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妻子追着灵车痛哭送别

2月18日,湖北武汉市武昌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享年51岁。载着刘智明遗体的灵车缓缓开走,刘智明妻子蔡利萍追着车痛哭送别。蔡利萍是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ICU护士长。

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妻子追着灵车痛哭送别

视频截图

截至当日,在抗击疫情工作中,武汉至少已有8位医护人员因公殉职。

毕业于武汉大学、“爱草爱花爱生活”的刘智明院长,没能再见到盛开的樱花。他51岁的生命时光,永远定格在这样一个草木萌动的日子。

斯人已逝,长歌当哭。疫情形势下,这位儒雅温和、以身殉职的刘院长,告别得太过匆忙。在网上,很多人满是惋惜与悼念:“很难过,通过这样一种方式知道您”。他的亲人望着灵车向其泪别的画面,更让无数网民心碎。

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妻子追着灵车痛哭送别

每个被病毒夺走生命的个体,都是自己亲人的亲人,都有自己的性格、遭际和故事,而不只是“伤亡统计表”里的一个数字。刘智明院长也是:“拼了命做事”、 “心地善良,单纯,对病人很富有同情心”、 “医术高明,态度好”……在妻子、老师、同事、朋友、患者的讲述里,他的形象丰满。

受过良好的教育、为人谦和、对待工作尽职尽责,刘智明几乎满足了世俗标准对医生仁心良术的所有想象。他的以身殉职,又为“仁”字做了最后的注解。

为众人抱薪者,终会被铭记。武汉市卫健委的讣告中“他不顾个人安危,始终奋战在抗疫一线”,世卫组织总干事说的“他的去世是巨大的损失”,都是无形的授勋。

而这些赞许,是他应得的——他的职业担当,配得上那些褒扬。

1月20日,他所在的武昌医院就被列为定点医院,开始接收第一批499名新冠肺炎病人,接收转运病人、改造医院、医疗资源短缺,刘院长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即便作为重症患者、身处ICU病房,刘院长也一刻都“丢不下” 医院的工作。这既是由于身处抗疫最前线的刚性需要,也彰显着身为医务人员的责任担当。

李文亮、梁武东、柳帆……截至目前,在抗击疫情工作中,武汉至少已有8位医护人员因公殉职,而在他们身后,还有高达1700多名被感染的医护人员。

草活一秋,留青满地;人活一世,但求留名。该如何实现人生价值?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而在抗击疫情的这场战役里,无数一线医护人员用专业的技术水准、敬业的职业精神,甚至是生命的代价,给出了厚重、让人动容的回答。

如刘智明一样以身殉职的医护人员,生命虽短暂如斯,但在他们毫不动摇坚守岗位、挽救无数人性命的同时,这份职业担当,注定会让他们生命的价值扩容。

修我矛戟,与子同行。如今,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不提倡英雄主义,首要是要保障医护人员休息和健康”已成社会共识。但这无碍于我们对这些殉职医护人员的缅怀与敬重——他们身上,确有英雄的担当。

刘智明没等到今年的樱花盛开,但人们会在心中栽花祭医魂。刘智明、李文亮、梁武东、柳帆……当疫情散去,当武汉樱花烂漫盛开时,他们的名字仍会隽永。

文/其松(媒体人)编辑 陈静 校对 赵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妻子追着灵车痛哭送别