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妃当众弹琴,难听至极,她却说:只是调音,还未开始

小说:王妃当众弹琴,难听至极,她却说:只是调音,还未开始

凤熙坐好,凤锐泽突然靠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凤熙脸上一变,看凤锐泽冲她点头。

她突然站起,冲筱雨一笑,“王妃,为了公平起见,可以将我们的瑶琴交换吗?”

筱雨不明所以,还以为凤熙的戏多,摆手,“可以。”

楚枭澈的脸变的十分难看,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是属于偷鸡不成蚀把米吗?似乎这件事更棘手了,绝对不能让阿焰娶到凤熙,似乎还得想办法。

有侍者询问楚枭澈,楚枭澈摆手,告诉他换,不换这不是打脸吗?

楚枭澈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焦头烂额过,只能静观其变。

瑶琴交换,凤熙这才凝神静气,手指一动,琴曲扬起。

这首曲子筱雨并不熟悉,但是很能听出凤熙在这方面的造诣,曲调悠扬,空灵毓秀,琴中还透出高远的志向,傲气却不孤高,十分的震撼人心。

筱雨垂眸,这个凤熙还真是劲敌。

一曲终了,四周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楚枭澈扶额,几乎不敢去看筱雨,唯有楚枭焰似乎一点反应没有,继续盯着自己手里的空酒杯,似乎里面有颜如玉,都盯出花了。

楚枭澈脑中转了无数个念头,用什么理由给筱雨将琴换下来,一旦自己开口,不是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对琴上动了手脚。

因为这个琴原本是给凤熙用的,这可是关于祈国的面子问题,楚枭澈急出一身冷汗。

良久他转念一想,从来没听说筱雨过会弹琴,算了,怎么样都是输,输五分跟输十分都一样的,就这样吧!

但是那些鼓掌的大臣是脑子锈了吗?不管怎么样,筱雨代表的是祈国,给凤熙鼓什么掌?

等下把鼓掌的人都记下,罚奉三个月,想想这么多人挨罚,国库又充足了点,楚枭澈的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一曲弹完,凤熙嘴角的得意掩饰不住,她站起,给楚枭澈一躬身,“皇上,凤熙弹完了,现在该轮到王妃了是不是?”

这是邀功还是挑衅?楚枭澈脸上的笑已经十分的勉强,“公主蕙质兰心,弹的好,赏。”

宝七将如意双手奉于凤熙,凤熙的脸上更是笑成了花,“多谢皇上。”

没人人会认为自己会赢,这是筱雨的感觉,她嘴角微勾,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就让所有人知道什么是弹琴?

“咳咳!”楚枭澈清了清自己的嗓子,“荣王妃,听说你前几天昏迷了好几天,体力可不济?”

筱雨失笑,这是怕自己输吗?

她摇头,“谢谢陛下的关心,筱雨已经没事了,战书都已经下了,筱雨没理由不弹?”

楚枭澈想说,给你个台阶你都不会下,这可怎么好,脑子一转计上心头,昏迷?他的嘴角微勾,“荣王妃,那请吧!”

筱雨点头,微微拉了一个音,心微微一跳,甩头向楚枭澈看去,楚枭澈现在就想做个鸵鸟,不敢跟筱雨对视,心里自我洗脑,这件事跟朕没关系,没关系!

筱雨摇头,这个皇上这是多怕自己不给他长脸,还在琴上动手脚,看看被人察觉,自食恶果。

筱雨开始拨动琴弦,很多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这也是弹琴,只有单调的音符,是人都比她弹的好,但是碍着她的身份,所有人不得不努力装出聆听的样子。

凤熙跟凤锐泽对了个得意的笑容,稳赢了,这段时间就让自己的耳朵受点苦吧!

筱雨终于住了手,祈国的大臣、家眷还有小姐真有给力的,也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

楚枭澈早想好了,只要筱雨的琴声一停,他就装晕,先把这件事对付过去,然后再想办法。

但是筱雨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本王妃还没弹呢?筱雨弹琴前都要调调音,习惯了,都别介意。”

感情人间是调音呀!

楚枭澈突然向筱雨看去,还是那个筱雨,他就觉得不一样了,聪慧的可怕,不仅怼的异国的皇子跟公主生无所恋,现在一句话,也把自己摘出来了。

也没指出这把琴不好,而是说她有调琴的习惯,就凭她勾起一个音就知道这把琴音调不准,就说明她琴艺不凡,楚枭澈突然信心大增,筱雨深藏不露也不是没可能,要不她不会如此是胸有成竹。

“到底行不行呀!不行就认输,浪费什么时间,亏还找这样不靠谱的借口。”

“我看王妃怎么可能比凤熙公主弹的好?不过是故弄玄虚!”

“王妃一向都是戏精!”

底下人倒是有越说越热烈的趋势。

凤熙跟凤锐泽嘴角勾笑,认为筱雨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咳咳”楚枭澈又咳嗽了一声,果然把嘈杂的声音压下,这些都是什么人,不知道谁是祈国的人吗?哪有长别人威风贬低自己的,不管筱雨是什么水平,代表的是祈国,他心里又记下了一笔,刚才议论筱雨的人,再罚三个月的俸禄。

说话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半年的俸禄已经被皇上扣走了,如果知道,他们绝对不乱说话,这代价也太大了。

筱雨将所有的声音抛在脑后,全神贯注盯在瑶琴上,随着“叮咚”一声琴弦的勾起,悠扬的琴声穿过嘈杂的人声传入耳际。

所有人就觉得心一颤,汗毛竖了起来,那琴声带着一种魔力直接扎进人的心头,然后场上瞬间一片的死寂。

筱雨弹的是古筝名曲《高山流水》,顾名思义就是流水跟高山的结合,虽然只是曲子,但是瞬间将人带进了山脉蜿蜒、层峦叠嶂、巍峨壮丽的高山之中,因为细微的旋律变化不仅仅带出高山的壮丽巍峨,还夹杂着山野烂漫跟松柏灵秀的韵味;而流水的部分瞬间将人带入了瀑布倾斜、溪水潺潺的景致之中,其中还有泉水叮咚的清澈,引人入胜,最后的尾音更是将二者融为一体,整首曲子也到了高潮,升华到更美的境界,仿佛身临其境,美不胜收。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全场依旧静逸,只留余音绕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小说:王妃当众弹琴,难听至极,她却说:只是调音,还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