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日渐猖獗,日本沉着应对

中国读者非常关心的“钻石公主号”邮轮,2月19日已经让没有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乘客443人下船。从《朝日新闻》2月20日的报道看,船上3711人中,“超过600人已经确认感染(上了新冠肺炎)”。

中国国内媒体在2月20日13时前后给出的日本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为705人。世界上其他国家、地区的确认人数都在两位数以下,日本的数量算是特别高的。但是如果去掉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患者数量,日本患者并不特别多。尤其考虑到日本有1亿2000万人口,和患者数量较多的新加坡(84人)、韩国(51人)不在一个当量上。相比之下,日本其实并没有进入到危机状态。

“真为日本政府慢腾腾的动作着急。”笔者周边的不少朋友这样说。但信息绝对透明、医疗条件在美欧等国家参加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属于上乘、行政的权威依旧、大学及研究机关能保证将学术研究的成果全面公布出来,有了这些让日本能够在新冠肺炎猖獗之时保持沉着应对的态度。在日本几乎听不到要将一座城市全部封闭起来,甚至在邮轮停泊的横滨市,也没有这样的建议。

日本行政的权威性是如何树立、又是如何接受监督的,对这个问题进行分析后,就能知道为何日本现在还如此淡定。

新冠肺炎日渐猖獗,日本沉着应对

日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本部会议现场

01/

遭遇灾难立即成立“对策本部”

在日本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成立“对策本部”。一个工厂发生了严重的质量事故、小区发生了恶性事件等,肯定会成立对策本部,而且往往一把手直接当本部长,负责与媒体沟通的人出任副本部长。小地方的对策本部并没有人去采访,但这个发言人是绝对要设置的。

2020年1月16日,日本也出现了新冠肺炎,虽然很轻,患者没用多长时间就出院了,但媒体对新冠“情有独钟”,报道铺天盖地,电视台如临大敌,做了相当长时间的报道。其实,那么集中的报道,并未让日本国民对“新冠”这个词有多大的理解,几乎所有人就是听听而已。

事情发生转变,该在1月23日。在大部分日本人搞不清地理位置的湖北武汉开始封城,这让日本媒体再次关注新冠肺炎。其实到这时,日本国内并无其他病例。到1月20日为止,武汉传出的消息也是“几乎不会人传人”“毒性很小”。日本媒体也是这么报道的,尤其是从1月16日,日本国出现的新冠肺炎看,治疗并没有费事。但1月23日,日本驻华大使馆还是设立了对策本部。

1月24日,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未将武汉流行的新冠肺炎现象宣布为“紧急事态”,但对封城后的武汉,日本政府将湖北省疫情定性为“危险水平3”,接着在26日便决定向武汉派出撤侨的包机。1月27日,日本驻华使馆的特命全权公使及医务官等10人到达武汉,直接负责撤侨及医疗方面的工作。1月28日,第一架包机飞出,1月29日包机回到了日本。1月30日,安倍晋三内阁通过内阁会议讨论的方式,决定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本部”。

新冠对策本部的本部长为内阁总理大臣安倍晋三,副本部长有两位,一位是位列总理之下,在危机时期能够代理总理职务,同时负责对外沟通的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还有一位是负责卫生健康、社保等的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所有内阁大臣均为对策本部成员。

到2月18日为止,对策本部会共召开11次。短的时候,会议时长为10分钟,但大部分会议为15分钟。会议之后立即将主要内容、使用的会议资料公布在网上,数日后还有专门的“议事概要”在网上挂出。主管大臣的发言,总理最后做的总结均会贴在这里。

开会时,主桌上坐着各部大臣,大臣身后为内阁官房(总理办公室)的数位副长官、法制局长、危机管理总监、安全保障局长、大臣辅佐官等官员。开会前,相关资料已经送及大臣及官房长官那里,各位大臣及长官在首相官邸四层的会议室坐好后,总理准时出现在会议室。10到15分钟的短会,内容紧凑,对于主管大臣的意见,其他大臣的建议,总理当即作出判断。散会后大臣具体布置工作,对策本部的决定能迅速落实。

负责对策本部的日常业务的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本部干事会”。相关人员全部是行政官员,议长为内阁危机管理总监,副议长为三名内阁官房副长官助理(主管内政、外政、危机管理)。构成员主要是各个省厅的局级干部(审议官)。因为是为对策本部开会做各种准备,干事会的会议通常在本部会议之前召开,时间为1个小时或者更长。开会内容也会在网上公布,但目前只能找到1月30日在永田町合同厅舍第一共用会议室召开的第一次干事会的主要内容。

安倍内阁现在更为重视的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专家会议”。会议的座长为国立感染症研究所脇田隆字所长,副座长为地域医疗机能推进机构尾身茂理事长,成员主要是大学医院传染病科的教授、律师、公共政策方面的专家。

对策本部的设置、专家委员会的成立、具体工作的推进等等,日本行政方面的动作很快,工作效率很高,通过会议的形式所进行的沟通通畅。传染病已经大面积爆发,媒体反复报警,这在日本现行的行政机制下,不可能不采取行动。

02/

露出马脚的怠政大臣

笔者和日本媒体有过一些接触,这些年常听他们谈日本内政的报道越来越艰难。一些日本朋友说,安倍晋三在2012年12月出任首相后,日本媒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几乎已经放弃了对安倍内阁的监督,如果想找一些监督安倍的势力的话,现在只能看国会中在野党对安倍自民党所作所为提出的质询了。

2月19日,邮轮上的乘客开始下船的时候,日本国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如期举行。在审理国家预算的时候,包括在野党议员,也可根据自己的政党在议会内占有的席位数量,得到一定比例的提问时间。提问内容大部分需要提前一天向被提问的人提交,让对方有个准备的时间,但内容本身,用词尖锐程度,这些不受任何约束。

此前的第10次对策本部会议相关情况,从首相官邸的主页上就能够查到。16日的会议,外务大臣、防卫大臣因为在德国参加国际会议而未参加,冲绳及北方大臣去冲绳视察,也未能参加。另外有三位大臣未参会: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在同一时间去参加自己选区的新年会,法务大臣森雅子需要去福岛县给书法展的获奖者颁发奖状,不在东京;文部科学大臣萩生田光一要参加其选区的消防队队长授勋祝贺会,同样未到场。

日本媒体完全“没有”注意到抗击新冠肺炎工作中,文部科学大臣、环境大臣的重要性,对他们不参加本部会议未做任何报道。但是,在野党对安倍内阁的大臣没有这么客气。国会预算委员会的所有提问是电视直播的,愿意看电视的人可以从直播中看到审理的所有细节。会提问,能答好,不论在野还是执政,所有议员都非常重视。

人们看到在野的立宪民主党本多平直议员手里握着小泉进次郎的相关照片、网上发的各种帖子的打印文本,让小泉亲自说,自己在本部召开会议的时候,去参加了庆新年的“新年会”,而且会上有酒。小泉非常懊恼地之后还加了一句:“对您指出的内容真心接受,在反省中。”

小泉进次郎、萩生田光一,均为安倍最为重视的内阁大臣。萩生田是安倍的铁杆,小泉进次郎是提拔安倍的小泉纯一郎原首相的儿子,在安倍之后任首相的呼声很大。安倍最为宠爱的大臣,在邮轮上新冠肺炎日益严重,安倍在相关对策上举棋不定的时候,不是出来帮安倍一把,而是为了各自的私利、小事,不参加会议,给内阁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怠政,哪怕是国家最为重要的对策本部的会议,大臣也会因为有种种杂事需要去处理,借故不参加。日本的办法是在野党监督,让怠政的大臣当着全日本的面深深地弯下腰,表示“反省”。

有应对新冠肺炎的体制,同时有对这个体制的监督,这些让日本民众相信国家能应对这次疫情,社会总体相当稳定。

新冠肺炎日渐猖獗,日本沉着应对

陈言:人民中国杂志社副总编辑、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 执行院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新冠肺炎日渐猖獗,日本沉着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