开始极度重视的程度,在表面上感觉日本人却还是我行我素,除了一部分人,大多数日本人好像还是没太认真来对待这次疫情,这从他们的行动中处处可见。比如不戴口罩、下班后居酒屋聚饮、不避讳去人多的地方等等。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其实,说日本人不害怕疫情是假的,尤其是面临日本越来越严峻的局面,他们当然也怕死,但相对于我们而言,日本人确实是能淡然面对生死的民族。远的不说,只是从近些年发生的如阪神大震灾、关东大地震引发的海啸、福岛核泄漏等自然灾害中日本人那种淡定从容的表现,我们就都领教过了。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而日本人之所以能淡然面对生死,这同样与他们自古以来经历了太多的天灾人祸导致的生命随时消亡的经验有关,也与他们从这些天灾和宗教中形成的生死观有关。

  我们所谓的生死观,日本人称其为“死生观”,“死”在“生”之前,似乎就暗示了日本人对生与死的认识之微妙。一般来说,日本人亲人过世,我们基本上看不到嚎啕大哭的景象,甚至连落泪的场面都很少见到。葬仪参列者的表情更多的是无奈、达观和镇定。这就让重视亲情的我们感觉日本人冷酷的有些就像机器人而不是有血有肉的正常人。其实,这些都源于日本人特有的死生观。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首先,由于日本人所处的资源匮乏灾害频发的自然环境,自古以来就让他们体会着生命之无常,而唯有死才意味着清洁、超脱了。而且,由此也延伸出了无论好人坏人,只要逝去就都清白了,都能成为神灵的意识传承。

  其次,村上春树在其《挪威的森林》中曾反复重复了“死,并非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而永存”的描述。这就与日本佛教的“人死,不过是从一扇门踏入另一扇新生之门”的观念相吻。而日本佛教净土宗干脆就把“人死”视为“远离秽土,欣求净土”的宗教追求;曹洞宗则教唆信众“存亡由命,”宣扬“死的时候要抛弃对生的寻求,彻悟死亡。活的时候要为生奉献一切,每分每秒都要尽力的活好”。前几年轰动一时的电影《入殓师》,以“死”贯穿始终,突出描写了生与死的尊严,剧本编剧曾引用真正的入殓师所说的“死是一种最高境界的平等,如果不能直面死的话,那么,也不可能平等的对待生者”来阐述人类应具备的死生观。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其实,从今天我们推开窗子就能看到日本墓地与住居为邻,甚之者,干脆就把逝去的亲人的骨灰盒摆放在家中与死人共生的现实,日本人的生与死之间的距离观就已经一目了然了。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综上,我们基本上就能明白了日本人为什么能够淡然面对生死的深层原由。那么,正如今天,面对人们几乎闻之色变的新冠病毒,日本人还能镇静如常的工作、生活,也就不难理解了。笔者的一位日本朋友在闲聊时就说:这种事儿,就凭运气吧。感染上病毒死了,就算自己运气不好,反之,就是运气不错呀。而据笔者所知,持有这种观点的日本人绝不在少数。其实,仔细想一想,日本人口中的“运气”不也正合乎了他们那淡然的死生观吗?如此说来,对人家喜欢戴口罩的依然戴,不喜欢戴口罩的依然不戴,我们似乎也无须杞人忧天了。不过,说到底,还是普通日本人尚未意识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新冠病毒的真正危害性才如此从容的,否则,只是以日本人不愿给他人添麻烦的族群性格,应该也会戴上口罩吧。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面对愈趋严峻的疫情,日本民众为什么依然安之若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