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来的瘟神”,受尽委屈

文|孙小婷

一对夫妻,连续12天3次往返于云南和武汉之间,行程1.2万公里,风雨兼程,只为无偿将好心人捐赠的蔬菜运送到疫区。

“武汉来的瘟神”,受尽委屈

据了解,丈夫叫李东新,妻子叫穆秋,夫妻俩年初的时候,从辽宁绥中拉货到贵阳,途中得知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比较严重的消息,在贵阳下完货后,又看到网上说,云南有大批蔬菜要支援武汉,向社会征寻可以免费运输的冷柜车。

他们希望为疫区尽点力,于是就从贵阳直奔云南,装满一车蔬菜后一路风尘仆仆地运到了武汉协和医院。在得知云南还需要车辆运送蔬菜后,夫妻俩也顾不上跑长途后的疲惫,没有回家休整,便又启程到云南装货。

画面中的夫妻俩,为了赶路,饿了就在车上自备的平底锅里弄点菜吃,一路上十分辛苦。“我只想为祖国做一点贡献,我也想给我的孩子做一个榜样,做这个是件很有意义的事。”丈夫李东新说到。

可就在他们回到家乡自行隔离时,这个朴实的汉子却难过了起来。因为家乡人听说他们从武汉回来,便称呼夫妻俩是“瘟神”。“遭到质疑的声音,我感觉有点郁闷。”

“武汉来的瘟神”,受尽委屈

这对夫妻万里送蔬菜的行为,显然加深了我们对平凡英雄的印象,他们无私奉献、有情有义。他们的善良没有得到什么奖励,反而遭受了非议,被贴上诸如“瘟神”这样带有歧视性的字眼,这与我们价值观念中“好人有好报”的回报并不相称。

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看到过不少类似让人揪心的现象,诸如不让医护人员回家、外卖小哥不能进小区、湖北车在高速上流浪20多天,司机啃方便面啃的嘴巴都烂了……

“武汉来的瘟神”,受尽委屈

这些,或许是一部分人,在疫情肆虐下做出的过激反应,但再冷静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一些人在群体裹挟下的过失行为?

当硬核口号铺天盖地,全国上下严防死守,人们是提高了防范疫情的警戒线,但种种以保障自己生命安全健康为由,却对他人人身或心理造成伤害的行为,也着实有失现代社会中应有的公平。

在别人忙着战“疫”救灾的时候,或许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司机都义务运输防疫物资,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能够关心全局,爱护同胞,伸出援手,做出善举;但在这场波及所有人的公共卫生事件中,那些一边漠不关心,一边还要喊着“大家都离做好事的人远点”——这种相互倾轧、冷嘲热讽、有意伤害、自私自利的表现,也无疑是在一次次冒犯人们心中珍视的基本共识的底线。

这也让我们进一步去想,如果一个社会已经能够反思如何拒绝道德绑架,那么,它是否也应该反思如何拒绝践踏善良?

“武汉来的瘟神”,受尽委屈

的确,社会上总有些人,不能理解英雄、支持英雄,这其实也是人性的幽暗之处。这次疫情,在很多地方都照见了这种幽暗,但人之所以为人,好的社会之所以能变好,不就是在一次次的关键时候克服了这些灰暗吗?

因此,这次疫情的创伤,或许不仅仅是对病患的身体,对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应当促成人们一场深入内心深处的道德反思。

这场疫情既是给我们恢复一个健康的公共卫生系统留下了教训,其实也给我们剖析社会心理,进而培育一个健康的社会心态提供了素材。

文字:孙小婷

图片:网络

朗诵:王茜

责编:王子墨 王远方

编辑:孙小婷 孙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武汉来的瘟神”,受尽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