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点播遭用户起诉平台斥盗版横行,韭菜反击战谁是赢家?

《庆余年》作为热门IP年度剧集再度引发风波。12月17日,爱奇艺会员吴声威、腾讯会员逻各斯公开表示,将针对两家平台启动超前点播的操作,以合同纠纷的名义起诉视频平台,要求取消付费点播。

这一轮公开声明后,原本就处于风口浪尖的两家视频平台再次卷入舆论漩涡。

自12月11日,两家剧集独播平台启动VIP会员超前点播再向会员收费,分为两种模式:可单集3元点播或以50元打包购买剧集。这随即引发不少网友声讨,#庆余年超前点播#该话题一度冲上热搜。有网友就此斥责,“观众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将近会员年费的一半价格却只能在会员的基础上提前多看6集,吃相难看。”还有网友直言:这是把观众当人傻钱多的韭菜,明目张胆垄断资源抬高商品价格,涉嫌违法。

南都记者关注到,这已不是两家平台首次试水超前点播,而就在此轮点播模式启动后,不乏网友将提前解锁的《庆余年》剧集盗版资源上传网络。12月20日,《庆余年》制作方新丽、腾讯影业及腾讯科技、北京爱奇艺四家联合发布声明,声称权利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将对网络盗版追究侵权行为。

有网友称,此轮点播可谓用户平台两败俱伤。为何此轮点播《庆余年》引发如此巨大的舆论反弹?两家平台的点播模式到底是否涉嫌违法?点播模式缘何催生?又到底给用户平台带来什么影响?

一切仍要回到11月26日。当晚,《庆余年》在腾讯爱奇艺两家视频平台独家上线,每周一至周三晚八点两家平台同步更新两集,若是平台会员则可在每周更新的基础上多解锁6集。

随着剧集播出,精彩的剧情令不少追剧网友在网上催更,还有网友曾向平台喊话愿意花钱提前买全集收看。

《庆余年》点播遭用户起诉平台斥盗版横行,韭菜反击战谁是赢家?

12月11日,《庆余年》播放至15集时(会员可解锁21集),两家独播平台同时段启动VIP超前点播,凡是两家平台的VIP会员可再缴纳50元提前解锁6集或进行单集点播,这一操作随后引发舆论风波。

有人抵制,也有人甘愿交钱。但就在启动超前点播不到两个小时,有提前解锁剧集的网友将资源泄出,有人斥责盗版,也有声音表示在平台的压榨下看盗版甚至成为一种“韭菜的反击”。网友@从未跟你饮过冰就此评论,既然资本选择薅羊毛,就应该预料到资源泄露的后果。网友@花好月圆愤慨:不让平台看到割韭菜的后果,那些人永远不知道自己多蠢,逼的我明明是会员却去看盗版。

还有匿名网友直言:以高标准的道德要求约束自己支持正版充会员买VIP不是资本家割韭菜的理由,资本在不断压榨价值后还要再搜刮一遍剩余价值,是试探用户容忍的底线。

风波未止,今日(12月20日),《庆余年》制作方新丽、腾讯影业及腾讯科技、北京爱奇艺四家联合发布声明,声称早在启动超前点播两日前即发现剧集盗版,权利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将对网络盗版追究侵权行为。

《庆余年》点播遭用户起诉平台斥盗版横行,韭菜反击战谁是赢家?

南都记者过去一周曾就超前点播进行问卷调查,超九成的网友表示平台“吃相难看”。

据悉,这已不是视频网站首次就超前点播额外收取费用。今年8月,腾讯视频曾针对独播网剧《陈情令》向会员开价,以每集6元或30元6集的超前点播提前让会员观看大结局就曾引发争议,据报道该大结局超前点播模式带来高达1.56亿的收入。

在《陈情令》试水后,腾讯视频在接下来的《从前有座灵剑山》、《明月照我心》、《没有秘密的你》等多部剧集都采取了超前点播模式。

网友young告诉南都,《庆余年》此次超前点播与其他剧集超前点播相比时间上要更早且价格更贵,超出了网友原本能承受的心理预期。

12月17日,腾讯视频副总裁王娟公开回应超前点播,称市场的反馈证明这次尝试对会员不够体贴尊重,“大家有任何不爽我们都照单全收”。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也称,其操作的初衷是为了满足用户更多元的内容需求,“但可能没太做好,未来希望能更多考虑用户心理,做好排播的设计和告知工作。”

12月17日,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取消会员支付50元超前解锁6集的设置,仅保留了3元超前点播一集,已经购买50元打包剧集的VVIP权益不变。

针对两家平台这一波回应,网友明显并不买账。有网友据此算账,目前《庆余年》VIP可看至27集,还剩19集,每集都超前点播,3元一集那么意味着将为这部剧再花57元,反而比50元打包剧集更贵。

在娱乐论坛豆瓣鹅组的相关讨论中,也有不少网友表示,看不到平台要改变的诚意。有网友甚至展出了观众的观影进度图,称平台的这波操作将网友区分为普通观众、VIP、VVIP以及看盗版的观众四个群体,最后反倒是看盗版既不用花钱还能解锁更多剧集。还有《庆余年》的粉丝质疑这一商业模式:因为观影进度不一连宣发热点都不知道选哪个,明明可以大爆的剧集却达不到应有的热度。

就在两家平台调整点播模式的同一日,12月17日,爱奇艺会员吴声威、腾讯会员逻各斯公开表示将针对超前点播模式以合同纠纷分别起诉两家视频平台。

《庆余年》点播遭用户起诉平台斥盗版横行,韭菜反击战谁是赢家?

吴声威起诉爱奇艺《庆余年》点播遭用户起诉平台斥盗版横行,韭菜反击战谁是赢家?

逻各斯起诉腾讯

据南都记者此前报道,两人的起诉不仅限于点播模式,还重点针对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VIP会员服务协议》,认为其存在对消费者不利的条款,属于免除平台自身责任而加重消费者责任排除消费者权利的条款,违反《合同法》第四十条,属于无效条款。

南都记者翻阅两大视频平台的服务协议发现,其中爱奇艺的会员服务协议中有这样的表述:爱奇艺有基于自身运营策略单方面决定和调整VIP会员服务内容、服务方式。爱奇艺有权基于自身运营策略变更全部或部分会员权益、适用的用户设备终端。

针对额外付费,爱奇艺服务协议称:除了VIP专项内容外仍有少量视频出于版权方等原因需要您额外付费后方可观看。包括付费影片、超前点播剧集(根据爱奇艺实际运营需要就平台上部分定期更新视频内容提供点播服务),以及其他需要额外付费后方可享受的服务内容,如知识课程等。

腾讯视频的VIP服务协议也明确表述:腾讯有权根据法律规定及政策变更、版权方要求、运营需求等进行腾讯超级影视VIP会员权益及特色会员服务内容的全部或部门变更、调整、取消、增加(包括但不限于视频内容播出进度调整、停播或额外付费点播等)。

针对上述条款的内容,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律师分析认为,上述条款涉及违反《合同法》第四十条,属于无效条款。

“第四十条明确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赵占领称,两家平台最初承诺购买会员可提前观看剧集,剧集中途却额外开启超前点播,对会员承诺的抢先观看并未完全兑现,还需要会员再次付费,严重损害消费者权益。赵占领建议,面对这样的霸王条款,消费者可及时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此外,还可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相关合同条款无效。

《庆余年》点播遭用户起诉平台斥盗版横行,韭菜反击战谁是赢家?

爱奇艺会员购买页面《庆余年》点播遭用户起诉平台斥盗版横行,韭菜反击战谁是赢家?

腾讯会员购买页面不能直接看到服务协议

南都记者实测还发现,在爱奇艺VIP购买过程中出现的服务协议位于显示页面的左下角,呈现灰色小字出现,在购买腾讯视频VIP过程中,则需要下拉页面才可以找到服务协议,同样为灰色小字出现,消费者购买前很难注意察觉到这类服务协议。

也有电子商务法相关专家告诉南都,视频平台往往利用这种不太醒目的标识制造一种“默认勾选”,导致消费者糊里糊涂即同意了霸王条款,建议视频平台进一步尽到告知义务。

在此轮超前点播争议中,还有网友质疑,这是利用垄断资源随意抬高商品价格。

据此,有律师告诉南都,不排除两家视频平台存在达成垄断协议的可能。 “文化产品收取费用无可厚非,原本是授权两家平台播放,消费者可以选择A或B。但剧目播出一半突然额外收费,两家竞争平台收费的金额时间段高度一致,这不是一个常规的收费方式,很有可能是协同涨价,导致排除两家之间的竞争,继而损害消费者权益。”上述人士说。

据《反垄断法》规定,垄断协议是指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或者其他协同行为,协议或者决定可以是书面、口头等形式,其他协同行为是指经营者之间虽未明确订立协议或者决定,但实质上存在协调一致的行为。《反垄断法》第二章第十三条明确规定,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固定或者变更商品价格,上述人士认为,两家视频平台涉嫌违反《反垄断法》。

“作为国内两家最大的视频网站巨头,如果收费模式让消费者没有选择,那么有涉嫌垄断的嫌疑。”中国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戴龙分析称,从此次发生的超前点播模式来看,的确有可能符合合谋定价达成垄断协议甚至有价格歧视(即垄断企业在同一时期对同一产品索取不同价格的行为)之嫌。

“现阶段视频平台发展壮大,并逐渐改变以往的经营模式,确实对习惯原有经营模式的会员带来了损害,但这个经营模式能不能创造更大的效益,是否将对市场带来好处,是否需要用《反垄断法》去规制,还有待研究。”戴龙说。

近年来,视频网站的圈钱“套路”屡次引发争议并被媒体频频曝光。此前,腾讯视频曾以15亿美元获2020年至2025年的NBA独家转播权,对收看比赛的体育会员收取720元一年的会员费,被网友诟病太贵,“吃相难看”。

今年八月,由腾讯独播的《陈情令》衍生出的视频平台向会员额外收取费用的点播模式也一再被各大视频平台运用至今。原本宣称买了会员可以不看贴片广告却要忍受各类植入广告、弹窗广告等亦成为视频平台中的潜规则。

此轮《庆余年》再度超前点播,不仅遭遇用户舆论反弹,平台也深受盗版之苦。那么到底是什么使得视频平台走上被外界看来的花式“圈钱”之路?

戴龙告诉南都,自2015年视频平台启用收费模式,平台一直在营利模式上进行探索,目前国内的多家视频平台都采用会员收费、付费点播等方式。

他认为,目前头部视频平台占据市场份额较大,具备一定的支配性地位,具有一定的议价权,但视频平台尚处于发展探索阶段,VIP会员仍是少数群体,尤其是超前点播模式影响的消费者数量有限,对社会福利的影响和危害有限,是否需要运用反垄断法甚至需要行政机关干预或对平台进行处罚,还有待考量。

而对于视频平台而言,点播模式的出现或暴露背后的营利问题。

据悉,视频三大巨头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土豆从成立以来几乎一直处于亏损阶段,尚未有任何一家实现盈利。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土豆三家亏损,共计亏损近200亿。

有内容平台从业人员告诉南都,由于版权太贵,在内容平台的竞争中目前全球各家公司都处于烧钱的状态,视频网站一直以来营利模式单一,主要靠广告收入,如何获取更多的利润尽快扭亏为盈,也让点播模式的出现不足为奇。

“为什么此前没有大规模的反弹,而这次点播模式造成巨大的舆论风波,可能也跟平台的定价策略做的不够好有关,定价偏高,消费者心理上难以接受。”上述人士说。

戴龙也告诉南都,提倡利益受损的消费者通过法律武器维权,但对于广大消费者而言,在现实层面运用相关法律维权仍门槛较高,起诉视频平台的此类行为最终胜诉并获取赔偿的可能性不高且获得的赔偿有限,未来要如何规制视频平台的此类行为仍是难题。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也曾公开表示,单一的消费者维权的付出要远远大于维权的收获,还需进一步呼吁号召消费者保护组织对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这些网站、组织提起公益诉讼,禁止这种行为赔偿消费者受损的利益。

“遗憾的是,依靠消协等组织来提起公益诉讼进行维权的也近乎是个例。”赵占领说。

未来点播模式是会在舆论的口水声中消亡还是继续一路坚挺?学者们普遍持观望态度。我们或许能从内容平台从业者的声音中找到答案。

就在三天前,腾讯视频副总裁王娟针对超前点播风波公开回应:面对障碍,腾讯并不悲观。

南都记者蒋小天 发自北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庆余年》点播遭用户起诉平台斥盗版横行,韭菜反击战谁是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