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战“疫”第一线:武汉新冠肺炎患者最新诊治和防控现状

自2019年12月,湖北省武汉市陆续出现多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以来,我国就进入一个疫情蔓延的特殊阶段。而武汉,则成为新冠肺炎感染的战“疫”第一线。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累计出现数以万计的感染者,并且每天新感染的患者数量仍在不断增加。在政府力量组织下,全国各地先后组建医疗队,纷纷前往武汉开展支援和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工作。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周新教授作为被派往武汉的第一支上海医疗队成员,已在武汉奋战多日。近日,我们有幸采访到他,请他对武汉新冠肺炎患者的最新诊治和防控现状进行讲述。

关注战“疫”第一线:武汉新冠肺炎患者最新诊治和防控现状

周新

二级教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医师组组长,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前任副主委,上海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名誉会长,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常委。曾参加2003年上海SARS和2009年甲流的救治工作,曾获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上海市先进工作者、全国医德标兵、全国医药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等称号。担任《世界临床药物》、《上海医学》、《临床肺科杂志》、《中国呼吸与危重症杂志》副主编。

Q1: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 可以为我们介绍下目前该医院的情况吗?

周新教授: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原来是一家传染病医院,作为国内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现在已成为专门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目前,武汉的定点医院有多家,如金银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以及武汉协和医院等。在疫情爆发之初,金银潭医院是收治患者数量最多的医院,现在随着很多医院规模的扩大,其他医院的收治患者数可能已经超过金银潭医院。目前,金银潭医院约有600张病床,加床之后在院患者700多位,具有较多的重症患者。

Q2:您做为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的医师组长,已在武汉奋战数周,能否为我们分享一下上海医疗队这段时间的经历?

周新教授:

上海医疗队是第一批,也是首次由国家卫健委组织的医疗队。医疗队大年夜启程,春节当日抵达武汉。除上海医疗队外,金银潭医院还有福建、陆军军医大学、北京等多支医疗队,除外地医疗队外,还有武汉同济、协和等多家本地医院也参与进来。

上海医疗队分管两个病区共80张病床。其中一个病区收治病情严重的危重患者,另一个病区收治重症患者。因此,上海医疗队抢救危重患者的工作量很大,救治难度也很大。部分患者在治疗后病情得到改善,两个病区已有23名患者出院。

Q3:在这段时间里,上海医疗队是否经历了一些困难和挑战?

周新教授:

上海医疗队抵达武汉的前两周内,患者数量众多是需要解决的一大难题。家庭聚集性感染非常严重,很多确诊患者因为医疗资源紧张,只能暂时在家隔离。随着政府高效率工作的开展,这一状况目前得到显著缓解。

目前,武汉新发患者数量依然在不断增加,每天仍在1500以上。新发患者的增加,使得医护人员紧缺。2月18日,上海再次从三家医院调遣医护人员组建一支500人的医疗队前往武汉。目前在湖北的医护人员已经超过3万。

相比武汉,湖北省以外的其他省市和地区新发患者数量明显下降,在防控工作开展良好的省市,新发患者已经降低到0。但在武汉,我们压力还是很大。

Q4: 从目前您所在病房的收治情况来看,新冠肺炎的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在年龄结构上有什么特点?

周新教授:

危重症和重症患者的确老年人占比更高,但部分年轻患者也会成为危重症和重症患者,包括感染之前身体健康的30-40岁中青年。所以,易发展为危重型或重型患者的特征尚没有十分明确。很多老年患者本身年龄较大,如果同时合并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疾病,一旦感染新冠病毒,治疗难度很大。我们还发现,感染患者中儿童比例不高,且儿童症状相对较轻,具体原因仍待进一步探索。

Q5:对新冠肺炎的重症和危重症患者,主要的治疗措施有哪些?

周新教授:

尽管我们对患者采取了可及的所有治疗措施,包括药物治疗、高流量的给氧治疗、无创呼吸机、有创呼吸机、体外膜肺氧合(ECMO)等,仍有部分患者好转,部分患者病情恶化。目前对新冠肺炎的发病规律还未完全清楚,临床主要采取综合治疗策略,尽可能维持患者的呼吸和生命体征。

新冠病毒感染不仅造成肺损害,还能造成心脏、肝脏等全身多脏器功能的损害,因此无法单纯依靠一种药物来治疗患者。网络上提出的可以为新冠肺炎患者带来获益的新药或老药,用于轻症患者也许有一定疗效,但对于危重患者,主要还是采取呼吸支持和循环支持,帮助患者对抗疾病。

Q6:对新冠肺炎的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是否需要考虑抗细菌感染方面的治疗?

周新教授:

对于病情危重、造成肺损伤的患者,如果存在继发细菌感染,在培养出敏感菌后,或者患者的白细胞数量过高并有发烧症状时,临床会考虑给予患者抗生素治疗。

Q7:新英格兰杂志有危重症病例报道,提及万古霉素和美罗培南联合用药治疗细菌感染,同时也有涉及到万古霉素负荷剂量,请您谈谈万古霉素负荷剂量在阳性菌感染治疗方面的意义?

周新教授:

危重新冠肺炎患者除了病毒感染以外,往往合并有细菌感染,有革兰阴性菌也有革兰阳性菌,混合细菌感染的不少。美罗培南和万古霉素是临床常用的治疗药物,万古霉素使用时我们会根据患者年龄以及肾功能情况予以调整剂量,正常情况下万古霉素首日使用时要用负荷剂量,之后给予常规剂量使用,并监测患者肾功能,使用4~5天后测定万古霉素的血药谷浓度,根据血药浓度再调整万古霉素的使用剂量。

关注战“疫”第一线:武汉新冠肺炎患者最新诊治和防控现状

小结

关注战“疫”第一线:武汉新冠肺炎患者最新诊治和防控现状

据2月18日0-24时的各省卫健委数据统计,全国已有8省(自治区、直辖市)当日新确诊病例为0例。在其他地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良好的同时,我们也应注意到,武汉仍有大量新发病患者不断确诊,其中不乏危重症和重症患者。整体而言,对新冠肺炎危重症和重症患者,仍应以器官功能支持为主的综合治疗策略为主。对有明确继发感染指征的患者,合理使用抗生素则有其必要性。最后,为顶住压力,继续奋战在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点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关注战“疫”第一线:武汉新冠肺炎患者最新诊治和防控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